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玉面青狐(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一路上那霪贼对姬仇百般辱骂,姬仇憋了一肚子火,哪肯放他从容逃走,大骂发力,穷追不舍。
那霪贼先前之所以一路尾随也并不是霪心不死,而是被姬仇搅了好事,丢人狼狈,想要寻机发难,未曾想尚未去到明珠城姬仇便遇到了姜箐的家人,姬仇卸下了包袱,他便不敢与之再做纠缠,施出身法全力奔逃。
霪贼的灵气修为较姬仇低上不少,片刻过后双方之间的距离已不足百丈,眼见凌空飞掠不占优势,霪贼一头钻进树林,借着树木的遮掩疾行向前。
南方温暖湿润,树木常青,换做他人定然寻不到那霪贼踪迹,但姬仇不久之前刚刚得了观气五术和御气十三诀,可以观气定位,不管霪贼跑到哪里,他自高空都能一目了然。
心中愤怒,哪里还会手下留情,掐捏指诀,念诵咒语,飞掠的同时施出驭雷诀,引得滚滚天雷,轰隆劈击。
一道天雷降下,林中尘土飞扬,木屑四溅,那霪贼疏于防范,被天雷炸飞了出来,围在腰间的草裙也被炸碎,哎哟惨叫,四仰八叉。
眼见天雷只是殃及霪贼却未当头劈中,姬仇暗暗惋惜,与此同时提气加速,想要上前补刀。
未曾想那霪贼虽被炸飞了出来却并未伤及根本,凌空稳住身形,运转灵气又蹿进了树林。
有观气定位之能,姬仇亦不往林下追赶,再度定睛观察,确定霪贼位置,右手隔空指位,又是一记天雷。
有了前车之鉴,霪贼有了防范,在天雷降下之前移形换位,堪堪躲过。
由于躲闪的极为勉强,虽然没被炸飞,却免不得再受殃及,也不知是被飞沙走石崩到还是被乱飞的木刺扎到,下方林中又传来了负痛惨叫。
眼见霪贼的气息仍在林中快速移动,姬仇再度凝神聚气,急速飞掠的同时寻找最佳的动手时机。
也不知道是霪贼有心闪躲还是所用身法本就缥缈诡异,姬仇聚势良久却始终无法精准锁定,这霪贼的移动轨迹并不是一条直线,也不是之字蛇行,而是杂乱无章左右飘忽,召御天雷需要一定的时间,想要精准的击中那霪贼就得留下余量,由于不确定霪贼接下来会往哪里移动,便无法前瞻作法。
仔细观察之下越发感觉这霪贼的身法玄妙非常,虽然移动轨迹很是飘忽,选的也不是直线,移动速度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身法有两大作用,一是远距离的快速移动,二是近距离的腾挪闪躲,两者各执一端,很难兼融,而这霪贼所用的身法在快速移动的同时还兼顾了腾挪躲闪,最主要的是这种身法将两者都催动到了极致,似霪贼这种移动速度,寻常飞禽根本就追他不上,而躲闪亦是玄妙非常,没人能预知其移动轨迹。
观察的时间越长,姬仇心中越是疑惑,一个作恶的霪贼怎么会有如此玄妙的身法?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此人的灵气修为并不高,干的又是作奸犯科之事,若是没有玄妙身法,怕是早就被人给抓住打死了。
尾随姬仇南下之时霪贼一直在叫骂讥讽,此人也是个识时务的,眼见局势逆转,便不敢再骂了,一声不吭,闷头狂奔。
他不骂,姬仇开始骂了,若是在人多的地方他还会有所顾忌,深山密林之中只有他和那霪贼,顾虑尽去,只管骂,宣泄心中怒气的同时也想要将那霪贼逼出来。
但霪贼并不露头,只是自林下向北移动。
