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秘组织(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谁都希望能够拥有一个战斗力超强的坐骑或是扈从,姬仇也不例外,事实已经证明这只狗崽不是寻常禽兽,除了欣慰和欢喜,姬仇也更多了几分好奇,牲畜家禽对这狗崽如此畏惧,说明这只狗崽的气息极为特殊,先前笑雷子带领众人自聚窟州第一次蒸烤竹雉却没有引来飞禽猛兽正是因为这只狗崽在场,方圆数百里的飞禽猛兽感知到了它的存在,故此才会远远的避开。
他曾经先后两次见过竹雉招引凶禽猛兽,每次招引的凶禽猛兽不但数量众多,品种也很是驳杂,其中不乏毒虫怪物,但笑雷子第一次炙烤竹雉却一只都没有引来,这说明什么?说明方圆数百里内的所有凶禽猛兽,包括蛇蚁毒虫都对这只狗崽心存忌惮, 换言之这只狗崽在方圆数百里内是无敌的存在。
就在姬仇抱着狗崽出神发愣之际,熟悉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哎呀,火雷真人,恭喜恭喜呀。”
姬仇闻声转头,只见王老七一脸欢喜的自庖院走了过来,“我刚刚听说你因祸得福,不但晋身灵寂还练成了三昧真火,本想去寻你道贺,没想到却在这里碰到你。”
“你刚才喊我什么?”姬仇皱眉看他。
“火雷真人哪,”王老七腆着脸凑了上来,“你已经晋身灵寂,超凡脱俗,于情于理都应该以真人称之。”
“行了,别来这套了,”姬仇转身往无人处走去,“来,你过来。”
王老七不明所以,疑惑的跟了上去。
到得无人处,姬仇这才将抱在怀里的狗崽显露出来,“你认不认识这是什么?”
王老七知道姬仇不喜欢故弄玄虚,见他如此郑重,便收起笑容,上下端详,仔细打量。
“是什么?”姬仇追问。
“不是狗。”王老七说道。
“我知道不是狗。”姬仇随口说道。
王老七伸手抬起狗崽的一只爪子,看过之后又看另外一只。
狗崽有些紧张,龇牙抗拒,姬仇捂住了它的眼睛,这才令它安静了下来。
待得看过四只爪子,王老七面露疑惑,“咦,怎么会这样?”
“什么意思?”姬仇追问。
王老七说道,“犬类的爪子是不得伸缩弯曲的,虎豹的爪子都可以伸缩弯曲,你看它的爪子,两只前爪和两只后爪全然不同,前爪是虎爪,后爪却更像犬属。”
王老七说完摆手示意姬仇将手拿开,转而指着狗崽的面孔说道,“犬类的鼻骨都很长,虎豹的鼻骨较短,它的鼻骨既不长也不短,很难分辨它是什么,来,你将它的嘴撬开,我要看它舌头。”
“不用看了,是生有倒钩肉刺的。”姬仇说道,在回程的途中狗崽曾经舔过他的手,他趁机观察过。
“那便是吃肉的,”王老七说道,“你别将它抱在怀里,你把它提起来,我仔细看过。”
“行了,行了,别看了,我只问你知不知道它是什么?”姬仇有些不耐烦。
“不知道,”王老七摇头说道,“它太小太瘦,分辨观察少有依据,待得胎毛褪去,便能显露峥嵘。”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略感失望,“我先回住处,稍后你给我送些肉食过去。”
王老七连声答应,目送姬仇离去。
姬仇虽然年纪小,入门晚,辈分却大,有自己单独的住处,是一栋独门独院的二层木楼,在动身去往聚窟州之前截教的道童已经帮他把东西搬过来了,实则他也没什么东西,之前他只是饲院杂役,而今却是截教真人,之前用的生活器皿此时都已经不合时宜了。
回到住处,姬仇开始打水洗脸,实则雷字辈都是可以指使道童的,但他不习惯,便没要。
