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师兄庇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见姬仇手掌与尸体上的掌印完全吻合,惊雷真人等人眉头大皱,而站在屋外的夜墟众人亦是一阵騒动。
姬仇虽然心惊却并未多做解释,他很清楚此时不管说什么众人都不会相信。
惊雷真人终究是见过世面的,虽然皱眉却并未武断的认定姬仇就是杀人凶手,而是指了指另外一具尸体,示意他再做比对。
姬仇会意,伸手比对,结果仍然完全吻合。
“这里还留有一个带血的脚印。”为首的老者指着柜台前一个不很完整的脚印。
听得此人言语,惊雷真人随手自柜台上的布袋里抓过一把白色的米粉扬洒其上,令脚印更加清晰,转而冲姬仇说道,“起右脚,自一旁踩踏,留下脚印。”
姬仇闻言迈步上前,自带血脚印旁边的米粉上踩踏留印,两相比对,大小吻合,连鞋底缝线都如出一辙。
至此,铁证如山,屋外众人开始大声鼓噪,只道真相大白,杀人偿命。
惊雷真人转头看向姬仇,眼神之中有询问之意。
姬仇正色摇头,“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杀人。”
不等惊雷真人开口,夜墟众人便开始反驳呵斥,“证据确凿,你竟然还想狡辩。”“好个恶道,不但行凶杀人,还四处纵火,试图将我们尽数烧死不成?”
眼见众人群情激奋,唯恐局面失控,惊雷真人正色说道,“福生无量天尊,诸位善人稍安勿躁,待得事情查明,倘若行凶之人真是贫道师弟,贫道必不包庇维护。”
“事情还不够清楚吗?脚印和手印都对的上,”有人高喊说道,“我看你们分明是想包庇他。”
“你们乃修道之人,可不能恃强凌弱,欺辱我等。”有人附和。
惊雷真人冲众人正色抬手,转而冲姬仇说道,“小师弟,你将昨夜行踪详述一遍,不得隐瞒。”
姬仇尚未接话,众人再度开始聒噪,“好一群无良道人,手印和脚印都对的上,还详述什么,分明是拖延时间。”
一旁的笑雷子闻言勃然大怒,“放肆,此事非同小可,理当确切查实,来呀,取笔墨纸张来。”
听得笑雷子言语,一旁的矮道人急忙自柜上寻到了用以记账的笔墨用物,笑雷子蹲在尸体旁边,开始研磨墨汁。
众人不明所以,面面相觑,疑惑观望。
笑雷子研浓墨汁,将两具尸体背部的衣服扯去,以毛笔蘸了墨汁自掌印上仔细涂抹。
众人见状高喊制止,“那道人,你要做什么?”“人都死了,为何辱坏尸身?”
听得众人呼喊,笑雷子高声说道,“手掌大小相仿者比比皆是,足印相似者也不少见,但每个人的掌纹皆不相同,拓下掌纹,仔细比对,倘若亦能对上,我们便认定是小师弟所为。”
笑雷子言罢,众人暂停聒噪,改为窃窃私语。
笑雷子以笔墨纸张将两具尸体背后的掌印都拓印了出来,由高矮两名道人拿到屋外,示于众人,转而冲姬仇说道,“小师弟,你且拓下掌纹,再行比对。”
虽然笑雷子说话之时面无表情,姬仇却知道他在作假了,因为他先前看的很清楚,死者背后的掌印并没有掌纹留下,对于笑雷子这样的高手来说,以灵气凝出虚假掌纹并非难事。
姬仇并不知道笑雷子是相信他才帮他作假,还是虽然怀疑他却仍然帮忙作假,而众目睽睽之下也容不得二人有过多的眼神交流,只得硬着头皮以墨汁涂黑左右手掌,自纸上留下了两个掌印。
笑雷子拿了纸张出去,当众比对展示,结果可想而知,与之前拓印的掌印并不相同。
“看到不曾?”笑雷子高声说道,“此事分明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贫道师弟,且事前多做准备,只可惜此人百密一疏,忽略了掌纹。”
笑雷子说话之时惊雷真人脸色铁青,而高矮两名道人的表情亦不自然,很显然他们都发现此举乃笑雷子存心作假,旨在回环救护姬仇。
听得笑雷子言语,夜墟众人并不完全信服,议论纷纷,多有质疑。
见此情形,笑雷子再度高声说道,“实话也不瞒你们,贫道的这个师弟乃是天纵奇才,不但修为高绝,还深得镇魂盟主千金青睐,他有何动机杀人作奸?”
“你们道人不是会法术么?”有人接口说道,“作法招了亡人的魂魄出来,一问便知。”
笑雷子说道,“那奸人行凶手段甚是卑劣,不但害了他们三人的性命,还毁了他们的魂魄,便是我们可以作法,也不得召回询问了。”
笑雷子的回答招致了夜墟众人的骂声一片,只道他存心包庇,罔顾事实。
惊雷真人和同行的两名道人的脸色越发难看,原因也很简单,能够伤及魂魄的法术并不多,恰恰三昧真火就能达到这一效果。
笑雷子手指拓印下的掌印提气发声,“有此为证还不够么?况且贫道的小师弟昨夜曾在山中演练法术,并无行凶时间,你们若是不信,我们带你们前往山中看他演练法术的所在,那里有倾倒大树可为辅证。”
“我们亲眼所见,不会有错,你们分明是恃强凌弱,颠倒黑白。”为首的老者一脸气愤。
“对,若他不是凶手,为何要四处纵火?”有人附和。
“我没有纵火,我那是在救火。”姬仇急切解释。
“那鬼魂又是怎么回事?”有人高声问道,“你遣了鬼魂前来,四处为害,此事你如何解释?”
听得此人言语,姬仇为之语塞,先前那群阴魂的确是他作法召唤出来的,此事如何说得清。
笑雷子是铁了心想要保护姬仇,立刻接口说道,“你们如何能够证明先前的鬼魂是他所召?便不能是那易容成他模样的凶手所为?”
“你这老道还讲不讲道理?”有人高声问道,“即便杀人害命不是他所为,那贼人终究是化作了他的模样,此事他脱不得干系,你们必须与我们一个交代。”
对方说的合情合理,笑雷子也不得反驳,正如对方所说,凶手是变成姬仇模样的,此事肯定与姬仇有关。
“你想要什么交代?”笑雷子问道。
为首的老者出言说道,“你们前去寻找凶手,若是找到真凶也就罢了,若是找不到真凶,他就是真凶。”
“凶手已经远去,我们如何寻得?”笑雷子说道。
“这我们不管,你们只去寻找,我们也不限定你们时日,”老者出言说道,“我们知道你们道观所在,自往那里等待,你们何时交出凶手,我们何时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