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御气风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王老七平日里说话虽然有些言过其实,却也未曾出现无中生有的情况,况且笑雷子先前说过曾与紫阳观的道人切磋过,对方与之苦战了一夜也不曾占到便宜,互相佐证,便知道王老七说的应该是实情。
“你为何突然问起紫阳观的法术?”王老七随口问道。
王老七既然问起,姬仇便不瞒他,将自己得了观气术与御气诀一事简略的说与他知道。
听得姬仇言语,王老七甚是惊讶,“紫阳观的法术一直密不外传,没想到此处竟然藏有拓本。”
“驻守镇魂盟的截教道人,此前没人研习过这种法术么?”姬仇问道。
“据我所知是没有的,”王老七自桌上拿了一块破旧的毛巾擦手,“与截教其他门派的武功绝学相比,紫阳观的观气术和御气诀不但威力更大,研习也较为容易,只需熟记指诀和真言就可作法,你可真是承天眷顾,连得造化。”
“那两个竹筒放置的并不隐秘,就在山洞入口处。”姬仇说道。
“可能正是因为摆放的位置很是显眼,这些年才没人拿取看阅,”王老七一副过来人的语气,“人哪,都是这样,触手可及的东西往往小看忽视,唾手可得的东西往往不会珍惜。”
姬仇急于寻找隐蔽处演练法术,便无心多待,离座站起,“时候不早了,你早些睡吧,我出去走走。”
“先等等,”王老七伸手拉住了姬仇的衣袖。
王老七先前擦手所用的毛巾并不干净,手上仍然沾有油污,见弄脏了姬仇的衣袖,王老七急忙讪笑缩手,转而压低声音小声儿说道,“这些天我一直在暗中查找,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你查找什么呀?”姬仇不知道王老七指什么。
“查找当日毒害坐骑的凶手,我不能一直背着这个黑锅啊,”王老七说道,“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来看,咱们镇魂盟里有敌人的奸细,好像还不止一个,因为有些事情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急忙低声提醒,“此事盟主等人已有计较,他们会暗中调查,你不要无事生非,横生枝节。”
姬仇言罢,王老七面露沮丧。
见他这般,姬仇放缓语气和声安慰,“盟主等人已经知道那件事情与你无关,你不要越俎代庖,暗中追查,你一个杂役,窥察修士属于以下犯上,可不要被别人抓到把柄,你留在镇魂盟,我有什么疑惑还可以寻你解惑,若是你再闯出祸来,被人撵了出去,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好吧,随他去吧。”王老七无奈点头。
姬仇拍了拍王老七的肩膀,转身离开了他的住处。
此时已经二更过半,担心惊扰到镇魂盟众人,姬仇便没有自镇魂盟附近演练法术,而是施出身法往东去了。
由于此前逆血卫士曾经偷袭过镇魂盟,此时镇魂盟晚上的戒备异常森严,除了山顶各处的明哨,山中各处还有许多暗哨,到得东山林中,便有人发现了姬仇,高声喝问,“什么人?”
