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八卦锁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玉面青狐之所以吆喝着解手有两个原因,一是真的要解手,二是他的衣服已经被姬仇烧掉了,身无寸缕,林下多有荆棘藤蔓,他自其中穿梭奔跑,遍体鳞伤,苦不堪言,趁机寻些树叶将自己裹一裹,包一包,浑身上下一片绿,彷如粽子一般。
由于包裹的太过严实,奔跑之际就免不得施展不开,姬仇瞅准机会,再度施展驭雷诀催发闪电,伴随着轰隆巨响,天雷降下,落于玉面青狐身侧,虽然未能取其性命,却将其炸的灰头土脸,狼狈非常,裹在身上的树叶也被尽数震碎,再度原形毕露。
玉面青狐恼羞成怒,牙一咬,心一横,不再一味逃命,手持两把黑色短刀冲姬仇反冲而来。
姬仇虽然习得诸多绝技,却少有施展经验,见玉面青狐竟然狗急跳墙,先是一愣,转而急忙自脑海里将自己所学的技艺和法术逐一想过,近身相搏并不是他的强项,临阵对敌只能依仗三昧真火。
想到此处,便催动灵气疾速俯冲,与此同时暗运三昧真火,聚势双臂,在距地面还有三丈之时灵气催吐,两个偌大的赤红火球破体而出,朝着下方满脸狰狞的玉面青狐疾冲而去。
玉面青狐狗急跳墙,原本是想拼命的,但是见姬仇发出的三昧真火声势骇人,自忖不敌,忙不迭的纵身闪躲。
便是他身法玄妙,又躲的及时,仍然未能全身而退,被其中一只火球殃及,炙热高温瞬时将其烧的浑身通红,毛发尽燃,先前已是身无寸缕,此番更惨,一毛不剩。
玉面青狐痛苦非常,扔了短刀拨头捂裆,蹦跳嚎叫。
眼见玉面青狐受伤,姬仇心中大喜,本想立刻落地补刀,却被自己所发三昧真火的反冲力道弹向高处,待其反运灵气稳住身形,那玉面青狐已经回过神来,慌乱的捡回一把黑刀,向北狼狈奔逃。
经过了此番尝试,玉面青狐知道自己不是姬仇对手,便彻底死心,不敢再度反扑,既然打不过,那就只能骂了,恼羞成怒之下骂的极其下作,不堪入耳。
姬仇原本见他狼狈丢丑,已经不想取其性命了,原打算抓到之后教训一番便放了他,而今见他故态复萌,,大放厥词,再度生出怒气,铁了心要拿住他,便是不杀,也要敲掉他一口黄牙。
玉面青狐边骂边跑,姬仇边骂边追,由于胸前挂了老三,山中的各种蛇虫禽兽都惊惧远避,所到之处虎啸狼嚎,鸡飞狗跳,彷如官兵过境,山贼进村。
担心被姬仇追上,玉面青狐只得使出吃奶的力气死撑硬抗,而姬仇追他倒在其次,担心被逆血卫士寻到踪迹,亦是使出全力,加速飞掠。
为了尽可能的远离逆血卫士,起初姬仇还有意无意的逼迫玉面青狐往东北方向移动,追过几百里后发现玉面青狐貌似在刻意的向东北方向移动。
再追百十里,姬仇心中泛起了疑云,有点儿不对劲儿了,玉面青狐明显是主动往东北方向移动的,而且不是为了躲避他,如果单纯的逃跑,玉面青狐会选择阻碍较少的路径,不会翻山越岭,披荆斩棘的往东北方向去。
到得午后未时,二人都饿了,姬仇自包袱里取出面饼边追边吃,而玉面青狐则抓着几枚途中所摘的野果边逃边啃。
到得此时姬仇已经能够确定玉面青狐是故意往东北方向移动的,玉面青狐这么做肯定有原因,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只有玉面青狐自己知道。
吃过几口面饼,突然想起临行之时笑雷子所赠地图,便取了地图出来快速看阅,南灵荒的东南方向是姜熙等人生活的明珠城,在明珠城的东北方向有一处锁龙井,由于地图是笑雷子仓促画就,便没有标注两地之间的距离,锁龙井是怎样一处所在也没有详细说明,只是潦草的写了句‘八卦阵法,困禁魔龙。’
骂人也会累,到得酉时,二人已经没力气对骂了,只是卯着劲儿比拼脚力,两个人分出强弱高低并不罕见,罕见的是棋逢对手,半斤八两,二人各尽全力也只是势均力敌,跑的跑不掉,追的追不上。
到得傍晚时分,玉面青狐再度呼喊休战,二人相距百丈,各自解手。
担心玉面青狐会跑掉,姬仇在解手时便一直翘首观望,看其气息,解手过后又取了水囊喝水,转而抱起了老三想要重新吊在胸前。
一抱之下发现老三浑身湿漉漉的,这周围并无水潭,傍晚时分也无霜无露,老三身上哪儿来的水?
心存疑惑,便抹了一把凑鼻闻嗅,他未经人事,尿液并不腥臊,但尿终究是尿,还是有味儿的,一闻之后皱眉撇嘴,先前解手之时一直在翘首远眺,没发现老三就在自己附近转悠。
四顾左右,自附近抓了干草擦手,又将老三擦了擦,这才将其吊在了胸前。
刚刚吊好老三,却发现玉面青狐已经先跑了,眼见玉面青狐不守规矩,姬仇对其越发鄙夷,这玉面青狐并不是个光明的对手,卑鄙阴险,霪邪诡诈。
他有观气之能,自然不会跟丢,但玉面青狐之前毕竟先跑了片刻,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大,虽能看到玉面青狐的气息,却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此时太阳已经下山,夜幕逐渐降临,再追几百里姬仇又发现了异常,先前一路上搞的鸡飞狗跳,此番动身竟然不见禽兽惊惧躲闪,这又是何缘故?
此前北上聚窟州的途中笑雷子曾经说过,异类与人一样,都是有固定地盘儿的,道行越深的异类活动的范围越大,一些穷凶极恶的上古异兽甚至能够震慑数百里,难不成这周围有上古异兽蛰伏,玉面青狐正在将他引向虎穴龙潭?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就被他自己否定了,他已经学会了观气术,掐捏了凝神诀之后可以清楚的看到方圆数百里内的异类气息,这片区域还是有禽兽的,也没有道行太过高深的。
疑惑良久,恍然大悟,老三沾到了自己的尿液,掩盖了自身的气味儿,周围的禽兽毒虫闻嗅不到老三的气味,便不再惊慌闪躲。
想到此处,姬仇不忧反喜,所到之处异类躁动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很容易暴露他的行踪,还是这样好,除非逆血卫士来到近处,否则无法发现他的踪迹,而他有观气术傍身,可以在敌人靠近之前发现敌人的气息。
到得二更时分,玉面青狐提气高喊,“休战,睡过再跑。”
“与你一刀,让你睡个爽利。”姬仇高声骂道,不在敌人解手时动手是江湖规矩,但是还没听说有敌人困了累了便要休战的规矩。
玉面青狐也知道自己的要求不会被答应,再度开始讥讽,“若有能耐便追上来与我一刀,奈何你空有精纯灵气却只能在后面追风吃屁。”
“你若有能耐便将我甩脱,枉你活了那么大年纪,蹉跎岁月,霪邪苟且。”姬仇回骂。
一骂一回,二人也就闭嘴了,再行片刻,姬仇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片诡异的红色树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