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二十章 不欢而散(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章 不欢而散
王老七拎着木桶走到门口时,姬浩然恰好进门。
见到姬浩然,王老七急忙低头止步,侧身让路。
姬浩然迈步进门,不很自然的冲王老七笑了笑,然后冲正屋走来。
姬仇迎出门外,“叔儿,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姬浩然笑道。
见姬浩然这般神态,姬仇心中暗生疑惑,姬浩然之前是看不起王老七的,此番竟然会笑着冲王老七点头,再者,姬浩然与他说话时的神态语气之中貌似多有愧疚,此为何故?
尽管心中疑惑,姬仇却不曾表现出来,侧身抬手,将姬浩然请进正屋。
姬浩然迈步进门,走到桌旁坐下,自袖管中拿出一方木盒放在桌上,转而四顾打量房间的布置,“这屋子着实不错,清雅宽大。”
姬仇执壶帮姬浩然倒茶,“还好,还好,我原本也没想拜入截教,故此以辈分为借口试图推脱,谁曾想他们竟然应许了,得了大辈分儿,顺带着得了这大屋子。”
“也是你品性仁厚,该得此造化。”姬浩然说道。
“叔儿,刚回来你怎么也不歇会儿?”姬仇问道。
“你之前失血太多,我一直放心不下,此前出门带了块陈年驴胶,功在补血,特地与你送来。”姬浩然说着将那方木盒往姬仇面前推了推。
听得姬浩然言语,姬仇心头大暖,“叔儿,我没事儿,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姬浩然叹了口气,垂眉低头,神情怏怏。
“叔儿,有什么事你就说。”姬仇说道。
姬浩然再度叹气,却不说话。
姬仇疑惑歪头,“叔儿,你怎么了?”
“姬仇,有些事情我好像做错了。”姬浩然说道。
姬仇不明所以,愕然看他。
姬浩然说道,“此前回返云阳,我让你留在城外并不是存心轻视于你,只是之前指使你惯了,加上没拿你当外人,故此才会命你留在城外指引照应,毕竟食水送出之后,咱们需要派个自己人协调分配。”
姬仇对于此事的确心存芥蒂,但是听姬浩然这般说,反倒不好意思了,“叔儿,这都是小事儿,我没往心里去,你不用挂在心上。”
姬浩然摆手说道,“不然,而今你已是截教雷字辈真人,不再是我的伴读侍从,之前的确是我虑事不周。”
“叔儿,你到底怎么了?”姬仇问道。
姬浩然摇头说道,“没什么,我只是于心不安,还有一件事情我想与你说,不管你是否因此记恨于我,我都不能瞒你,不然我心中难安。”
姬仇隐约猜到姬浩然想跟他说什么,便出言说道,“叔儿,有什么你就说,我从来没感觉与你生分。”
姬浩然缓缓点头,却并不说话,而是再度低头,陷入沉默。
姬浩然不说,姬仇也不催促,不是存心观察,而是他知道姬浩然要承认自己不是感应五行玄灵之人的确难以启齿。
沉默良久,姬浩然终于开口,“之前在聚窟州,我的头晕目眩可能并非中毒所致,那时你已经大量失血,我不该听从领队之言,置你危险于不顾,雪上加霜。”
听得姬浩然言语,姬仇好生意外,他没想到姬浩然说的与他想象的并不一样,实则早在滴血之时他就已经怀疑姬浩然没有中毒,之所以要佯装中毒只是因为其他四个感应玄灵之人都中了毒,若是他没有中毒,就可能暴露他不是感应玄灵之人的真相。
人还是不能撒谎的,一旦撒谎,接下来就可能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掩饰谎言。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都小事情,”姬仇笑道,“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这驴胶我收下了,留着送人,嘿嘿。”
见姬仇肯收下自己的礼物,姬浩然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道,“姬仇,你可曾想过为何姬辉等人尽皆中毒,而我却不曾中毒?”
听得姬浩然言语,姬仇也松了口气,难能可贵,姬浩然终于要说实话了,但实话只能由姬浩然自己说出来,他就算已经看破却不便说破。
姬仇不接话,姬浩然也不继续往下说,只是盯着姬仇,等他说话。
姬仇感觉不该装傻,但也实在不想点破,迟疑良久终于明白姬浩然为什么不主动往下讲说,姬浩然是不确定他知道真相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故此不敢往下说。
想到此处,便开口说道,“叔儿,我还是我,我没变过,你对我怎么样我心里很清楚,如果出门之时不是你执意要带上我,我也不可能有今日的际遇,你也知道我,我散漫惯了,也没什么大志向,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不会乱说。”
听姬仇这般说,姬浩然安心不少,但他仍有顾虑,踌躇犹豫,欲言又止。
姬仇见状,再度笑道,“叔儿,这些年我给你背的黑锅还少么,哪一次我推脱过?”
“唉,我对你不住啊,”姬浩然长长叹气,“父王对我寄予厚望,我压力甚大,虚荣自尊,不想让他失望,一念之差便做了错事。”
“什么错事?”姬仇明知故问。
姬浩然再度长长叹气,鼓起勇气低声说道,“当日灵骨检试,感应火属玄灵之人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姬仇笑问。
见姬仇在笑,姬浩然隐约猜到他已经知道了什么,“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呀?”姬仇还在笑。
笑容也分好多种,是敌意还是善意姬浩然分得清,见姬仇笑容之中多有笑噱友善,姬浩然如释重负,“唉,我好大喜功,沽名钓誉,实则感应火属玄灵之人是你而不是我。”
“我已经和你们一样晋身灵寂,是不是感应火属玄灵也无所谓啊,是你是我有什么区别?”姬仇轻描淡写。
“我心里一直忐忑难安,愧疚非常,但我是父王独子,若是向盟主道明实情,不止自己身败名裂,还会累及云阳城,你说我应该如何自处?”姬浩然说道。
姬仇不是第一天认识姬浩然了,知道他有好大喜功的毛病,对于姬浩然来说能说出实话并不容易,他本来也没怨恨姬浩然,姬浩然既然肯说实话,也就没必要纠结数落,“叔儿,这真的是小事儿,你放心吧,我不会乱说。”
姬浩然摇头长叹,“真是委屈你了,本来是你的东西,却被我占了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