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三十章 同心同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分明已经倒伏的大树竟然重续再生,这一诡异的景象令姬仇骇然震惊,瞠目结舌。
检视过后,纪灵儿飘身而回,“会不会不是这里?”
“不会有错,我记得很清楚,就是这里。”姬仇摇头说道。
“我刚才详细检查过了,那些树木并无折断的痕迹。”纪灵儿皱眉说道,她相信姬仇不会撒谎,更不会做出作奸犯科之事,但她也很清楚问题的严重性,这些大树没有倒伏,在外人看来姬仇就有说谎的嫌疑。
“你曾在此处演练法术一事,可曾与别人说过?”纪灵儿低声问道。
“我和惊雷真人他们说过,也和夜墟众人说过。”姬仇说道。
听得姬仇言语,纪灵儿越发忧虑,“你之前不曾与他人提起还好,既然提起过,他们就可能会寻来验证,眼见树木未曾倒伏,你更加百口莫辩。”
姬仇没有接话,他此时仍然处于巨大的震惊之中,想不明白为何分明已经倒伏的树木竟会重续再生。
眼见纪灵儿皱眉四顾,姬仇猜到她想做什么,急忙出言阻止,“别那么做,之前笑雷子已经帮我作假了,你若是再帮我作假,我的嫌疑会更大。”
“此事明显有人栽赃嫁祸于你,”纪灵儿说道,“以我们的修为自然无法令枯木重生,但伪圣天诛应该有这样的法力。”
不等姬仇接话,纪灵儿再度说道,“不过此事也不太符合常理,你虽然练成了三昧真火,又得晋身灵寂,却不足以对天诛构成威胁,它为何要亲自出马嫁祸于你?”
姬仇眉头紧锁,没有接话,纪灵儿并不知道他是感应火属玄灵之人,也并不知道他是重新封印天诛的关键,如果纪灵儿知道这一点,就不会有这样的疑惑,但他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会不会是你之前控驭巨蝠,又失血过多,导致戾气内侵,失了神智?”纪灵儿再度猜测。
“不会的,我昨晚非常清醒,夜墟的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姬仇摇头说道。
“可是你之前带回的那只狗崽乃阴邪之物,无形之中影响了你的心神。”纪灵儿又猜。
见纪灵儿越猜越离谱,姬仇越发心中不忍,纪灵儿对他一片真心,他不该对其有所隐瞒,几番动摇,想要与之说出实情,奈何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咽了回去,他如果说出实话,的确可以洗清自己的嫌疑,却会将姬浩然推进火坑,检试作假,姬浩然一定会被撵走,而且日后也将永远背负弄虚作假的恶名。
退一步说,即便不为姬浩然着想,他说出实情也难逃世人的诋毁和非议,因为是他出卖了姬浩然。
事已至此,万难回头,要怪只能怪自己当初不够坚定,不应该将自己的血液交给姬浩然。
姬仇心中苦恼,表情上难免有所显露,但纪灵儿只当他在愁恼眼前之事,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于是柔声宽慰,“就算所有人都怀疑你,我也不会怀疑你。”
听得纪灵儿言语,姬仇好生感动,“这件事情当真不是我干的。”
“我知道,我信你,”纪灵儿正色点头,“走吧,回去,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设法查证,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姬仇点了点头,与纪灵儿怏怏回返。
回到镇魂盟,纪灵儿没有急于离去,而是留在别院陪着姬仇,与他一同回忆昨晚的细节,推敲真相。
姬仇脸上有伤,是被飞鸟翅膀划伤的,酷似抓痕,但纪灵儿比对之后发现姬仇脸上的伤痕并不是抓痕,因为几道血痕之间的距离太小,成年女子的手远不止这么大。
