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口莫辩(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仇本就愕然疑惑,再听得下方众人的气怒叫骂越发震惊,急忙高声解释,“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也是刚来此处,你们追的那个人已经跑掉了。”
就在他急切辩解的同时,自街道拐角冲出一群人,其中有持拿兵器的武人,但大部分还是抓着农具菜刀的俗人,足有三四十人,脸上无一例外的带着急切和愤怒。
“好个可恶的道人,快滚下来。”有人高声呼喊。
不等姬仇接话解释,一柄粪叉和几把菜刀已经向他掷了过来,姬仇急忙凌空横移,仓促避开,此时他已经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先前逃走的那人长的跟他一模一样,这说明是有人故意假扮他,做了坏事栽赃陷害,奈何空口无凭,再怎么解释夜墟众人也不会相信,眼下唯一能够洗清嫌疑的办法就是追上并拿住先前逃走的那个人。
想到此处,刚准备催气加速,但转头西望,却发现那巨蝠已经飞到了高处,他虽然可以御气凌空,却到不了巨蝠所在的高度,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疾冲而下,拿住一个正在高声叫骂的武人,带着此人自屋檐上踩踏借力,灵气急催,向西追去。
“你给我看清楚,那个人才是你们要找的。”姬仇冲那正在剧烈挣扎的武人说道。
那武人被姬仇拎在手里,隐约能够看到前方有只巨大的蝙蝠,也能看到上面站着一个人,但是由于距离较远,且天色未明,看不清那人面孔。
姬仇也担心此人看不到那人的五官,情急之下全力加速,将双方之间的距离拉到二十丈,与此同时高声呼喊,“哪里来的恶贼,竟敢冒充于我。”
姬仇原本还担心对方对他的叫骂不予理睬,未曾想对方竟然闻声回头,一回头,他看清了对方的样貌,竟然是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子。
不只他看清了那人的样貌,他拎在手中的武人也看到了,“那分明是个女子。”
“它是个妖物,可以变化样貌。”姬仇急切解释。
他倒是知道自己说的是真话,但那武人不信,只是高声叫骂,剧烈挣扎。
姬仇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人的眼神,有狡黠神色一闪而逝,转而回过身去,控驭巨蝠疾飞远去。
先前演练法术浪费了大量灵气,此时姬仇灵气不续,已然不得继续追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消失在晨曦之中。
这一刻姬仇心里除了懊恼还是懊恼,完了,敌人嫁祸成功,他百口莫辩了。
“你刚才看到不曾,那妖人虽是女子样貌,却是男子身形。”姬仇冲那武人说道。
那武人无甚修为,哪有他观察的那么细致,哪里会信,只是骂,骂他是杀生害命的霪贼,骂他是丧尽天良的畜生。
到得此时姬仇方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对方不但杀了人,还坏了某个姑娘的名节。
姬仇本就气恼,再听那武人骂的难听,按捺不住高声呵斥,“好了,别骂了,我不会逃走,我与你一同回去,将事情弄清楚。”
听姬仇语气严厉,又见他可以腾云驾雾,那武人担心他会气怒杀人,便不敢继续叫骂,闭嘴噤声,任由他拎着。
叹气过后,姬仇凌空转身,想要回返夜墟,但是一转身,瞬时傻眼了,此时夜墟已经乱成了一片,他之前自坟茔招引而出的大量阴魂正在城中四处游荡,这些阴魂原本是无有形态的,是他使用搜魂诀将它们给搜出来的,整个夜墟阴风阵阵,戚戚鬼哭,而城中众人则惊叫奔逃,乱成一团。
那武人亦是大惊失色,“好个妖道,作奸犯科也就罢了,竟然招了鬼魂出来,想杀人灭口?”
