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同处一室(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见此情形,姬仇急忙站了起来,“叔儿,我当真不曾骗你。”
姬浩然亦不接话,只是气呼呼的往门口去,姬仇起身追了出去,但是待他追到门口,姬浩然已经走上了下山的岔路。
姬仇无奈叹气,自门口站立良久,怏怏回返。
回到屋里,独坐怅然,其实他很清楚姬浩然这次过来的动机,先前众人自聚窟州遇袭,姬辉等感应玄灵之人尽数中毒,唯有姬浩然没有中毒,这便说明姬浩然并不是感应五行玄灵之人。
姬浩然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亦知道他可能已经起疑了,故此才会过来与他道出实情,以求他能够继续帮助遮掩作假。
如果没有最后善意的提醒,姬浩然也不会如此生气,姬浩然并不认为他说的是实话,只当他垂涎感应玄灵之人所享有的特殊待遇,想要变相撵人。
实则姬浩然是真的误会他了,他是完全出于善意,而且是极度的善意,因为此事性命攸关,如果替下了姬浩然,死的很可能就是他。
正在怅然愁恼,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姬仇根据脚步声确定来人是纪灵儿,但他正在郁闷愁恼,便没有出门接迎。
不多时,纪灵儿来到,见姬浩然留在桌上的木盒,便随口问道,“此前谁来过?”
“王老七来过。”姬仇避重就轻,纪灵儿心细如发,如果让她知道姬浩然来过,怕是会起疑多想。
纪灵儿随身还带着一床被子,“天气转凉,与你添床被褥。”
姬仇感激的看了纪灵儿一眼,并未推辞。
纪灵儿坐到了姬仇对面,“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姬仇不知道纪灵儿为何有此一问,随口反问,“你指什么?”
“我听父亲说,接下来五位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就要闭关练功了,”纪灵儿说道,“你已经练成了三昧真火,可否与他们一同闭关,同时也能指点姬浩然一二?”
听得纪灵儿言语,姬仇问道,“这是盟主的意思吧?”
纪灵儿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我始终看那姬浩然不上,此人华而不实,道貌岸然。”
姬仇没接纪灵儿的话头,而是随口说道,“闭关就不必了,不过我可以将三昧真火的要诀写下来交给他。”
“还是言传身教较为妥当。”纪灵儿说道。
姬仇缓缓摇头,姬浩然此时对他误解已深,他如果随之一同闭关,怕是会受到姬浩然更大的猜忌,此外,这件事情也很容易出力不讨好,因为他练成三昧真火极为偶然,旁人能不能练成尚在两可之间,姬浩然练成了还好,如果久练不成,怕是会怀疑他藏私误导。
见姬仇态度坚决,纪灵儿也没有继续坚持,“眼下逆血卫士越发猖狂肆虐,我们准备兵分两路,一路加紧准备封印所需,一路外出阻截逆血卫士。”
“哦。”姬仇随口应着。
纪灵儿是何许人也,焉能看不出姬仇满怀心事,“你没事儿吧?”
姬仇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是失血过多,无甚精神。”
“我搬来此处,照顾你,可好?”纪灵儿微笑发问。
听得纪灵儿言语,姬仇歪头看她,见她表情不似说笑,刚想摇头拒绝,突然想起一事,“是你自己要来,还是盟主让你来的?”
纪灵儿说道,“此番你救了感应五行玄灵之人,不但是他们的恩人,更是镇魂盟的功臣,我前来照顾你有何不可?”
见纪灵儿并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姬仇知道此事很可能是纪怜羽授意,他初入镇魂盟却得了这么多的造化,正如王老七所说,众人起疑倒不至于,但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他的身上,镇魂盟对其加倍关注也有情可原。
“这里的确清幽,房间也多,你若想来,便住那二楼。”姬仇说道,当别人想要关注自己的时候,自己不让人家关注,便说明自己心虚。
纪灵儿点头说道,“那晚些时候我便搬来。”
“好。”姬仇说道。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闷上心头瞌睡多,姬仇心情不好,便起身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长途跋涉免不得劳累,你先休息,我也回去收拾一下。”纪灵儿说道。
“好。”姬仇应声。
待纪灵儿起身离开,姬仇随手拿过床头的书籍,这是截教的经文,所有截教门人都要娴熟背诵。
但是只翻了几页,眼皮便开始打架,于是便将经书放回床头,闭眼休息。
即将睡着之时突然想起那狗崽还在院子里,担心会跑丢,便起身下地出去察看,只见那狗崽正在屋后无人处咬嚼骨头,并没有跑远,这才放下心来,回到床上躺卧歇息。
一觉醒来已是午后未时,他不是自己醒的,而是被狗崽稚嫩的示威声吵醒的,狗崽仍在屋后,去往屋后之后发现狗崽正在屋后靠墙的地方仰头上望,他所居住的木楼后面有一片黄叶罗汉竹,此时其中一根罗汉竹仍在缓慢摇摆。
由于竹林并不浓密,也藏不得人,故此姬仇也不曾多想,只当有飞鸟曾自竹梢停留过,而今已经飞走了。
申时,姬仇正拿着一卷经书在看,纪灵儿来了,不是自己来的,而是在几个炎箭宗的女弟子的陪同下,除了铺盖被褥,还有一些脸盆等生活器皿。
几个女弟子叽叽喳喳,与纪灵儿说笑,姬仇面皮薄,眼见众人拿他打趣,亦不接话,红着脸远远躲开。
实则也不怪女弟子拿他们打趣,要知道纪灵儿尚且待字闺中,与姬仇同处一室很容易招人非议,不过由此也能看出纪怜羽对二人的态度,实则已经是默许和认可了的。
不过纪怜羽让纪灵儿过来照顾他自然还有别的用意,那就是关注他,可能也不是纪怜羽不放心他,而是其他的宗主感觉事情蹊跷,纪怜羽这么做也是为了打消众人的顾虑和猜疑。
帮纪灵儿整理了床铺,炎箭宗的女弟子说笑着离开了院落,纪灵儿来到姬仇身边,“今日你去过西山不曾?”
“没有啊,我一直在屋里,怎么了?”姬仇随口反问。
“没什么,”纪灵儿摇头说道,“你饿不饿?”
姬仇尚未答话,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姬仇随口问道。
“小师叔,是我,”是姜伯的声音,“师伯让我前来喊你往大殿去。”
此时还不到晚课的时间,姬仇便有些疑惑,“所为何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