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九十八章 惨遭围攻(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声音是自腰间传出的,起初姬仇还没反应过来,闪念过后方才明白是有人通过五行盘里的传音虫在与他说话,说话的无疑是五行盘的主人,也就是那个从未露面的巫族巫师。
就算这个神秘的巫师没有发声告警,姬仇也已经发现了危险的临近,竹林深处的噼啪巨响绝不是寻常禽兽所能发出的,不管来的是什么,个头儿一定很大。
事发突然,姬仇也来不及多想,一把抓起竹筒转身就跑,他此时已经身拥灵虚修为,一步数丈,疾行快速。
他快,后面的东西比他更快,不需回头,单听那噼啪之声越来越近便知道对方已经追了上来。
狂奔之际姬仇一直在高声呼喊,希望笑雷子能够听到他的叫声赶来援救,但任凭他喊破喉咙也不见笑雷子出现,到得后来姬仇也不喊了,只是亡命奔跑,与此同时叫苦不迭,此行每组修士都带有可以呼救领队的竹简,唯独他没有,只因笑雷子就是领队,而他与笑雷子一组,笑雷子便没有给他竹简。
他此时是往东跑的,而今日恰好是西风,西风刮来,腥气逼人,再听得噼啪声中带有嗖嗖的擦地之声,不消说,后面追来的定是一条巨蟒无疑。
跨过一棵倒伏的大树之后急切回头,果不其然,真是一条巨蟒,此前他在救助伤重落水的纪灵儿时曾经遭遇过巨蟒,当日那几条巨蟒都有水桶粗细,而后面的这条足有水缸粗细,周身赤红,头生肉冠,一看就是剧毒蛇类,而且是上了年头的毒蛇。
“扔掉竹雉。”腰间再度传来了沉声提醒。
听得神秘巫师的提醒,姬仇这才反应过来,此前笑雷子曾经说过这竹雉奇香扑鼻,一旦泄露香气会将方圆数百里内的食肉异兽全部招引过来,身后这条赤红巨蟒无疑就是被竹雉的香气引来的。
这竹雉得来不易,倘若遗失,免不得遭到笑雷子的斥责,但生死关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反手将那装有竹雉的竹筒扔掉,加速奔逃。
那条赤红巨蟒当真被那竹筒引了过去,没有再来追他。
就在姬仇暗暗松了口气之际,右侧林中突然蹿出一道巨大灰影,冲着他猛扑而来。
姬仇见势不好,急忙低头闪过,那灰影贴着他的头皮越过,落到了左侧不远处。
此时已是黎明时分,但光线仍然很是昏暗,姬仇惊惶一瞥,只见先前攻击自己的是一只碧眼黑豹,也不知聚窟州的异类本就比中州的同类体形要大,还是这只碧眼黑豹本是神异品种,其体形远比常见的豹子要大上许多,足有牯牛大小,落地之后弓背踞足,露出了尺许长短的巨齿利牙。
不等黑豹再次冲扑而至,姬仇已然冲进了密林,自林下亡命奔逃,那黑豹屡屡冲跃,都被他勉强躲过。
“舍了道袍。”腰间再度传来了神秘巫师的声音。
“啊?”姬仇愕然瞠目。
“道袍上洒了汤汁,有了竹雉的气味。”神秘巫师再度传音。
虽然知道神秘巫师所说确是实情,姬仇却没有立刻扔掉道袍,因为他此行并没有携带换洗的衣物,就这一身道袍,失了道袍,被镇魂盟其他修士见到,定会被人耻笑。
林下多有荆棘,自林下穿行多有刮扯,姬仇无奈之下只得纵身跃起,手脚并用爬上了一颗大树。
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黑豹也会爬树,而且爬的比他还好,不等他爬到树顶,黑豹已经冲了上来,情急之下姬仇只能纵身跃出,跳到了另外一棵大树上。
他跳,黑豹也跳,这黑豹绝非寻常豹子,自树上辗转跳跃如履平地,一个凭空探爪,只差分毫未能将其抓入怀中。
“脱下道袍。”神秘巫师再度说道。
“前辈,你莫要坐视指点,倒是救我一救啊。”姬仇情急求救。
“我远在千里之外。”神秘巫师说道。
姬仇闻言暗暗叫苦,本想扔掉道袍却又感觉有失体统,气恼之下便大喊助势,拔出随身佩刀,急停转身,拉开了架势。
