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四十章 八色树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不远处出现的那片红色树林令姬仇暗暗打起了精神,霜打红叶并不罕见,但是连树干树枝都是红色就不对劲儿了,血红一片,鲜艳欲滴,刺眼之中带着诡异。
心中存疑,便提气拔高,自高处俯望,离地十丈,可见红色树林绵延十几里,其左右的树林分别为黄色和花色。
离地五十丈,可见紧挨着黄色和花色树林的分别是一片绿色和白色的树林,与寻常的草木绿色不同,那片绿色树林并不是生机盎然的绿油油,而是惊心瘆人的绿幽幽。那片白色树林亦是如此,不是如雪洁白,而是如那孝棒纸幡一般的惨白。
将御气凌空催到极致,拔高百丈,此番彻底看清了前方那片树林的全貌,八种不同颜色的树林呈圆形分布合聚,除了之前见到的五种颜色,正北和西北东北还有黑色蓝色和浅黄三色。
颜色如此分明,分布如此有序,稍微懂得阴阳五行的人也知道这片树林是按照八卦布局,联合笑雷子所赠地图上的八卦锁龙一语,姬仇瞬间明白了此处就是传说中的锁龙井。
玉面青狐并未减速,径直朝着前方那片血红树林冲了过去,与此同时再度高声叫骂。
即便玉面青狐没有高声叫骂,姬仇也知道玉面青狐是故意将他引到这里来的,在北上途中他就发现玉面青狐故意偏向东北,之前他还不明所以,现在他终于明白了,玉面青狐之所以故意偏向东北为的就是将他引到这里来。
不过他的明白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他对锁龙井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其中暗藏着何等玄机,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地方必然有古怪,而玉面青狐对这里是有所了解的,将他引过来无疑是想利用此处进行反击或是趁机将其甩掉。
心中犯疑,速度却不曾减缓,片刻过后玉面青狐便冲到了红色树林的边缘,不过玉面青狐并没有径直冲进树林,而是贴着红色树林的边缘向东跑去。
由于不摸底细,姬仇便不敢莽撞,亦不往林中去,而是追着玉面青狐掠向整个八卦树林的东南方向。
不多时,玉面青狐到得红色和花色树林的交界处,所谓花色就是指两种以上颜色混杂而成的颜色,亦称之为杂色,玉面青狐就自红色和花色的交界处冲进了树林。
在玉面青狐进入树林的那一瞬间,气息陡然消失。
见此情形,姬仇急忙捏起凝神诀,但凝神诀捏起,亦不见玉面青狐气息,不过倒是另有发现,在这八色树林的中央皆有淡淡黑气,异类的气息都会呈现不同程度的黑色,有黑气说明八卦树林之中各有一只活物,是不是龙蛇之属目前还不得确定,因为这八道黑气都很淡薄,明显是受到了封印和压制。
迟疑过后,姬仇没有跟随玉面青狐冲进树林,他对这里一无所知,贸然进入很容易遭到玉面青狐的暗算,这片区域约有百里方圆,玉面青狐身在其中可以隐藏自身气息,但是只要玉面青狐离开这片区域,还是会有气息显露,与其以身犯险,倒不如守株待兔。
先前一路狂奔,姬仇也多有劳累,此番终于得到喘息之机,便四顾观望,见西北方向有处高山可俯览八面,便飞掠而至,自高处寻了一处隐蔽所在,放下老三,喘息回神。
老三饿了,蹲坐在姬仇旁边抬头看他,老三毕竟不是狗,不会摇尾讨食,看着姬仇的眼神之中虽有善意却无谄媚。
姬仇取了食物喂它,转而拔掉水囊的木塞喝水解渴,与此同时四顾观察,他目前所在的这座山峰是周围最高的一座山峰,却也无法将八卦阵法的全貌尽收眼底,究其根源还是山不够高,先前凌空观察,十丈,五十丈,百丈,看到的景象各不相同,人生亦是如此,随着阅历的增多和心智的提升,同样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段对同一件事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而身处不同高度的人对于同一件事情也会有不同的理解,想明白了这一点,以后就不太容易与他人发生争执了,倒也不是有意的去追求中庸,而是明理豁达,不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他人,对于玉面青狐这种败类,还是要打的,不对,这狗东西先前骂的那般难听,便是砍杀了也不过分。
八卦阵法的范围方圆不过百里,这样的距离便是不捏凝神诀也能看到玉面青狐的气息,当然前提是玉面青狐跑出来。
他对于阴阳五行是有所了解的,当年镇魂盟的三位修士前往云阳城挑人时他回答的就是这类问题,不过他对阵法并不熟悉,恰好随身携带了一些道家书籍,便取出一本与八卦有关的随手看阅,希望能够触类旁通。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老三进食过后自他身边不远处趴伏了下来,见它趴伏之处多有硬物,姬仇便自附近寻了些干草为其铺垫,人与人也好,人与异类也罢,情义都是点滴积累的,谁也不傻,是不是真心对别人好,人家都能感觉出来。
一直到三更时分,玉面青狐的气息都没有再出现,这家伙灵气修为不高,之前的长途奔袭必然令其疲惫非常,终于得到喘息之机,必会趁机休息,恢复体力和灵气。
虽然可以夜间视物,独处深山还是令姬仇有些发毛,除了八卦阵法里困禁的那些异类,周围竟然一只活物都没有,别说飞禽走兽了,便是夜虫蚊子都见不到一个,周围一片死寂,静的怕人。