姬仇洗脸之时,那狗崽趴到木桶便喝水,喝过水之后开始自院子里闻嗅转悠。
动物都有撒尿圈地盘儿的习惯,狗崽虽小,却也有这习惯,先前他一直没有留心这小家伙的性别,此时通过它撒尿时的姿势判断出了它的性别,雄兽撒尿都是翘腿,雌兽撒尿则是下蹲,这小家伙撒尿时翘腿,说明它是个公的。
刚刚洗完脸,送饭的小道童就到了,两个小道童比他小不了几岁,却喊他太师叔,除了早饭,还搬来了一摞截教经文,长辈也不是白当的,道家需要早晚做两次功课,也就是打坐念经,身为雷字辈分,是需要领课的,所谓领课就是敲打铜磬,带领众人诵读经文。
这几日一直吃的是干粮,见到热饭热炒,姬仇便趁热进食,狗崽也凑了过来。
其中一个小道童见到它,便伸手去摸,不等姬仇出言阻止,狗崽突然转头下口把他给咬了。
狗崽不是头一次下口咬人了,之前还曾经咬过笑雷子,虽然咬人不是个好习惯,姬仇却暗自欣慰,友善的确是个好品德,但是如果对每个人都非常友善,那也就分不出亲近远疏了,牲畜是这样,人也是如此。
狗崽尚幼,牙齿也没长全,小道童受伤不重,见它这般厉害,便不再招惹它,跑到外面清扫院落,待姬仇吃完饭,两个小道童拎着食盒回返宫观。
小道童刚走,王老七就带着两个杂役来了,两个杂役分别拎着一个小木桶,将东西送来之后与姬仇殷勤的打招呼,套近乎,姬仇此前是饲院辅事,与他们也算是故人,此时极重尊卑,而今他不但入了截教,又练成了三昧真火且晋身灵寂修为,又与纪灵儿交好,前途不可限量,能与他攀上关系,日后总能得些照顾。
此时所有的坐骑都由饲院统一照料,那两个杂役便提出帮忙喂养狗崽,听得二人言语,不等姬仇说话,王老七便抢先开口,只道姬仇此前已经委托他照顾狗崽,之后便将二人撵了回去。
“这条大腿可是我先抱上的,他们竟然也想趋炎附势,攀附高枝儿。”王老七嬉皮笑脸。
姬仇已经习惯了王老七说话的方式和语气,也不计较,“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镇魂盟可曾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只是个兽医,紧要的事情他们也不会与我说。”王老七将两个小木桶打开,里面分别放着生熟两种肉骨头,王老七各取一块儿置于狗崽面前,狗崽闻嗅过后,叼着那块生骨头跑开了。
王老七将那桶煮熟的骨头拎到姬仇近前,自其中选出一块较好的递给姬仇。
姬仇刚刚吃过饭,本不饿,但闻到肉香还是伸手接了过去,饲院的肉食都是新鲜的,任何食物新鲜都是第一位的,哪怕除了盐巴什么都不放,煮熟之后也很好吃。
王老七自己也拿了一块儿,自墙角拿了个草团,坐到了姬仇一丈之外。
“你这是干嘛?”姬仇随口问道。
“你现在是道门真人,我与你对坐逾越礼数,若是别人看见……”
“你管别人做什么,”姬仇指了指自己对方的座位,“老实坐了,别搞的跟个下人似的,不管我得了什么造化,我还是我,你也还是你。”
听得姬仇言语,王老七好生感动,走过来坐到了姬仇对面,指着自一旁啃咬骨头的狗崽说道,“你与它起名字了没有?”
“我连它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起名字。”姬仇随口说道。
“笑雷子也不认得么?”王老七问道。
姬仇摇了摇头,“他也不认得,咱得吃快点儿,我估计他们会寻我过去说话。”
“出了何事?”王老七追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