推敲过后,纪灵儿越发确信姬仇是被人陷害,只是始终想不明白敌人陷害他的动机,要知道昨晚姬仇外出演练法术纯属临时起意,而敌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挖好了陷井,不但计划的滴水不漏,各种旁枝末节也都考虑到了,甚至连姬仇撞上飞鸟,脸上有了血痕都了如指掌,包括事后将倒伏的大树修复如初,这都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所有的线索都说明布置陷井的很可能是天诛本人,而姬仇的分量貌似不足以让天诛亲自出手。
纪灵儿问话,姬仇也会回答,但更多的时候是一言不发,他心里很清楚敌人为什么要陷害自己,也知道敌人想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之前自聚窟州逆血卫士曾经尝试偷袭感应五行玄灵之人,结果功亏一篑,经过了聚窟州的变故,镇魂盟的真人一定会加强对这五人的保护,逆血卫士没有了再刺杀他们的机会。
镇魂盟不知道他是感应火属玄灵之人,但逆血卫士却是知道的,它们是想逼他离开镇魂盟,失去了镇魂盟的保护,他的处境将会万分危险,因为敌人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来刺杀他。
傍晚时分,有小道童来喊他,惊雷真人要寻他问话。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此时镇魂盟的修士已经知道夜墟之事,所到之处皆是异样眼神,这令姬仇如芒在背,难受非常。
截教的几位长辈都在,喊了姬仇过去乃是为了询问昨晚的细节,夜墟众人看不出笑雷子作假,但惊雷真人却看的一清二楚,询问之时免不得多有质疑,姬仇如实相告,连午后与纪灵儿外出一事也不曾隐瞒。
得知姬仇没有找到倒伏的大树,惊雷真人等人便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感染戾气,失了神志,他们也不是蠢人,并不认为姬仇有作案的动机,却怀疑他是在失神无知之下酿成了大错。
对于这一怀疑,姬仇也给予直接否认,他是当事之人,对自己的情况最为了解。
之后一旁的风雷真人又怀疑姬仇昨晚演练法术是不是走火入魔,但是不等他说完自己的疑虑,惊雷真人和笑雷子就否定了他的怀疑,因为观气术和御气诀虽然威力惊人,却非常容易研习掌握,即便研习有误大不了不得起效,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
询问良久,最终还是陷入僵局,关键的关键就是陷害的动机,姬仇虽然练成了三昧真火,却不足以惊动天诛本人亲自动手,而除非天诛出手,否则没有人拥有枯木重生的法力。
二更时分,姬仇带着沉重的心情沮丧的回到了住处,纪灵儿还在,门口放着木桶,里面有几块肉骨头,不消说是王老七来过,见纪灵儿在屋里,就没有进去。
将木桶拎进院子,喂了狗崽,姬仇回到了屋里。
桌上是纪灵儿为他准备的晚饭,如果没有之前的变故,此时应该是他最舒心最惬意的时光,但此时他心里仿佛压了一块巨石,不但吃饭没有胃口,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
纪灵儿猜到惊雷真人等人寻姬仇过去所为何事,见他忧心愁恼,便没有询问添堵,只是陪坐一旁,轻声宽慰。
“盟主他们应该已经知晓此事了,他们准备如何处置我?”姬仇问道。
“此事关系重大,父亲正在加紧寻查,你不要担心,他不会怀疑你。”纪灵儿说道。
听得纪灵儿言语,姬仇大感欣慰,但与此同时他也多有顾虑,“你倾心于我,人尽皆知,盟主若是对我包庇回护,怕是会遭人非议。”
“你管别人作什么?”纪灵儿很是坦荡,“况且你不久之前刚自聚窟州救了各宗感应玄灵之人,他们不会忘恩负义,妄自揣测。”
姬仇叹了口气,“我刚才自道观出来,看到南门外的林中有火光,想必是夜墟派来的人在那儿露营。”
“来就来呗,由得他们。”纪灵儿说道。
“他们滞留在山门之外,胡言乱语,会殃及镇魂盟清誉。”姬仇说道。
纪灵儿将筷子塞到了姬仇手里,“别想了,身正不怕影子斜,先吃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