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追兵在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担心被自西面赶来的逆血卫士发现踪迹,再度凌空飞渡姬仇便紧贴树梢,观气术不是每个人都会的,只要逆血卫士看不到他的身影,便无法对其进行追踪。
玉面青狐原本还心存幻想,寄希望于姬仇知难而退,抽身离去,未曾想他竟然自锁龙阵法外面等了一天一夜,此举说明姬仇是铁了心的要与他死扛到底,不拿住他是绝不会罢休的。
想到这些,哪里还敢懈怠放松,强打精神,全力奔逃,先前自阵法内躲了一天一夜,姬仇倒是有吃有喝,而他却是粒米未见,滴水未进,口干舌燥,连骂人的精力都没有了。
他不骂,姬仇也不开口,虽然此时与逆血卫士相距甚远,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不要出声的好,尽快拉开距离,甩掉逆血卫士。
仔细想来用甩掉来形容实则也不太贴切,因为那群逆血卫士是自西面赶来的,而他先前是追着玉面青狐自西南方向赶来此处的,如果逆血卫士一直跟在他的后面,便会自西南方向赶来,而不会自正西出现,逆血卫士自正西出现说明它们没有咬住他,是根据他离开镇魂盟之后的移动方向进行追踪的。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逆血卫士知道他所在方位,是抄近路赶过来的,但是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他是孤身一人,没有同行之人与它们通风报信,而玉面青狐的出现属于突发情况,不太可能是敌人有意安排,最主要的是如果玉面青狐与逆血卫士是一伙儿的,他就不会在逆血卫士赶来之前离开阵法。
此时是日落时分,二人径直向北,很快赶出了二三百里,在追赶玉面青狐的同时姬仇不时转头回望,根据气息来判断逆血卫士所在位置,由于双方的距离一直很远,便无法通过它们的气息确定它们的灵气修为,因为逆血卫士的气息与异类一样,都是黑色,其真实的灵气修为混杂在黑色之中,离的太远很难分辨确认。
不过通过对它们气息的观察可以确定它们的移动轨迹,逆血卫士一直是往东移动的,这说明逆血卫士并没有发现他,赶到锁龙井之后,逆血卫士的气息停留在了那里,没有再移动。
发现追兵停留在了锁龙井,姬仇暗道糟糕,他此前自锁龙井附近停留过,追兵或许找不到他歇脚之处,却很可能寻到那处石碑,而石碑上的缠绕的藤蔓被他扯掉了,那群逆血卫士会通过这一点发现他曾经去过那里。
随着双方距离越拉越远,逆血卫士的气息也越来越模糊,如果没有追赶玉面青狐,姬仇一定会停下来进行观察,确定逆血卫士接下来的移动轨迹,但是此时他正在追赶玉面青狐,若是停下来,玉面青狐就会趁机跑掉。
就在彻底看不到逆血卫士气息之际,逆血卫士的气息开始移动,是向北移动的。
见此情形,姬仇眉头大皱,他采用的是凌空飞渡,不会留下痕迹,但是玉面青狐是自地面移动的,逆血卫士追踪的很可能是玉面青狐自地面上留下的痕迹。
虽然逆血卫士追错了人,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也在追玉面青狐,逆血卫士追踪玉面青狐,等同误打误撞的在追他,除非他放弃对玉面青狐的追赶,否则无法甩掉逆血卫士。
夜幕降临之前,逆血卫士的气息彻底看不到了,权衡过后,姬仇决定继续追赶玉面青狐,这家伙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单凭几口野果撑不了多久,待其体力耗尽,只能束手就擒,届时是打是杀就全在他一念之间了。
此外,玉面青狐是自地面移动,线索都留在地面上,追兵自地面上寻找线索来判断移动轨迹是需要时间的,只要他一直追着玉面青狐跑,逆血卫士就永远追不上他。
二更时分,阴天了,随之起风,三更下雨,不管是逃命的一方还是追赶的一方,下雨都不是好事,出行时他带了一块油布,但油布不大,罩不住全身,无奈之下只得将包袱转到胸前,以油布将包袱和老三裹了,包袱里都是干粮,打湿了很容易腐坏。
下雨之后地面湿滑,玉面青狐的移动速度大受影响,但下雨也会影响气息的观察,好几次姬仇都险些跟丢。
四更时分,玉面青狐的移动路线发生了偏移,略微偏向西北,追了这么久姬仇已经对玉面青狐有所了解,玉面青狐路线的改变说明他再次有了既定的去处。
由于正在下雨,便不敢拿出笑雷子所赠的地图进行查看,不知道玉面青狐又要闹什么幺蛾子,便打起精神,全神戒备。
四更过半,雨中出现了一处村寨,这是一处土人居住的村寨,位于两座山峰之间的空旷区域,村落不大,但也不是很小,土木草屋加在一起过百间。
