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衣无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老者与众人商议过后,派出几人骑上马匹前往镇魂盟报信,姬仇留在原地,沮丧郁闷。
此事明显是有人在陷害他,无端的遭了无妄之灾,换成谁也不会心情好,不过姬仇也只是沮丧郁闷却并不心虚,因为坏事不是他干的,只要镇魂盟派人过来,他就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夜墟众人都将他视为杀人凶手,那个受害的姑娘也在一群大婶大娘的簇拥和追问之下讲述他作恶的经过,声泪俱下,悲痛欲绝。
夜墟众人闻听之后越发确定他就是凶手,因为这个姑娘昨晚曾经抓破了歹人的脸庞,而姬仇的脸上竟然也有血痕,在众人看来此乃铁证如山,虽然不敢上前动手,却也是百般辱骂,唾弃鄙夷。
姬仇起初还会高声辩解几声,但到得后来他也懒得辩解了,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他昨晚曾经自山中演练法术,毁掉了几株大树,还曾经试图撼动一座山峰,这些都可以作为他不在场的证据。
一想到夜墟派去镇魂盟的人肯定会胡说八道,姬仇就忧心上火,用不了多久镇魂盟的所有修士都会知道他因为作奸犯科被人扣下了,即便日后澄清事实,声誉也会严重受损。
事情是黎明时分发生的,直到中午时分笑雷子等人方才赶了过来,同行的四人都是截教道人,除了笑雷子,惊雷真人竟然也亲自过来了,与他们二人同行的还有一高一矮两个截教道人。
不止姬仇等的心焦,夜墟众人也在焦急等待,见来了几个道人,为首的老者急忙带着一群人向他们迎了过去。
惊雷真人出面与夜墟众人说话,而笑雷子则径直走向姬仇,皱眉发问,“这是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姬仇摇头说道,“昨晚我出去演练法术,黎明时分路过这里,恰好看到一个贼人易容成我的模样,骑乘巨蝠向西逃逸,那贼人刚走我就到了,他们就错把我当成了那个贼人。”
“但是你昨晚曾经跟他们二人说过你要来夜墟买些日用之物。”笑雷子指着同行的两个道人。
姬仇循着笑雷子所指看清了那两个道人的模样,二人正是昨晚自东山值夜的两个道人,他曾经遇到过二人,二人询问他出去做什么,他随口说了句要来夜墟买东西。
“我先出去转了一圈儿,演练了早先得到的法术,然后才往这里来的。”姬仇说道。
“你脸上的血痕是怎么回事?”笑雷子表情凝重。
“我要说演练风行决时撞上了飞鸟,你信吗?”姬仇反问。
笑雷子定睛细看姬仇脸上伤痕,“这也太巧了吧,不多不少,恰好四道,酷似指甲抓挠所致。”
“六师兄,连你也不相信我?”姬仇眉头大皱。
“我的小师弟呀,我信你没用啊,得苦主信你才行啊,”笑雷子愁恼摇头,“而今真凶已经逃逸,这黑锅你如何甩得掉。”
“我昨晚离开镇魂盟之后的大致移动路线我还记得,”姬仇说道,“我可以带你们重走一遍,我还演练过驭雷诀,移山诀和除魔诀,被我打倒的大树也能寻到。”
“没用的,”笑雷子摆手说道,“昨晚你是三更时分离开的,事发之时已是五更,这两个更次除非你一直在快速移动,否则谁能证明你没有时间作案?”
笑雷子言罢,见姬仇面露怒容,急忙出言说道,“我没有说我不相信你,当务之急是让这些愤怒的民众相信你不是凶手。”
姬仇急了,“昨晚那贼人不但杀了人,还坏了那姑娘清白,我未经人事,尚是童子之身,你们可以验察。”
姬仇说话的声音很大,众人听他这么说,开始有人动摇,怀疑此事可能另有隐情,但也有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怀疑是笑雷子在教他撒谎脱罪的办法。
“小点儿声儿,这个无法验察。”笑雷子低声说道。
“啊?”姬仇不解,“没有验察童子之身的办法?”
笑雷子摇头说道,“要辨察女子是否是完璧之身很容易,但要辨察男子是否是童子之身却极为困难。”
“什么意思?”姬仇追问。
“我且问你,你梦遗过不曾?”笑雷子低声问道。
姬仇皱眉不语。
笑雷子自顾说道,“那便是了,有过梦遗便不再是童子之身,如何能够辨察区分。”
“那女子姿色平平,我又不是没有意中人,若有非分之心,怎会舍近求远,舍好求次,更何况还要杀人强迫?”姬仇气急发问。
“你别着急,总有办法弄清真相。”笑雷子说道。
笑雷子说完便转身离开,与惊雷真人会合一处,与夜墟为首的几人交谈商议,片刻过后,二人提出要去案发之处看一看,那座房子并没有着火,贼人有可能留下蛛丝马迹。
夜墟众人没有拒绝他们的提议,随他们一同去了,姬仇也想去,但他现在是众人怀疑的对象,不便前往。
目送众人离开,姬仇心中浮现出了强烈的不祥,毫无疑问此事是有人在暗中陷害他,而陷害他的人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自他离开镇魂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计划实施,连他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夜墟都一清二楚,计划的如此缜密,极有可能会故意在案发之处留下与他有关的事物,以此将他彻底抹黑。
一炷香之后,笑雷子与几个夜墟的人一起回来了,笑雷子本想走到近处与姬仇说道,被同行的几个人阻止了,笑雷子无奈,只得自远处冲他摆手,“走,随我们去看尸身。”
姬仇闻言急忙迈步向众人走去,有夜墟的人同行,笑雷子也不便与他说什么,众人穿过街道,来到一处房屋门前,这是一栋二层木楼,看里面的陈设应该是家米粮店,除了幸存的这个名叫梅儿的女子,被贼人杀死的三人分别是她的父母和弟弟。
此时三人的尸体已经摆放在了一楼正中,除了那个妇人的尸体衣裳未动,父子二人的尸体前襟都被解开了,当是验尸所为。
“火雷子,你进来。”惊雷真人自屋内冲姬仇说道,表情甚是严肃。
姬仇闻言迈步进屋,到得近处低头下望,只见父子二人的尸体前胸都有一个焦黑的掌印,明显是高温灼伤所致。
“伸出右掌,比对掌印。”惊雷子冷声说道。
虽然猜到一旦比对很可能吻合,姬仇也只能蹲身探手,对应比较,正如他所担心的,他的手掌果然与尸体上的掌印完全吻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