姬仇最怕的是霪贼会往西跑,如果霪贼往西去,就可能会遇到逆血卫士,敌人在夜墟的所作所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栽赃陷害,将他自镇魂盟逼走,而他一旦离开镇魂盟,敌人就会立刻动手,之所以自昨晚到现在敌人没有露面是因为他离开镇魂盟之后就全速飞掠,将敌人甩在了后面,如果往西去,很可能会遇到逆血卫士。
考虑到昨晚南下耽搁了时间,径直向北也有可能遇到逆血卫士,姬仇便有意无意的逼着霪贼往东北方向去。
起初姬仇还会降下天雷尝试劈击,但降下了五六道天雷皆未命中也只能作罢,快速飞掠需要耗费灵气,而召御天雷也需要耗费灵气,持续施展驭雷诀会导致灵气入不敷出,只能全力追赶,与对方比拼耐力。
前些天姬仇曾经演练过风行诀,虽然是在地面上移动,风行诀的速度却要快于凌空飞渡,可以与霪贼所用身法一争高下,不过这个念头刚刚生出就被他打消了,因为林下多有荆棘藤蔓,霪贼自其中穿行被划的遍体鳞伤,他可不愿步其后尘,即便要比也得找个空旷处,至少不能荆棘密布。
你跑我追,半个时辰不到二人便到得两百里外,霪贼也发现自己甩不掉姬仇,突然停了下来,高声呼喊。
由于山中风大,姬仇便没听清对方在喊什么,直待对方再次叫喊方才听清对方喊的是“暂停休战。”
“休你祖宗。”姬仇高声骂道。
“大爷要撒尿屙屎,你不能不讲规矩。”霪贼高喊。
听霪贼这么说,姬仇犹豫了,他犹豫有两个原因,一是江湖上的确有这种规矩,不能趁敌人方便时攻击他们,二是胸前的老三一直在哼唧挣扎,很明显它也想解手。
见姬仇停了下来,霪贼急忙用话别他,“你这小杂毛也还讲究,不要靠近,各自解手。”
“方便过后喊我一声。”姬仇飘身落地,将老三放了下来。
他猜的没错,老三的确要解手,而他自己也趁机方便了一下。
他可以脱裤子就尿,老三却不,而是到处闻嗅,寻找中意的地点。
姬仇捆好腰绳,定睛观望,发现霪贼的气息仍在原处,并未趁机逃走。
“小杂毛儿,你叫甚么名字?”霪贼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见霪贼言语之中带着屙屎时的憋气发力,姬仇好生厌恶,“滚一边去,少跟老子套近乎,你死定了。”
“你是怕杀我不死,日后我会去寻仇么?”霪贼激将。
“竖起耳朵听仔细了,我俗家姓姬,道号火雷子,你这不知羞耻的东西又叫什么?”姬仇喝问。
“真名不说也罢,我自己都快忘了,”霪贼说道,“只因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送外号玉面青狐。”
“玉面青狐?”姬仇鄙夷嫌弃,“你那驴脸怕是足有一尺长短,何来玉面一说,身形佝偻猥琐,谈何玉树临风,况且你怕是有五十岁了吧,哪里来的风流倜傥,你快别恶心我了,我给你起个外号吧,驴脸黑狗,如何?”
“小杂毛长了一双狗眼,实话与你说,老子今年不过三十有二。”玉面青狐高声说道。
“八十老太穿红衣,装嫩吧你。”姬仇出言讥讽。
“骗你小王八。”玉面青狐喊道。
“你还敢骂我,我砍死你个老王八。”姬仇拔刀出鞘。
玉面青狐急忙发声制止,“哎哎哎,慢动手,我还没屙完呢。”
姬仇深深呼吸,压制怒气。
“哎,小杂毛,你如此年少,却已晋身截教高功,定然有人提携帮衬,你是哪位仙长的关门弟子啊?”玉面青狐探姬仇底细。
姬仇冷哼说道,“你骂了我一路,现在套近乎晚了点儿。”
“你当真以为我怕你呀,”玉面青狐回以冷哼,“你虽然修为精深,又会法术,却是个没出过门的雏児,比不得我见识广博,你若一直追我,迟早会把自己搭进去。”
姬仇回以冷哼,自包袱里拿了个面饼想要啃吃。
“糟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