听得喝问,姬仇敛气落地,转身回头,只见林下走出了两个镇魂盟的修士,定睛细看,发现二人穿的是截教道袍。
姬仇打量二人的同时,二人也在打量他,待得看清他的样貌,二人急忙稽首行礼,“无量天尊,见过师叔。”
这是两个三十多岁的道人,姬仇不认得他们,见二人冲他见礼,急忙稽首回礼,“福生无量天尊,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个子稍高的道人出言回答,“回师叔问,今晚我们二人当值。”
“哦,辛苦你们了。”姬仇随口说道。
“这么晚了,师叔要往哪里去?”矮道人问道。
见姬仇眉头微皱,矮道人急忙解释道,“师叔莫要误会,我们绝无盘查之意,只是随口一问,师叔请便。”
姬仇原本的确有些不悦,但是听得矮道人解释,也就释然了,本想实话实说,话到嘴边又改变了主意,如果说出实情定会被二人小瞧,毕竟身为雷字辈的长辈,刚刚开始学习法术有些说不过去。
“我刚搬到别院,想去夜墟买些日用之物,”姬仇冲二人摆了摆手,“你们继续值夜,我先走了。”
辞别二人,姬仇继续往东飞掠,他现在所用的其实根本算不上身法,只是催动灵气,飞掠跳跃。
荒野山林,暗夜无光,若是换做三月之前,他定然不敢自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密林之中肆意穿行,但此番他已经晋身灵寂,不但可以凌空飞掠,还可以暗夜视物,耳目清明,感官敏锐,休说躲在林下的山兔狗獾,便是栖在树梢的鸟雀也躲不过他的感知窥察。
御气十三诀中有一种法诀属于身法,名为风行诀,此法只需要掐捏指诀就可施展,世人对指诀多不了解,实则指诀的本质就是“掌握乾坤”,所谓掌握乾坤,指的是将五行,八卦,九宫,十二时辰,南北双斗,二十八宿等尽数汇聚一掌,故通过掐诀结印来与天地阴阳产生感应,以此借用天地灵气。
说来简单,具体操作却异常复杂,以十二时辰为例,子时位于无名指与手掌衔接处,丑时位于中指与手掌衔接处,寅时位于食指与手掌衔接处,卯时则位于食指第二节,辰时则位于食指第一节,而巳时则位于食指指尖。
以辰时和巳时为例,一掐食指第一节,一掐食指指尖,如果不是行家,根本看不出两者之间有何区别,而且指诀的掐捏并不只有一个动作,而是一连串的动作,到最后才会固定为具体的一个手势,如果之前的几个步骤掐捏的不到位,即便最后的指诀是正确的,法术也不会起效。
并不是穿上道袍就是道士的,姬仇此前从未接触过指诀和法术,动作异常生疏,接连尝试了十几次方才成功的催动了风行诀,不过待得法术起效方才发现风行诀并不能加速凌空飞渡,它更适合于自地面上快速移动。
所谓凌空飞渡就是提气拔高之后催动体内灵气向前滑翔,虽然飘逸省力,速度却并不是非常快,风行诀虽然只适用于自地面上移动,但速度异常迅捷,至于具体能快到什么程度,目前还无法确定,因为风行诀是与自身灵气修为共同起效的,说白了就是灵气修为越高,风行诀的速度就越快。
对于不确定的事情就得设法进行确定,待得记熟了风行诀的指诀要领,姬仇开始付诸实践,但灵气只催动了三成就不敢继续催动了,原因也很简单,速度太快了,而林中多有树木山石,速度过快,自身的反应速度跟不上,很容易撞上障碍物。
自林下不得尽施全力,姬仇纵身跃上了树梢,踩踏树梢向前加速飞奔,此番没有了顾忌,灵气越催越猛,速度越提越快,到得后来速度之快已经无法精确估算,只能用风驰电掣来形容,由于速度太快,便带起了凛冽气流,所到之处野兽低吼奔逃,鸟雀四散惊飞。
俗话说熟能生巧,到得后来姬仇逐渐发现即便脚下没有可供借力之物,踩踏悬空也可以疾速奔跑,于是便再度拔高,自离地数丈的低空加速狂奔,由于不虞撞上障碍物,便以十成灵气催动风行诀,如此一来直接连人都看不到了,只能看到一道虚影自夜空之中一闪而过。
就在姬仇豪气干云,壮志暗生之际,前冲之势突然受阻,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撞上了他的面门,瞬间打的他鼻血横流,眼冒金星。
跌撞落地,稳住身形,急顾左右,却并不见敌人出现,抬手摸脸,摸了一手血污,血污之中还有细碎的鸟毛。
见此情形,姬仇恍然大悟,原来先前并不是敌人偷袭,而是跑的太快,撞上了一只飞鸟。
由于近处就有一条溪流,姬仇便过去掬水清洗,待得洗去血污,小心抚摸,却发现左脸被飞鸟的翎羽给划出了数道血痕。
这一发现令他多有气恼,虽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势,却伤在了脸上,明日如何见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