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何以如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老者言罢,夜墟众人纷纷出言附和,只道凶手幻化成姬仇的样子行凶,此事自然与姬仇有关,理应由姬仇及截教众人负责查找凶手。
平心而论夜墟众人的要求也并不过分,若是连这样的要求也拒绝,无疑就是在推卸责任,短暂而急切的沉吟之后,笑雷子冲那老者说道,“也罢,凶手由我们来查找,但你们只需安静等候便好,不要往我们的道观去了,徒增纷扰,败坏名声。”
笑雷子言罢,老者连连摇头,“那可不成,我们若不登门等候,你们便不会尽心,你们放心好了,我们也不多派人手,只差三两人,也不进你们的道观,只在外面候着,干粮我们自己带着,也不吃你们的米粮。”
笑雷子还想说话,老者抢先说道,“你们若是同意也就罢了,若是不允,就继续耗在这里。”
笑雷子无奈,只能看向一旁的惊雷真人,后者无奈,叹气点头,转而提气拔高,先行回返。
姬仇在一旁看的真切,惊雷真人明显生气了,不然不会先行离开,不过此事也不怪惊雷真人生气,惊雷真人是何许人也,焉能看不出笑雷真人在检视死者身上的掌纹时做了假,目前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他,所有的证据都对他不利。
眼见不得回环,笑雷子只能带了姬仇离开了夜墟,离开镇子所在地界笑雷子召了金蟾出来,负载二人先行,那两个同行的截教道人远远的跟在后面。
见笑雷子面色阴沉,姬仇正色说道,“六师兄,此事当真不是我做的。”
“多此一举,我若不相信你,岂能与你作假脱身,”笑雷子说道,“此事无疑是有人想要栽赃嫁祸于你,而且此人对你的行踪了如指掌,无疑是藏身于镇魂盟的细作所为,与之前以乌头毒害坐骑的很可能是同一人。”
“他们为何要陷害我?”姬仇问道。
“他们为何陷害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笑雷子说道。
“我不知道。”姬仇摇头。
“你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笑雷子少有的严肃。
姬仇不明白笑雷子为何有此一问,也不知道笑雷子指的具体是什么事情,便踌躇犹豫,没有回答。
“它们陷害你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让你离开镇魂盟,”笑雷子说道,“至于它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目前还不得而知,你与盟中修士不同的是你练成了失传已久的三昧真火,但逆血卫士乃是阴邪之属,三昧真火与它们并无用处,它们也没有必要费事费力的陷害于你。”
听得笑雷子言语,姬仇恍然大悟,虽然己方众人并不知道他是感应火属玄灵之人,但逆血卫士是知道的,如果他离开了镇魂盟,对他自己和对镇魂盟都是极大的损失,对他而言他失去了镇魂盟的庇护,孤身在外很容易遭受围攻。而对镇魂盟来说,少了感应火属玄灵之人,镇魂盟将永远无法重新封印天诛。
“你肯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笑雷子正色说道,“你最好不要隐瞒,不然我们也帮不了你。”
见笑雷子如此严肃,姬仇心情越发沉重,由于姬浩然此前曾经找过他,并坦言冒用了他感应火属玄灵的身份,此时若是与笑雷子说了实话,便等同出卖了姬浩然,如果姬浩然此前没有向他坦白,他此时很可能会与笑雷子说实话,但姬浩然之前曾经向他坦白并取得了他的原谅,出于道义,他便不能出卖姬浩然了。
笑雷子是何许人也,察言观色便确定姬仇隐瞒了什么,笑雷子虽然是豁达之人,却也不是毫无底限,沉声说道,“镇魂盟是何等存在,此事不但坏你名声,还会殃及镇魂盟清誉,一日找不到凶手,那夜墟派去的人就会滞留不去,此事怕是很难善了了。”
姬仇没有接话,俗话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他虽然是冤枉的,但敌人冒充的是他,他理应为此事承担后果。
见姬仇闷声不语,笑雷子再度问道,“你早些时候可曾去过西山?”
姬仇闻言眉头大皱,类似的问题笑雷子不是第一个问的,在此之前纪灵儿和惊雷真人都曾经问过,当时他还没往别处想,而今笑雷子也这么问,无疑是西山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有嫌疑,而西山是幽云宗的所在,西山发生的事情很可能与女人有关。
“去过就是去过,没去就是没去。”笑雷子说道。
“我没去过。”姬仇正色说道。
发现姬仇心中不悦,笑雷子也没有继续确认,“看来潜伏在镇魂盟的细作还不止一人。”
“西山发生了什么事情?”姬仇问道。
“一些鸡鸣狗盗之事,想必是有人恶意陷害于你,”笑雷子垂眉思虑,“常言道三人成虎,不管是谁在陷害你,都计划的极为缜密,先以细微小事引得众人起疑,再以行凶作奸一事前后呼应,如此一来便会加重你的嫌疑。”
姬仇眉头紧锁,没有接话。
没有任何人会对一个对自己有所隐瞒的人没有成见,笑雷子亦是如此,很明显姬仇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但姬仇却始终不与他说实话,这令他对姬仇很有成见,“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
姬仇没接笑雷子的话,而是出言说道,“事情因我而起,回去之后我便收拾东西离开镇魂盟,何时找到真凶,何时再回来。”
“此非上策,”笑雷子说道,“你有什么难处但说无妨,我们与你同舟共济,一同面对。”
“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姬仇说道,“有些话我的确不能说,但我从未做过伤及镇魂盟和截教的事情。”
听姬仇这般说,笑雷子知道他是打死都不会说了,如果姬仇不承认有事情瞒着他,在威逼和晓之以情之后还可能吐露实情,但姬仇明着承认有事情隐瞒却不得吐露,这就说明他是铁了心的不会说了。
八十里并不远,没过多久二人便回返镇魂盟,笑雷子前往大殿去见惊雷真人,姬仇自行回返住处。
回到住处发现纪灵儿正在房中等着他,此前夜墟派人过来请惊雷真人前往夜墟,已经有人知道夜墟发生的变故,此时纪灵儿也已经知道此事,见他回返,急忙上前询问详情。
姬仇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原原本本详加叙述。
听罢姬仇的讲说,纪灵儿出言说道,“你莫要忧心着急,你还能否寻到昨夜演练法术的地方?”
“能。”姬仇点头。
“走,咱们前去探察一番。”纪灵儿说道。
姬仇心情烦躁,多有敏感,“你不相信我?”
“当日我伤重晕厥,承你照顾,独处多日,你何曾有过轻薄之举,”纪灵儿说道,“我们去寻到你演练法术所留痕迹,日后若是有人非议怀疑,我们也有话说。”
听纪灵儿这般说,姬仇心头略轻,与纪灵儿离开住处,施展身法向东掠去。
由于他之前从未向东远行,对附近的环境不是非常熟悉,只能大概知道自己昨天的行进路线,直到下午申时方才找到了昨晚演练法术的那处山林。
由于昨晚在附近滞留的时间比较长,他便对这里的地形记忆犹新,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先行倒伏的大树竟然还归原状,先行滚落的山石也都不见了踪影,仿佛昨晚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见姬仇面色大变,惊诧四顾,纪灵儿猜到二人目前所在的位置就是姬仇昨晚演练法术的地方,但周围却并无倒伏的大树,甚至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
“你会不会记错?”纪灵儿问道。
姬仇缓缓摇头,“昨晚就是这里,我不会记错,我毁掉的就是那几棵树。”
姬仇言罢,纪灵儿飘身上前,详加检视,但检视的结果是那几棵树生长的好好的,并无任何续接迹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