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零一章 奇异香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虽然好奇山洞里有什么,姬仇却并未直接往山洞深处去,而是自山洞左右两侧的骨堆里翻捡寻找,与此同时缓慢的向前移动。
他这么做有多方面的考虑,一是寻些金银留待日后使用,二是通过遗落在此的那些刀剑推敲之前进入山洞的都是什么人,再有就是避嫌,贸然闯入山洞深处有可能遭遇危险,走的慢一些风险也就小一些。
遗落在山洞里的不止有金银刀剑,还有很多饰品,这些饰品有些带有明显的异域特点,由此可见死在山洞里的人来自四面八方。
由于年代久远且山洞内湿气较重,大部分的兵器都已经腐朽损坏了,但完整的也有,但凡完整的必然不是凡品,轻易得来的便不珍惜,直接砍削石壁加以检试,两把长剑和一把短刀,无不削铁如泥,锋利无比。
至此,姬仇越发疑惑,正所谓宝剑赠英雄,但凡佩戴宝剑之人必然不是庸碌之辈,既是高手,为何还会命丧于此。
骨堆并不是全是人类骸骨,也有兽骨,根据兽骨的数量来看,死在洞内的禽兽数量也不少,失足落水并坠落悬崖这种事情并不会经常发生,这些禽兽很可能是被那怪蛇自别处捕获并带到此处的,那怪蛇生有四只利爪,可以攀爬湿滑的石壁。
由于捡取的东西太多,只得脱下中衣将那些金银杂物包了,可用的兵器也捡了五六件,尽数夹在腋下。
再行数丈,突然闻到一股奇怪香气,深吸细闻,很像花香,却又有些像酒香。
此时山洞两侧已少有骸骨,姬仇便小心翼翼的往里面去,越往里走,香气越浓烈,这是一种很难用言语形容的奇异香气,既有花香的清新亦有酒香的醇厚。
虽然不知道异香从何而来,姬仇却放下心来,但凡能够发出香气的总不会是凶禽猛兽,最怕的就是腥臭,蛇虫大多腥气,而禽兽大多秽气。
此时姬仇已经自洞内前进了十几丈,却仍然看不到山洞的尽头,山洞曲折幽深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是山洞里面有着淡淡的雾气,任凭他如何眯眼努力也看不出很远。
再行几丈,姬仇开始感觉到头晕,不是中毒的那种晕眩,而是醉酒的舒泰,与此同时面皮发热,心跳加速。
察觉到异样,姬仇急忙止步后退,哪怕这种感觉并不难受也不能轻心大意,又不曾饮酒,不该醉酒,还是这异香作祟。
只退了两丈姬仇便没有再退了,不是他不想继续后退,而是头重脚轻,站立不稳,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随后的感觉就与醉酒如出一辙,而且是酩酊大醉的那种感觉,头脑发晕,手脚不听使唤。
到得这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命丧此处,原来此处除了那条怪蛇,还有剧毒瘴气,先前闻嗅到的异香很可能就是瘴气。
不管那香气是不是瘴气,都已经为时已晚,也亏得先前那条怪蛇坠崖殒命,若是此时还在洞中,手软脚软之下如何能够抵御逃脱。
没过多久姬仇便发现自己开始神识恍惚,与此同时浑身发烫,燥热难忍。
姬仇何曾遇到过这种情形,免不得紧张心慌,也不知道自己会落得何种下场,只是用尽全力向外攀附挣扎,但是越是挣扎,吸入的香气就越多,周身百骸越是炙热难当。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轰隆的雷声,并不是降雨的天雷,而是修士作法所引发的雷声,雷声虽然是自洞口传来,却并不是自洞口发出,听那声响当是在山洞的上方。
姬仇此前曾经见过镇魂盟的修士与逆血卫士作战,知道他们召御雷电的频率,根据雷声出现的频率来看,在山洞的上方也就是河流附近有修士正在与敌人交手,而且修士还不止一个人。
即便知道自己人就在附近,姬仇也做不得什么,休说他现在无法高声呼喊,便是能,由于隔着厚厚的岩层,纵然喊破喉咙外面的人也听不到。
片刻过后,雷声远去,姬仇趴在地上痛苦翻滚,先前他只是感觉那种奇怪的香气沁人心脾,到得此时却感觉吸入的不是香气而是炙热火气,他本已五内俱焚,炙热难忍,而吸入的香气彷如火上浇油一般,令其越发难受。
姬仇的意识原本已经有些模糊了,而剧烈的痛楚又将他自恍惚之中拉了回来,令他保持着痛苦的清醒。
事实证明糊涂的快乐和痛苦的清醒还是后者更好,正因为头脑清醒,姬仇突然发现自己此时的感觉之前好像在哪里经历过,强打精神努力回忆,终于想了起来,当日逆血卫士偷袭镇魂盟,他和王老七为了焚烧白蜡树为中毒的飞禽解毒,他曾经爬到树上并遭到了烟气的炙烤,此时的这种感觉与吸入炙热烟气的感觉如出一辙,而五内俱焚的烦躁和炙热又彷如被三足金蟾喷吐的火焰烧到极为相似。
想到此处,急忙根据三昧真火秘笈上所载的练气方法进行吐纳引导,不过可惜的是此法并无效果,实则也不是吐纳的方法无有效果,而是他先前乃是越阶催发了三昧真火,体内的经络并未连通,无法利用心火同化外来火气。
随着吸入的香气越来越多,姬仇经受的痛苦也随之增加,如坠火坑,如遭炮烙。
剧痛难忍之下暴怒抓狂,奋力捶打地面,最初几拳并无异状,捶到第三拳时再度在无意之中催发了三昧真火,青石地面龟裂破碎,石屑四溅崩飞。
体内火气得以宣泄,炙热痛苦登时大减,姬仇翻身坐起,连喘粗气。
虽是无意触发,却也有迹可循,这种感觉就像做梦一般,在梦醒之时立刻回忆,还能回忆起些许梦境内容,姬仇大口喘气的同时紧闭双眼,努力回忆之前是如何触发三昧真火的。
山洞内充斥着这种怪异的香气,只要呼吸就会吸入,没过多久姬仇再度感受到了炙热痛苦,而他却并未回忆起先前是如何在无意之中施出了三昧真火。
回忆不起先前如何施出三昧真火,就有可能再也不得施展,一次侥幸不表示接下来还能这般幸运,趁着还能动,赶紧跑。
想到此处,姬仇急忙爬起,手脚并用向洞口跑去。
到得洞口处,瀑布带来了清新的空气,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体内的不适并没有因为他远离了那种怪异的香气而有所减弱,仍然郁结在胸,难受非常,这种感觉酷似想要打喷嚏却没打出来的那种感觉,发不出,收不回。
就在姬仇皱眉蜷缩,忍耐痛苦之时,瀑布外再度传来了雷鸣之声,声音位于东南方向,距此甚远。
片刻过后,姬仇站了起来,这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异常难受,要么扛住,要么卸下,扛不住又卸不下是最难受的,与其这般,还不如再进去吸些香气,倘若能够再度触发三昧真火自是最好,纵然不能,也能得个痛快,好过这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姬仇原本是扶着石壁往里缓慢挪动的,但挪出两丈之后改变了主意,伸脖子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干脆冲到山洞深处,看看发出异香的是何种事物。
想到此处,深深呼吸,攒些力气,拔腿前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