听得武人言语,姬仇本能的想要出言辩解,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这群阴魂真的是他召出来的,夜墟此时的混乱他脱不得干系。
短暂的愕然之后,姬仇回过神来,急忙带着那武人回到夜墟,此时夜墟已经乱成一团,先前追赶他的众人也已经四处跑散,姬仇将那武人扔下,转而急切的冲向近处一只阴魂。
他隐约记得法术之中有一种可以控制阴魂的法术,但事发仓促,一时之间也想不起真言咒语,无奈之下只得拿出秘笈快速看阅。
就在此时又有一支利箭自下方急飞而来,姬仇仓促躲过,继续看阅,此番终于找到了拘魂诀的指诀捏法和咒语真言,“大道通天,气御阴链,拘魂锁魄,封其三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真言念罢,法术立刻起效,那阴魂僵立不动,不再四处飘动。
姬仇手指坟茔所在方向,高喊发声,“走!”
喊声过后,那阴魂立刻遵行,冲着东北方向急闪消失。
送走一只,姬仇顾不得喘息,急忙移向别处,此时那群阴魂已经分散在夜墟各处,他需要逐一靠近,作法拘传。
先前逃走的恶人已经令夜墟很是混乱,而阴魂的出现彻底令夜墟乱成一片,人人自危,哭喊奔逃。
有些阴魂此时已经回到了生前所在的家中,姬仇无奈,只能追进房中,也不知道是受到了阴魂的惊吓还是受到了他的惊吓,屋内众人惊怯颤栗,多有火烛油灯倾覆掉落,而此处的房舍又以木屋居多,没过多久夜墟之中已然多处失火。
由于此时已近五更,天色即将大亮,阴魂怕光,不得随意飘散,大多躲进了房中暗处,姬仇此时已经学会了观气术,可以清楚看到躲藏在各处的阴魂,急切前往,仓促作法,将它们逐一拘传送走。
好不容易送走了阴魂,又开始设法救火,夜墟众人都被吓跑了,失火的房屋无人救火,只能由他亲自动手,由于着火的房舍不止一处,他分身乏术,且初来乍到也寻不到水源,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眼见火势不得控制,姬仇心急如焚,情急之下猛然想起三昧真火有反运之法,也顾不得权衡斟酌,立刻延出灵气,反吸囊括。
事实证明此法确有效果,熊熊烈火在三昧真火的感应吸纳之下自四面八方归附其身,周围的火势瞬间熄灭。
眼见此法可行,姬仇急忙如法炮制,将其他各处的火势也控制住,而此时已经天色大亮,先前救火之时疏于防范,眉发皆被燎烧,衣物也多有破损,蓬头垢面,灰头土脸,好生狼狈。
夜墟是一处镇子,至少也有上千民众,众人虽然惊慌四散却都没有跑远,眼见天亮了,火灭了,便壮着胆子自四处又回到了街道上。
姬仇自知已经成了嫌犯,也不敢就此离去,只得留在城中,暗暗叫苦,不知应该如何冲众人解释。
正所谓人多胆气壮,众人发现姬仇未曾离去,便结伴向他围了过来,片刻过后周围已经站满了人,起初还没人开口,但有人壮着胆子骂了姬仇一声,不见他出手伤人,众人便开始七嘴八舌的呵斥他,咒骂他,还有人拿着兵器农具想要上前攻击他。
虽然知道解释亦是徒劳,姬仇仍然尝试解释,“我说过了,你们认错人了,作奸犯科的那个人已经逃走了。”
“无耻霪贼,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有人高喊。
“梅儿已经救下了,把梅儿带来,让她指认。”有人说道。
姬仇并不认识梅儿,但是听那人语气,那个名叫梅儿的姑娘应该就是受害者。
不多时,一个豆蔻少女在几个妇人的簇拥搀扶之下来到街头,那少女原本一直在哭,在看到姬仇之后立刻疯了一般的想要冲过来与他拼命。
见此情形,众人的情绪越发激动,义愤填膺,跃跃欲试。
唯恐局面失控,姬仇急忙提气发声,“够了,我如果真想走,你们根本拦不住我,我之所以留下,为的就是查明真相,还我清白。”
众人知道他可以御气凌空,再听他提气发声撼人心神,便不敢轻举妄动,姬仇站在十字街头,众人堵在四面路口,双方就此僵持了下来。
就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片刻过后姬仇说道,“昨晚的事情当真不是我干的,你们将事发经过告诉我,我也好设法查明真相。”
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自作聪明之人,听得他的言语,立刻有人说道,“不能说,他是想确认我们都知道什么内情,以便于他狡辩脱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