一天一夜没合眼了,姬仇也有些困了,但他不敢睡的太死,因为他知道逆血卫士随时可能追上来,而天诛遣派过来追杀他的逆血卫士一定不同于普通的逆血卫士,只要短兵相接,必定凶多吉少。
揣着不安打了个盹儿,姬仇再也睡不着了,担心逆血卫士追上来是其一,担心玉面青狐在其睡着的时候跑掉是其二,此时是五更时分,天色尚未大亮,姬仇起身之后想要前往八卦树林边缘探查一番,起初他是想将老三留在这里的,因为巡视过后他还会回来,但是转念一想,不成,万一逆血卫士追来或是玉面青狐逃走,他必须立刻动身,将老三留在这里还要折回来接它。
但是将老三挂在胸前之后他又改变了主意,那锁龙井里封印的很可能是妖龙,万一感受到老三的气息或是闻嗅到它的气味,发起飙来,徒增变数,还是将老三留在这里比较妥当。
想到此处,又将老三放了下来,担心它会惊慌乱跑,便将包袱也留下一个,他随身携带了好几个包袱,多为干粮,留个包袱在此,老三便知道他还会回来。
他是自西侧靠近阵法的,先天八卦和后天八卦分别对应不同的颜色,此处为先天八卦,乾为蓝,坎黑色,艮黑黄,震为绿,巽为花,离为红,坤为黄,兑为白,在乾卦所在的蓝色树林外围,姬仇发现了一块位于杂草藤蔓掩盖下的石碑,石碑高丈许,宽五尺,扯掉其上攀附的藤蔓,石碑上的文字显现了出来。
由于年代异常久远,石碑上的文字已经很是斑驳,但大致还能看清石碑上的内容,仔细看阅之后,姬仇恍然大悟,他先前猜测无误,此处就是传说中的锁龙井,里面封印的也的确是龙,不过不是妖龙而是魔龙,当年有八条魔龙为害九州四方,成绪子,乙真子等七位金仙以玄铁之精铸造千丈铁索,取葵阴之水和石中云母建造了八座巨大的锁龙井,锁龙井一成,天降阵法,自成八卦,互生互克,将八条魔龙永远囚禁于井下。
女子月事名为天葵,初事称初葵,葵阴者,极阴也,故此葵阴之水泛指极阴之水,而云母乃至阳辟邪之物,道人画符所用朱砂之中就有云母添加。一阴一阳,自成平衡,只有平衡,才得长久。
虽然知道了锁龙井的来历,姬仇仍然不敢擅自闯入,因为石碑上并没有提及阵法如何出入,也没有提到进入阵法会有什么后果,只说此处危险至极,闲人勿入,远避为安。
他倒是不想进去,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玉面青狐进去了,最要命的是他不知道玉面青狐对锁龙井周围的八卦阵法了解多少,也不知道玉面青狐是想进去暂时躲避,还是想释放魔龙趁乱反击。
沉吟过后,感觉玉面青狐释放魔龙的可能性不大,根据石壁上的文字来看,锁龙井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出现了,若是轻易就能释放魔龙,锁龙井早就不复存在了,再者,玉面青狐没什么灵气修为,倘若魔龙脱困,最先倒霉的就是他本人,综合权衡,还是前者的可能性大,玉面青狐就是想进去躲一躲,如果他跟了进去,也有被困住的可能。
想到此处,便打定了主意,不进去,就在外面等,这附近没什么可吃的东西,玉面青狐在里面也没东西可吃,而且自外面远眺观察,阵法内部也没有河流水源,玉面青狐在里面也没水解渴,待不了多久就得跑出来。
回到远处,吃了些干粮,然后继续翻看经书,念诵经文是道士的必修课,他已经晋身灵寂,辈分又高,乃截教高功法师,身为高功法师如果连经都不会念,岂不是贻笑大方。
等到中午时分,姬仇有些急了,不是他年少浮躁没有耐性,而是自己耽搁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再等下去追兵很可能会追来。
若是出于自保考虑,舍了玉面青狐远行躲避无疑是上策,但是就此放过玉面青狐他又心有不甘,这玉面青狐当真可恶的紧,先前一路恶毒谩骂,不严加惩戒,难消他心头之恨。
俗话说箭射出头鸟,刀砍地头蛇,平心而论玉面青狐之所以如此惹他愤怒倒也不是因为其作奸犯科,而是玉面青狐骂了他一路,除了出头的鸟儿和趴在地头儿的蛇,嘴不老实也很容易招灾挨打,一想到玉面青狐先前骂他的那些言语,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行,不能放过这狗东西,继续等。
耐着性子等到下午申时,姬仇又坐不住了,开始思虑对策,他自外面可以看到阵法内部的那片区域,地势比较平坦宽阔,中心区域是藏不住人的,玉面青狐一直没有出现,很可能是躲在了内侧边缘,今日刮的是西风,此时太阳在西面,玉面青狐很可能躲在西侧树林,他身上带有火捻子,可否放上一把火?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就被他自己给打消了,锁龙井存在好多年了,若是因为自己放火导致了魔龙脱困,那他就成千古罪人了。
就在踌躇犹豫之际,一瞥之下发现西侧天际出现了一些细小黑点,起初他还以为是被阳光照花了眼,待得捏起凝神诀定睛细看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看花眼,西侧天际的确有一片黑点儿,距此约有四百到五百里。
见到黑点儿,姬仇心中一凛,糟糕,敌人很可能追上来了。
由于距离实在是太远了,他便看不清那片黑点儿都是什么,不过随着距离的缩短,他隐约看到了飞禽扇动翅膀的动作,不是鹮鹤之属,是逆血卫士骑乘的血蝠。
大事不好,赶紧跑。
想到此处,急忙背上包袱,挂好老三,刚准备动身,一瞥之下发现玉面青狐的气息出现在了阵法北侧,正在快速向北移动。
见此情形,姬仇大喜过望,急忙圈绕跟上,自后面尾随追赶,逼着玉面青狐往北窜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