他原本是想与那黑豹较量一番的,但回头之后却发现不远处出现了一片绿幽幽的眼睛,这种冒着绿光儿的眼睛他并不陌生,是狼群,数量至少也有二三十只,此时正朝着他和黑豹所在方向急冲而来。
黑豹原本已经做好了冲扑的准备,听到身后传来了狼的叫声,便扭头回望,姬仇瞅准机会转身就跑。
跑出没多远,突然听到上空传来了飞禽的唳叫,仰头上望,只见一只巨大的夜枭正在上空盘旋,这只夜枭个头儿也很大,翼展超过一丈,盘旋之时咕咕怪笑,煞是瘆人。
几乎在同一时间,四面八方都出现了异动,由于草木茂盛,便不知道是什么藏在暗处。
到得这时,纵然有千般不愿意,姬仇也只能舍弃道袍,一边跑,一边拧解扣子,跑出百十丈,终于脱下了道袍,反手扔掉,继续奔跑。
扔出去的道袍的确吸引了大量凶戾禽兽,但仍有不少穷追不舍,姬仇慌不择路,奔逃躲避。
除了体形巨大的禽兽,竟然还有很多山鼠也加入追他的行列,这些山鼠不过一捺长短,个头并不大,却甚是凶残,追到近处就吱吱怪叫着往他身上冲扑。
很快姬仇就发现这些禽兽为什么仍然穷追不舍,只因他的中衣也溅上了竹雉的汤水,染上了气味。
道袍已经脱了,若是再将中衣脱了可就只剩裤衩了,不能再脱了,只能跑。
逃命之际,姬仇自心中将笑雷子的先人问候了个遍,这个死胖子做事忒不稳妥,分明知道聚窟州多有危险,却还留他孤身一人,又差他烧火蒸煮竹雉,结果泄气招灾,将各种禽兽全都引了过来。
起初姬仇偶尔还会呼救,但想到万一呼救之声被镇魂盟的修士听到,日后怕是没脸见人了,还是不要喊了,此等关头,只能设法自救。
此时他的身后已经跟了一大片形形色色的猛兽蛇虫,天上也有不少猛禽盘旋,他本以为这些凶禽猛兽会内斗厮杀,未曾想人家并没有互相攻击,而是加速追赶,争先恐后,唯恐被其他禽兽抢了先。
遇到这种事情,姬仇免不得沮丧懊恼,他此番是来聚窟州降服坐骑的,结果却被禽兽追的亡命奔逃,大失颜面,屡次为自己鼓劲想要转身直面对手,犹豫过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追他的禽兽实在是太多了,其中还有各种蛇虫,双拳难敌四手,不能莽撞,走为上策。
知道是自己身上的气味惹了祸,在奔逃之时姬仇便刻意留心,寻找湖泊水潭,倘若藏身水下,或许可以掩盖掉自己身上的竹雉气味。
灵虚修为不是白予,全力催动,那些禽兽毒虫一时之间也追他不上,但它们也并未就此放弃,循着气味锲而不舍的跟踪追赶。
沿途姬仇遇到了两个水潭和一处湖泊,但他都没有跳进去,只因那两个水潭的潭水一个黑臭浑浊,一个土黄浑浊,似这种潭水,大部分都是有毒的,贸然跳下去后果难测。而那个湖泊的水质倒是清澈,不过也正因湖水清澈,他便隐约看到了湖底有几个巨大的黑影,也不知道是什么水怪蛇蟒,跳下去等同送货上门。
担心跑的太远,笑雷子回来之后会寻他不到,姬仇便不想往远处去,但是不是往远处去他自己说了不算,后面有追兵,他停不下来。
想要逃往什么方向也不是他能左右的,因为前面不时有顺风闻到气味而突然蹿出的伏兵,他只能被动圈折。
跑出几十里后,前面出现了一条河,宽约五丈,河水很是湍急,姬仇远远的看到那条河流,加速冲了过去,到得近前一跃而起,纵身入水。
入水之后立刻潜入水下,顺着水流往下游移动,此时追兵大多止步于河岸,但飞禽仍然在上空盘旋,担心被追兵发现,姬仇也不敢露头观察。
半盏茶的工夫,姬仇憋不住了,缓慢出水,偷偷换气,与此同时趁机观察外面的情况。
就在此时,突然感觉到水下有什么东西在拉拽自己的衣袖,根据拉拽的力度来看,个头儿还不小。
察觉到水下有东西,姬仇急忙伸手去摸,是个大家伙,黏黏的,滑滑的,亦不知道是什么。
姬仇心中发毛,便持刀戳刺,一刺之下那滑腻之物吃痛松口浮出了水面,与此同时凄厉尖叫,哇哇大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