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零六章 神功初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眼见姬仇掉了下去,纪灵儿急忙舍了巨蝠,凌空下落,伸手托接。
尾随在后的逆血卫士见状纷纷跃下坐骑,下落追赶。
纪灵儿自半空接住了姬仇,反手挥剑逼退了几个近身的逆血卫士,自树梢上踩踏缓冲,带着姬仇落入林下。
二人刚刚落地,周围便如同下饺子一般落下了大量逆血卫士,分处四面八方,将二人围在了中央。
姬仇原本控驭巨蝠自天上飞翔辗转,虽不占据上风,却也没有性命之忧,但落到地面之后失去了先前的优势,他行动不便,不得快速闪躲,眼见逆血卫士从天而降,四面合围,心急如焚,叫苦不迭。
此时纪灵儿已经挥舞长剑杀向敌群,姬仇也做不得别的,只能急切咬嚼剩下的鱼尾。
由于此前吃下了大量鱼肉,此时已经很是饱胀,实在是吃不下了,而且吞下的那些鱼肉已经开始起效,但他不确定扔掉鱼尾会有什么后果,为了确保物尽其用,只得大口咬嚼,艰难吞咽。
纪灵儿勉力敌住冲过来的逆血卫士,与此同时冲姬仇大声呼喊,让他尽快离开这里。
喊了几声,不见姬仇回应,百忙之中抽空回头,却发现姬仇正在吃那生鱼,满嘴满脸都是鱼血鱼鳞,甚是血腥,好生恐怖。
“姬仇,你为何吃那生鱼?”纪灵儿惊骇追问。
姬仇此时正在咀嚼最后的鱼尾,含混答道,“这不是普通的鱼。”
好不容易咽下了最后的鱼尾,姬仇急不可待的尝试练气引导,但练气最忌吵闹分神,此时纪灵儿在逆血卫士的围攻之下险象环生,担心纪灵儿的安全,越发不得心静,仓促之下强行提气想要冲开魂门穴,连番尝试,不但没有冲破穴道,反倒岔气的越发严重,若是再强行推进,怕是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常言道欲速则不达,此言不虚,姬仇此时就深受欲速之苦,他之前将毒瘴所化火气提到了魂门穴,试图借助外力加速练成三昧真火,而为了提升灵气修为,将火气冲破魂门穴,又一股脑儿的吃下了整条阴阳鱼,双管齐下,皆求快速,却又心境不平,焦躁不安,令得左右不得,进退不能,火气郁结导致了严重的岔气,而阴阳鱼快速释放的灵气又不得循环周天,还龙入海,全部聚集于上腹,整个腹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膨胀,片刻之后已如身怀六甲一般,硕大无比。
纪灵儿回头所见,惊恐莫名,一名逆血卫士趁虚而入,凌空起脚,纪灵儿躲闪不及,被其踢中下腹,身形不稳,踉跄后退。
眼见纪灵儿受伤,姬仇心急如焚,再见到周围的逆血卫士纷纷挥舞着利刃刀兵砍向纪灵儿,越发怒火攻心,气急之下失声怒吼。
在姬仇气急怒吼的同时,突然疾风骤起,飞沙走石,那群冲向纪灵儿的逆血卫士首当其冲,被凛冽的气浪冲飞数丈,重重落地,七窍流血,殒命当场。
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就在姬仇以为来了很厉害的救兵之时,却发现周围除了他和纪灵儿以及一群逆血卫士并无他人。
既然无有援兵,那些逆血卫士又是被何人震毙的?
就在姬仇茫然四顾之时,纪灵儿率先回过神来,疾冲而至,搀起姬仇往密林深处急退。
被震死的逆血卫士不过五六人,周围尚有大群逆血卫士,眼见二人要跑,急忙挥舞兵器,疾追而来。
纪灵儿的伤势甚是严重,嘴角已见血迹,但是相较于自己的伤势,纪灵儿更担心姬仇,“先前啸声是你所发?”
姬仇本想摇头,但是一瞥之下发现自己臌胀如鼓的肚子竟然瘪了下去,便不是那么肯定了,“是我所发么?”
“你是如何做到的?”纪灵儿急切问道。
不等姬仇接话,已有逆血卫士追了上来,纪灵儿只能将姬仇倚着大树放下,转身拒敌。
这些逆血卫士也不是随意杀戮,它们的目标明显不是纪灵儿,姬仇虽然不得移动,却看的清楚,所有逆血卫士都是冲他来的,如果纪灵儿没有横加阻拦,这群逆血卫士可能根本就不会理会她。
也正因为这些逆血卫士一心想要杀他,纪灵儿才得以支撑到现在,但她有伤在身,身法大受影响,腾挪移动不得迅速,两个逆血卫士趁机甩开了她,挥舞长刀冲到了姬仇近前。
纪灵儿此时身陷重围,来不及回身援救,情急之下只得高声示警,“姬仇,小心。”
此时姬仇的腹部因为灵气暴涨而再度臌胀,眼见逆血卫士杀来,而自己又不得移动躲闪,情急之下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如法炮制,再度高喊咆哮。
只可惜此番高喊未曾催发凛冽气浪,只是因为叫的很是大声,吓得那两个逆血卫士打了个激灵,待得回过神来,长刀高举,当头就砍。
姬仇此前一直想要引气入海,强行冲关,却因为身处险境,难得静心,且从未曾经历过灵气暴涨郁结在胸这种罕见的情形,不得要领,故此屡屡尝试尽皆以失败告终,眼见逆血卫士长刀砍来,瞬时亡魂大冒,脑海里一片空白。
古人云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脑海里一片空白的同时,灵光突然乍现,郁结在胸的灵气上下双分,上行任脉,下行督脉,两者汇聚魂门,上引下推,瞬时将那郁滞魂门的火气汇入灵气,随龙入海,汇聚丹田。
不通则痛,痛则不通,只一瞬间,原本的岔气痉挛痛楚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经络通畅,浑身舒泰。
这种感觉代表着什么姬仇很清楚,这是晋身灵寂并练成了三昧真火的征兆。
但是这一刻姬仇不但没有欢喜,反倒是满腔的惆怅,什么叫倒霉,这就叫倒霉,此时两把闪着寒光的长刀距自己的面门已不足寸许,前一秒刚刚得了天大的造化,后一秒就要被砍死了。
但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却发现敌人的动作好像变慢了,亦不知道是死前的错觉,还是有什么力量牵制了它们。
危急关头也顾不得多想,急忙歪头躲闪,竟然当真在电光火石之间躲开了两把迎面砍来的利刃。
死中得活,顾不得欢喜也顾不得后怕,急挥右拳,击向其中一名逆血卫士。
这一拳应该是打中了,但好像又没打中,因为在他击中逆血卫士的瞬间,逆血卫士突然化成了漫天飞舞的灰烬。
来不及多想,左拳再出,再次命中,又是一蓬灰烬。
类似的情况他曾经经历过,是在逆血卫士偷袭镇魂盟的当晚,他在危急关头无意之中施出了三昧真火,当日也是将那逆血卫士烧成了一蓬灰烬。
突然出现的诡异情形将纪灵儿和那些逆血卫士都惊呆了,短暂的失神之后,一个逆血卫士率先反应过来,冲同伴发出了连声怪叫。
怪叫发出,林下的逆血卫士纷纷舍了纪灵儿,或屈膝纵跃,或急爬上树,往高处与自己的巨蝠坐骑会合。
直到这时,姬仇方才回过神来,“娘的,还想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