由于先前自锁龙井玉面青狐先行了一步,此时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到了八里左右,当姬仇看清远处有一座村寨时玉面青狐已经闯进了村子,惊得鸡鸣狗叫。
姬仇知道玉面青狐进村是为了寻找衣物和食物,便加速前往试图阻止,只可惜由于下雨的缘故,观气术不甚灵光,待其寻到玉面青狐闯入的屋子,玉面青狐已经破窗逃走,灶下的锅盖已被掀开,储存食物的柜橱也被打开,床上一个妇人正抱着一个吐血的男子惊慌呼喊,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自一旁嚎啕大哭。
练气习武之人首重德操,最忌恃强凌弱,眼见玉面青狐对寻常土人亦痛下杀手,姬仇杀机大起,纵身跃出,凝神观气,加速急追。
想到随后逆血卫士可能会追到这里,在追赶玉面青狐的时候姬仇便大声呼喊,只道妖魔很快便至,众人当及早离开,远避躲祸。
为了寻找食物和衣物,玉面青狐先后闯入了三户人家,但凡有人阻止,便痛下杀手,连拴在屋前的狗都不放过,此人作奸犯科多年,狡猾诡诈,姬仇每每迟慢一步,玉面青狐总能在他赶到之前脱身逃走。
由于姬仇一直穷追不舍,玉面青狐也不敢耽搁,得了食水衣物之后立刻仓促逃离,先后不过百滴水的工夫。
村寨有几条通往山中的道路,玉面青狐便沿着山路向北逃窜,此时双方之间的距离已不过百丈,姬仇心中气怒,便不再凌空追赶,而是掐捏风行诀,自地面上奋起直追。
玉面青狐所用的身法堪称绝技,此人作奸犯科多年却没有被人抓住,依仗的就是这套身法,事实证明风行诀的确有与这种身法比肩争雄之力,但也只在伯仲之间,优势并不明显,加上这条路玉面青狐曾经走过,较为熟悉,知道何时拐折,姬仇用尽全力,也只是将双方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五十丈。
眼见霪贼就在眼前,姬仇情急之下兵行险着,改捏驭雷诀,于狂奔之际冲着玉面青狐降下了轰隆天雷。
由于玉面青狐身法诡异,这记天雷仍然未能直接命中,而姬仇也没奢望直接命中,只求自其身旁炸响,令其移动速度略有减缓。
天雷降下,土石飞溅,由于近在咫尺,玉面青狐便被天雷震的歪斜跌撞,姬仇趁机加速,施出御气移山诀凌空抓拿。
外延的灵气彷如延长的手臂,亦有知觉反馈,察觉到抓住了玉面青狐,姬仇心中狂喜,但是不等心中的喜悦蔓延扩散,玉面青狐突然发力旋身,用了金蝉脱壳之法舍了刚刚套在身上的外衣,光身挣脱。
失之交臂,姬仇好生懊恼,但他招式已经用老,想要再度补招已经来不及了,而玉面青狐也发现自山路上自己不占优势,顺势冲进了路旁树林。
林中黑暗泥泞,多有蛇虫,姬仇不愿涉足,只得提气拔高,重回空中,自空中继续尾随追赶。
此时东方已经放亮,雨势也已经减小,先前他之所以敢施展驭雷诀是因为下雨天打雷比较常见,即便逆血卫士自远处听到也不会多想,但有其一不能有其二,频繁作法很容易将逆血卫士引来。
南方多雨,且下雨之后会很快出太阳,身上的衣服来不及晾晒,穿在身上黏糊糊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无奈之下只得以三昧真火发热烘烤,浑身上下雾气腾腾。
不过与自前面亡命奔逃的玉面青狐相比,姬仇的情况还算好的,玉面青狐此时浑身上下全是泥巴,先前抢到的衣服也被姬仇扯了去,而今只剩下一条牛鼻短裤,手里还抓着个布包,看那布包样式应该是个褂子,不过里面装着抢来的食物,若是穿上褂子,食物便无法携带。
上午巳时,玉面青狐再度高喊解手,想到其昨晚伤及无辜,姬仇本不想答应,但是他可以憋着,老三憋不住,小东西尿脬小,憋不住尿。
在玉面青狐解手之时,姬仇屡次生出趁机靠近的念头,这家伙当真不是好人,没必要对其讲道理讲规矩。
但最终他还是压下了这个念头,哪怕敌人卑劣,也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人就是好人,不能为了对付坏人而将自己变成坏人,不然就是本末倒置,自毁德操。
再次动身,玉面青狐已经穿上了褂子,手里拿了个草包,里面包的应该是食物。
该说的之前都说过了,能骂的也不知道骂过多少回了,动身之后二人只是闷头疾行。
姬仇的心情很不好,他原本是想耗死玉面青狐的,但此时玉面青狐得了衣服,自林下奔跑不再似之前那么难受了,他还得了食物,吃过东西之后力气也随之恢复,看来短时间内是耗不死这狗东西了,二人之间的追逐势必旷日持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