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烫手山芋(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女子越挣扎,姬仇越担心,与此同时急切宽慰,“别怕,我来救你。”
听得姬仇言语,女子回过神来,察觉到自己衣不蔽体,急忙向自己被扯坏的衣物跑去。
此时那霪贼又在尝试抓拿短刀,但那短刀炙热烫手,他一时之间也无法持握。
见此情形,姬仇急忙持刀冲了上去,他对刀法和剑法不甚精通,但他灵气修为精深,出招速度很快,一番抢攻将那霪贼杀的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
眼见不得与姬仇正面抗衡,那霪贼只得暂避锋芒,闪身冲进了密林之中。
近水区域的树林里多有杂草,姬仇无心追赶,便舍了霪贼,向那女子走了过去,此时那女子正在手忙脚乱的穿戴遮羞,但她的衣裳已经被霪贼扯坏,不堪穿戴了。
见她狼狈窘迫,姬仇便打开包袱自其中拿出了自己换洗的衣服,“你且穿上这个。”
那女子闻言忐忑抬头,犹豫过后接过了衣服,但她明显不愿在姬仇面前换衣服,欲言又止,四顾张望。
见她这般,姬仇无奈说道,“事急从权,那霪贼还在近处,你可不要往林中去。”
姬仇言罢,走到她的后面,背对树林,“尽快换上衣服,我带你离开这里。”
女子惊怯点头,开始更换衣服。
就在此时,那霪贼自林中一跃而出,不过他此番并不是偷袭姬仇与那女子,而是落地翻滚,捡回了自己失落的两把短刀,不等姬仇冲过去,他已然重新窜回林中。
女子在姬仇的催促之下换好了衣服,姬仇也顾不得避嫌,扛起女子就往河流上游冲去。
发现姬仇方向错了,女子急忙提醒,“道长,我家在南面。”
“我知道,我回去拿点儿东西。”姬仇急切说道,他先前为了过来救人,将老三留在了上游。
还好,老三并未乱跑,一直在原地等候,姬仇疾冲而回,长刀归鞘,腾出手来抱起了老三。
“你家在什么地方?”姬仇纵身拔高,向南飞掠。
“回道长问,我乃明珠城人氏。”年轻女子答道。
“啊?”姬仇眉头大皱,他此时正在被逆血卫士追杀,如果前往明珠城很可能会为那里带去灾祸。
年轻女子察觉到姬仇很是为难,只当他犯愁路途太远,急忙说道,“小女子姜箐,家父姜钊乃明珠城主,道长若能送我归家,家父定有重谢。”
“你是姜钊的女儿?”姬仇问道。
“是的。”姜箐点头。
“姜熙是你姐姐?”姬仇追问。
“道长认得我二姐?”姜箐欢喜反问。
“我和她都是截教道人。”姬仇无奈叹气,“好吧,我送你回去。”
姜箐不过十五六岁,并不沉重,姬仇扛着她也不吃力,全速飞掠的同时暗自思虑,他此时位于明珠城的东北方向,往南去往明珠城等同走了回头路,会缩小与追兵之间的距离,但姜箐没什么灵气修为,无法自行回返,没办法,只能好事做到底,冒险将她送回去。
担心霪贼跟随在后,姬仇便在高空之中回头观望,回头之后再度皱眉,他虽然没看到霪贼的踪影,却看到了霪贼的气息,他虽然得到了观气术的秘笈,却没来得及演练娴熟,还是先前在无意之间发现观气术可以观察他人气息,根据气息来看,那霪贼一直自林下潜行尾随,此人虽然灵气修为不是很高,但身法却异常玄妙,迅捷非常,始终与他保持着百丈距离。
想到观气术可以观察他人气息,姬仇便举目远眺,想要察看远处有无逆血卫士的气息,但距离稍远便看不真切,正在疑惑,突然想到观气术之中有一种名为凝神诀的法术可以提升自身感官,便回忆口诀,低声念诵,“命魂清明,英魄凝精,吾启法眼,以观本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真言念罢,眼前陡然一亮,三百里内的各种气息尽收眼底,但凡有些许道行的异类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四顾观察,并不见逆血卫士的气息。
姬仇从未去过明珠城,只知道其大概位置,并不知道距此有多远,便出言问道,“去往明珠城需要多长时间?”
姜箐说道,“那恶人二更时分掳了我出来,为了躲避父兄追赶,期间多有圈绕。”
姬仇原本还在疑惑明珠城离此甚远,霪贼掳走姜箐之后为何要等到现在才意图不轨,听得姜箐言语,他心中有数了,霪贼掳走姜箐之后姜钊等人有所察觉,一直在追赶援救,霪贼没有作案的机会。
“我们途中会不会遇到他们?”姬仇问道。
“亦有可能。”姜箐说道。
姬仇没有再问,灵气急催,全速南下。
片刻过后,姬仇发现姜箐的呼吸越发粗重,起初他还以为是因为扛着她凌空飞掠令其呼吸不畅,便换了个姿势,改扛为背,但姜箐的呼吸仍然很是粗重,且面色赤红,额头见汗。
姬仇刚想出言询问,突然想到姜箐此前曾经误吸了霪贼随身携带的药粉,那药粉很可能是乱心之物,此时已经开始起效了。
没过多久,姬仇的怀疑得到了证实,姜箐身上越来越烫,汗如雨下,呼吸短促。
“你没事吧?”姬仇暗暗叫苦,他不懂歧黄之术,也不知道如何给姜箐解毒。
姜箐没有接话。
姬仇又问了一遍,仍不见姜箐接话,便转头回望,只见姜箐鬓发散乱,眼神迷离。
见此情形,姬仇叫苦不迭,那霪贼虽然跟随在后,却是身无寸缕,身上不可能带有解药,而此去明珠城至少也得两三个时辰,姜箐怕是撑不了这么久。
那霪贼所用的药粉药效很是霸道,又过了片刻,姜箐开始神识迷乱,此前她一直竭力避免与姬仇过多接触,而此时竟然紧紧的抱住了他。
万般无奈之下,姬仇突然想到自己在聚窟州曾经以鲜血为姜熙等人解毒,事急从权,死马只当活马医,眉一皱,心一横,自一处山顶落下,划破手腕,将鲜血递进了姜箐嘴里。
姜箐此时还是睁着眼的,但她貌似已经看不清东西了,霸道的药力令其口渴非常,察觉到有液体入口便随即咽了下去。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霪贼得意叫喊,“小杂毛儿,三枝九叶草是无药可解的,只有敦伦一途,不然必死无疑,你是修道之人,做不得这种事情,坏人还是由我来当吧。”
姬仇本就焦头烂额,听得霪贼叫喊,大怒高喊,“你且过来,看我不将你三刀六洞。”
霪贼不接话,只是得意坏笑。
由于不确定自己的鲜血能否起效,姬仇便没有多滴浪费,他之前失血过多尚未彻底恢复,此番不敢大量放血。
简单包扎了手腕,姬仇再度背起了姜箐,对姜箐而言背着的确比扛着舒服,只是苦了老三,被用布带捆了,吊在姬仇的脖子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