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听到女子呼救,姬仇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不是敌人设下的陷井,此时他正处于密林深处,人迹罕至,不应该有女子出现在这里。
心中存疑便没有急于前去援救,而是屏气凝神,细听辨察。
细听之下发现女子的确是在呼救,其中还掺杂着男子得意霪邪的笑声,貌似只有这男女二人。
可能是发现呼救无用,女子开始哀声求饶,但那男子不为所动,反倒笑的越发放肆。
就在姬仇犹豫不决之际,远处传来了衣服撕裂的声音,听到此处,姬仇按捺不住了,若是再不出手,怕是那霪贼便要毁了那女子的名节。
心中急切,便开始向下游快速移动,与此同时继续细听声响,明珠城的姜熙和姜伯姜仲兄弟拜入的就是截教,他与三人多有接触,熟悉三人口音,那女子说话与三人口音很是相似,而那男子的腔调则明显带有北方特点,如果真是敌人设下的陷井,应该想不到这样的细节。
想到此处,再无顾虑,全力加速,朝着下游疾冲而去。
到得近处,发现在岸边一处草地上一男一女正在纠缠,那霪贼已经脱褪去了衣裳,女的也只剩下亵裤肚.兜,女子一边求饶一边推搡抗拒,霪贼一边放肆坏笑,一边上下其手。
眼见还不到最后关头,姬仇便没有急于出手,而那霪贼哪里会想到荒野之中会有人来,加上气血上涌,心猿意马,也全然没发现姬仇已经来到近处。
那霪贼四十岁上下,马脸,小胡子,身形高瘦,而且是很高很瘦的那种,几乎可以用瘦骨嶙峋来形容,但这并不影响他发坏作恶,污言秽语,上下其手,极尽霪邪猥琐之能事。
被其压在身下的女子不过十五六岁,娇小羸弱,肤白貌美,根据其头上精美的发簪和被扯碎的绸缎衣物来看,此人应该不是贫苦人家的女子。
确定不是陷井,姬仇再不犹豫,深深吸气,疾冲而出,也不警告阻止,直接飞起一脚,将那霪贼一脚踹飞。
他不知道对方底细,也不敢给对方回神反应的机会,将霪贼踹飞之后疾冲而上,想要再补一刀,取那霪贼性命。
事发突然,霪贼免不得多有慌乱,加上姬仇先前那一脚也是灌注了灵气,直接踹的他五内震荡,嘴角见血。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长刀近身之前急闪避开,与此同时高喊叫骂,“哪里来的小杂毛,竟然偷袭爷爷。”
此人在翻滚躲闪之时用上了灵气,灵气一动,姬仇看到了此人身上有紫气萦绕,这一发现令他多有错愕,愣神儿过后方才反应过来,他之所以能够看到对方的气息乃是因为习练了观气术的缘故,不同修为的练气之人所发出的气色也不相同,此人气呈深紫,说明此人是灵虚高阶修为。
趁姬仇愕然发愣,霪贼稳住阵脚,翻身跃起,但他并没有去攻击姬仇,而是朝着被遗弃在不远处的衣物和兵器冲了过去。
见此情形,姬仇本能的想要前冲阻止,但霪贼已经抢得先机,他不可能快过对方,情急之下急切探手,施出了初习掌握的移山诀,离体而出的灵气彷如延长的手臂,抢在霪贼冲到之前将地上的衣物和兵器抓到了自己手里。
这霪贼的衣物是一套黑衫,用的兵器是两把漆黑如墨的短刀,除此之外还有一大一小两个腰囊,这些事物都被姬仇抓在了手里。
霪贼慢了半分,失了衣物和短刀,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气恼,歪头旁顾,见那女子畏缩在旁,便疾闪而至,屈指成爪,扼住她的咽喉,“别动,再动我就掐死她。”
眼见霪贼挟持了那年轻女子,姬仇便没敢轻举妄动,他虽然拥有灵寂修为,又得了三昧真火和御气之术,却少有实战经验,突然遇到这种情况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你是何人,竟敢坏爷爷好事?”霪贼挑眉喝问。
姬仇此时正在脑海里急切思虑怎么做才能救下那年轻女子,听得霪贼喝问方才回过神来,皱眉歪头,冷然斜视。
实则他是想说点儿什么的,但是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应该说什么才好,让霪贼放了那女子对方肯定不会听他的,说其他的貌似也都是废话。
“把爷爷的东西扔过来。”霪贼大声说道。
姬仇没动,他虽然没什么江湖经验,却知道忍一时换不来风平浪静,只能换来对方的得寸进尺。
“莫要耽搁,快将爷爷的东西扔过来,你若不从,我便掐死她。”霪贼再度恐吓。
短暂而急切的思虑之后,姬仇左手探出,但他并没有将抓在手里的东西扔给霪贼,而是暗运三昧真火将其引燃。
眼见姬仇竟然烧掉了自己的衣服,霪贼好生气恼,但更多的还是震撼,“这是什么功夫?”
姬仇并不答话,继续催动三昧真火焚灼抓在手里的衣服等物。
三昧真火何其霸道,那团衣服眨眼之间便化为灰烬,不止衣服,甚至腰囊里的金银都被熔为金水银汁,自姬仇的指尖缓慢滴沥。
就在霪贼愕然瞠目之际,火焰之中突然传来了两声闷响,随之便有一蓬白雾散出。
姬仇有感,微微转头,以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只见先前的两声闷响是腰囊里的两个瓷瓶被三昧真火给烧爆了。
在看清缘由的同时,也闻到了白雾发出的怪异香气。
只一瞬间姬仇就知道大事不好,霪邪随身携带的东西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极有可能是助兴害人之物,想到此处急忙将左手残余之物扔了出去,与此同时向相反的方向横移闪避。
在姬仇扔出残余之物的同时,霪贼也有了动作,将那女子奋力推向姬仇,与此同时急闪右移,凌空接住了那两把黑色短刀。
由于燃烧时间尚短,那两把短刀尚未被熔化,但烫手是必然的,霪贼抓住短刀的同时负痛大叫,反手又将短刀扔了出去。
姬仇本已经右移闪避,眼见女子被霪贼推向尚未散去的白雾,唯恐其误吸中毒,急忙屏住呼吸回身援救。
也是他少有经验,遇到变故总是下意识的遵循本能,若是此番能够施展移山诀,定然能够及时将那女子拉出来,但他横移救援,如此一来便晚了半分,直待那女子扑进白雾,方才揽住了她并将她拖了出来。
女子受惊不小,挣扎叫嚷。
见此情形,姬仇暗暗叫苦,霪贼通常会随身携带两种东西,一个乱心助兴之物,还有一种就是令人丧失知觉的蒾药,这女子误吸药粉却并非晕厥,大事不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