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阳证阴证(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仇郁闷沮丧,哪里会有胃口,勉强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纪灵儿知道他无心吃饭,也不逼他,一边收拾桌上的碗筷,一边继续和声宽慰。
“你晚上不要住在这里,以免遭人非议。”姬仇说道。
纪灵儿瞅了姬仇一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咱们无有婚约,不正名分,人言可畏,你还是回去住吧,”姬仇说道。
纪灵儿不接话,自顾忙碌。
“你若不走,我便搬回饲院居住。”姬仇又道。
见他心意已决,纪灵儿勉强同意,“也罢,你身上有伤,我有心搬来与你同住只是为了照顾你,而今你已无大碍,我便不做那授人以柄之事。”
“嗯。”姬仇点了点头。
收拾好碗筷,纪灵儿有心再度与姬仇推敲此事,但姬仇意兴阑珊,因为只要他不说出自己是感应火属玄灵之人,对方陷害他的动机就不充分,少了这个前提,任何的推敲都只能误入歧途。
纪灵儿发现姬仇情绪低落,却并未就此停止推敲,起初姬仇还以为纪灵儿推敲此事乃是为了找出真凶,后来才发现纪灵儿的推敲更多的是在教给他日后受到众人盘问时应该如何回答,在纪灵儿看来此事有三大疑点,一是他没有作案的动机,即便一时热血上涌,想要染指的也应该是纪灵儿而不是别的女人。二是夜墟离此并不远,正所谓兔子不吃窝边草,即便有心做坏事,也不应该选择自夜墟作案。最后就是作奸犯科之人都会隐藏身形,不会以真面目示人,更不会以独门功夫伤人,以上三点足以说明是有人在恶意陷害他。
人在受到他人误解的时候最需要的是亲人的理解和支持,纪灵儿的殷切关怀大大冲淡了姬仇心中的沮丧和苦闷,平心而论上天对他不薄,不但让他练成了三昧真火,得了灵寂修为,还得到了一个情真意切的意中人。
三更之前,纪灵儿离开了别院,姬仇出门相送。
送走纪灵儿之后,姬仇没有急于关门,他此时耳聪目明,能够听到不远处的树林中有人藏匿,根据呼吸声来看,很可能是王老七。
待纪灵儿走远,王老七自林中走了出来,一脸紧张的凑了过来,“夜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姬仇昨晚就没有睡好,又忙碌了一天,加上心情郁闷,便不愿多说,但王老七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也不能太过冷淡,于是便将其让进屋里,将前因后果简略的说与他知道。
听完姬仇的讲说,王老七也认定此事是有人在陷害他,但陷害他人总要有一个足够的动机,敌人如此大费周章的陷害他的目的是什么?
只要说到这个问题,推敲立刻就会进入死胡同。
姬仇摆手打断了王老七的猜测,“昨晚你有没有听到雷声,亦或是看到闪电?”
“没有,怎么了?”王老七摇头。
“没什么。”姬仇摇了摇头,昨夜他曾自山中演练过驭雷诀,如果有人看到闪电亦或是听到雷声,也能间接证明他没有撒谎。
“对了,我刚才看到截教的几个老道士往东去了,”王老七低声说道,“他们没有驱乘坐骑,搞的神神秘秘。”
“他们想必是前去验证我之前有没有撒谎。”姬仇说道。
“好像不是,”王老七说道,“我看他们拿着几包东西,其中好像还有幡旗,应该是作法的法器。”
姬仇想了想,出言说道,“镇魂盟乃光明所在,方圆数百里内不应该有妖物蛰伏,但亡魂总是有的,他们可能是想作法感召阴魂鬼魅,问询验证。”
“有道理,”王老七点头,“活人会撒谎,死人总不会,依我看此事对你有利。”
姬仇苦笑摇头,没有接话,敌人连倒伏的大树和被驭雷诀崩碎的山石都能复原如初,左右阴魂鬼魅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天诛本就是戾气阴物,惊雷真人等人此去很可能会再受误导,加重他的嫌疑。
“好了,我困了,你先回去吧。”姬仇下了逐客令。
“好,你安心歇着,我帮你打探消息,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立刻过来告诉你。”王老七说道。
姬仇点头,起身送王老七出门。
回到屋里,躺卧在床,姬仇长出了一口粗气,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人言可畏,三人成虎,真凶已经不得追寻,他这个替死鬼想要洗清嫌疑难比登天,敌人既然有心陷害,就一定会做到滴水不漏。
人逢喜事精神爽,闷上心头瞌睡多,没过多久姬仇就在郁闷和沮丧中怅然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屋外狗崽的叫声惊醒了他,他带回来的那幼兽并不是狗崽,警觉吠叫也并不是汪汪,而是呜呜,酷似虎狼示威之声。
姬仇没插门,待他坐起之时,一道黑影已经推门而入,姬仇可以夜间视物,看的真切,来人乃是笑雷子。
“六师兄。”姬仇睡前不曾脱鞋,此番便离床起身。
“有个坏消息。”笑雷子神情凝重。
由于王老七事先通风报信,姬仇便猜到笑雷子等人昨晚做什么去了,虽然事先已有心理准备,但听笑雷子这般说,还是免不得心悸紧张。
“什么?”姬仇问道。
“我们几个昨晚前往山中作法,召引阴魂问话,据其中一个阴魂所说昨晚见到你自山中举止疯癫,喃喃自语,且身边有一只血蝠陪伴。”笑雷子说道。
姬仇闻言眉头大皱,“你们问话的那个阴魂可能与我当面对质?”
“你还信我不过么?”笑雷子低声说道,“我严刑逼供,细心观察,可以断定那阴魂未曾撒谎。”
“那它看到的那个就不是我。”姬仇说道。
“小师弟,此事对你极为不利。”笑雷子甚是忧心。
“六师兄,你也不相信我吗?”姬仇有些麻木了。
“我自然相信你,不过事情已经出了,总要设法善后才是,拖延的越久,对本宗声誉影响越大。”笑雷子说道。
“你是相信这件事情是别人陷害我,还是相信这件事情不是我有意为之?”姬仇追问。
笑雷子没有正面回答姬仇的问题,而是出言说道,“你之前自聚窟州控驭血蝠众人有目共睹,血蝠乃阴邪之物,常人根本难以驾驭。”
“控驭巨蝠很简单,只需双脚踩踏,不需神识相连。”姬仇说道。
“你莫要着急,此事交给我来处理,这几日你最好不要出门。”笑雷子说道。
“多谢六师兄。”姬仇茫然道谢。
笑雷子点头过后,匆匆离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