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观气法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不等兄弟二人细看那皮子上的文字,笑雷子便一把夺过,塞给了姬仇,不无埋怨的冲姜伯和姜仲说道,“各自所取秘笈只能自己看阅参习,不得互通有无,妄传他人。”
听得笑雷子言语,二人讪笑点头,将竹筒递给了姬仇。
姬仇接过夹在腋下,转而细看那两张动物皮子,这两张皮子应该属于同一种动物,具体取自什么动物不得而知,由于年代异常久远,皮子已经泛黄发灰,姜伯和姜仲都未曾将这两张皮子尽数展开,各自只展开了上半部分,可以看到上面各以古篆写有标头,一曰观气术,一曰御气诀。
因为是塞在竹筒里的,故此皮子被紧实拧卷,多年下来已经彻底打卷儿,铺展多有不便,姬仇便没有急于往下看,而是将秘籍塞回竹筒,放进了腰囊。
此时姜熙等人正在缠着笑雷子询问各自拿取的功法出自截教哪个门派,威力如何,而笑雷子多有见识,对答如流,如数家珍,只道姜熙所得寒冰掌乃是九耀之一的水德星君所创,共分九重,练到炉火纯青时可以寒冰真气伤敌,练到登峰造极可在瞬间冰封对手。
而姜伯所得六合掌乃二十八星宿之一的鬼金羊成名绝技,六合者,上天下地,南北四方,应三阴三阳六爻,分内外三合,内三合者,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外三合者,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为罕见的攻防兼备的上乘掌法。
至于姜仲所得九宫剑法乃是截教上清观镇派绝学,九宫者,乾宫,坎宫,艮宫,震宫,中宫,巽宫,离宫,坤宫,兑宫,进退攻防遵循九宫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的易数,有千般变化,万种招数,参悟剑招与参悟九宫阴阳同时进行,剑法大成之日亦是窥悟大道之时。
一直到三人问完,姬仇方才得以插嘴,“六师兄,我拿的是什么武功?”
“你拿的不是武功,而是法术,”笑雷子说道,“出自紫阳一门,为紫薇真人所创,世间万物皆为气息化生,观气术旨在通过辨察气息窥其本真,而御气诀则是控驭灵气施于外物,观气术共有五种,御气诀有十三种,故此又名观气五术,御气十三诀。”
“威力如何?”姬仇似懂非懂。
“也就那么回事儿吧,”笑雷子随口说道,“早些年我曾与紫阳观的一个道人切磋,他苦战一昼夜也不曾占到我的便宜。”
听笑雷子这般说,姜熙等人便凑过来对姬仇表达同情,“你已经练成了三昧真火,便是不曾挑到厉害武学也不必沮丧,有三昧真火催动,便是寻常武学也能发挥巨大威力。”
对于众人的安慰,姬仇一笑置之,他的运气已经够好的了,不但练成了三昧真火,还晋身灵寂,倘若再挑得威力巨大的法术,定会有人因妒生恨。
不多时,一行人回到宫观,此时截教众道人正在大殿操行晚课,笑雷子生性慵懒,不愿诵经,将四人送到门口就往别处去了。
姜熙等人要进大殿诵经,姬仇也只能跟了进去,操行晚课时道人坐的都是草团,他的草团也准备好了,由于他的辈分高,草团便被安放在前面靠近铜磬和木鱼的位置,与惊雷真人同在前排。
由于入门时间尚短,他还不曾背下经文,只得滥竽充数,垂眉低头,跟声附和。
道士的早课和晚课都是半个时辰,不多时,晚课结束,众道人先后退场,惊雷真人留下四人,待众道人尽数离开之后询问四人都挑了什么武学。
听得姜熙等人讲说,惊雷真人只是点头,但是听得姬仇选了观气术和御气诀,惊雷真人和一旁的风雷真人同时露出了惊愕神情。
见二人表情有异,姬仇疑惑问道,“两位师兄,有何不妥?”
“是六师弟帮你找到的?”惊雷真人问道。
“不是啊,我随手拿的,这法术有什么不妥么?”姬仇问道。
“没什么不妥,只是紫阳一门的观气术从未被人选中过。”惊雷真人随口说道。
姬仇隐约感觉惊雷真人没说实话,但他也不方便追问,便与姜熙等人一同离开大殿,姜熙等人住在宫观里,他便独自一人回了独居的别院。
回到住处,掌上灯烛,又来到院中为狗崽自内檐下搭了个窝,然后回到房中洗脸净手,自桌旁坐了,重新拿出那两张写有古篆小字的皮子小心铺展,仔细看阅。
他已经知道观气术和御气诀属于法术,本以为定然晦涩难懂,未曾想这种法术很是简单,在拥有了相应的灵气修为之后,只需要掐捏指诀,念诵真言就可以作法。
观气术顾名思义,就是观察气息的法术,不但可以观察活物和阴物以及异类的气息,还可以通过观察练气之人的灵气颜色来判断对方的修为。
观气术共有五种法术,分别为可以集中精神的凝神诀,可以消除阴魂戾气的清魂诀,可以搜寻和逼迫阴魂现形的搜魂诀,可以拘拿魂魄的拘魂诀,以及隐藏自身气息的隐气诀。
而御气诀共有十三种,分别为御气凌空的身法风行诀,聚敛灵气的借气诀,攻击敌人的除魔诀,稳定自身灵气的固气诀,类似于分身的幻形诀,稳定禁锢魂魄的封魂诀,转移元神和魂魄的移魂诀,控驭阴魂的遣魂诀,以自身灵气隔空移物的移山诀,强行续命的延灵诀,招引和控驭天雷的驭雷诀,以及威力巨大的逆天诀和忤地诀。
每一种指诀都伴随着相应的真言,指诀的掐捏有些难度,而真言他一时之间也难得尽数背诵,不过有一点他倒是能够确定,那就是观气术和御气诀并不似笑雷子所说的那般平淡无奇,根据秘笈上的描述来看,观气术和御气诀应该是一种威力巨大的法术。
仔细看过数遍,姬仇站立起身,此时已经是二更时分,但纪灵儿并没有前来休息。
年轻人好奇心重,姬仇急于确认真言和指诀是否有效,便离开别院,准备往无人处进行尝试演练。
出得大门,又临时改变了主意,王老七见多识广,不妨先去问问他,看王老七是否知道这种法术。
王老七有自己的住处,由于时辰不是很晚,王老七还没睡,正在屋里吃肉喝酒。
见姬仇突然来到,王老七有些意外,又见他皱眉盯着桌上的酒肉,急忙讪笑解释,“骨头是白日里剩下的,可不是我私取占用。”
“问你件事情。”姬仇随口说道。
“甚么?”王老七疑惑瞪眼。
“你可曾听说过观气术和御气诀?”姬仇问道。
“这不是紫阳一门的法术么?”王老七以问代答。
“对,这种法术威力大不大?”姬仇追问。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笑雷子,他最有切身体会。”王老七笑道。
“什么意思?”姬仇不解。
王老七笑道,“笑雷子早年曾经与紫阳观的狂雷子斗法,对方用的就是观气术和御气诀。”
“同为截教门人,他们为何斗法?”姬仇问道。
“笑雷子好像烹了狂雷子驯养的一只巧舌八哥。”王老七说道。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哭笑不得,“他吃什么不好,非要吃人家的鸟儿,你可知道斗法结果如何?”
“笑雷子被人家追着揍了一天一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