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张冠李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不止姬仇心情沮丧,跑在前面的玉面青狐也是郁闷怏怏,眼瞅着姬仇是铁了心的跟他耗上了,被一个灵寂期的高手咬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哪怕这个灵寂期的高手是个毛头小子。
狂奔飞掠的同时二人各自思量,姬仇想的是怎么追上玉面青狐,而后者想的则是如何甩掉姬仇,不过看姬仇这架势是不会中途放弃的,打又打不过,想要摆脱姬仇,只能设计谋害。
除了犯愁如何拿住玉面青狐,姬仇在飞掠之时还在为先前经过的那处土人村寨担忧,用不了多久逆血卫士就会寻到那里,也不知道土人会不会听他的话尽早避开。
临近中午,玉面青狐再次改道西北,姬仇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却知道此处应该是长州西北,若是再往西去就会进入中州地界,而云阳城就在中州的中心区域。
玉面青狐自然不会往云阳城去,进入中州之后立刻笔直向北,这里是中州的边缘地带,没有很大的城池,只有一些小镇和村落,既方便玉面青狐获取食物,又不会过分暴露自己的行踪。
进入中州之后地势变的较为平坦,高山大川少了许多,路上也会不时遇到行人。
对于中州的情况姬仇就相对了解了,看玉面青狐的移动方向,很明显是想渡江往北方去,如果中途不休息,二人半夜时分就能渡江过河。
下午未时,玉面青狐冲着不远处的一处镇子去了,姬仇知道他要前去抢夺衣服和食物,便不敢跟的太紧,若是玉面青狐不能从容抢夺,很可能会再度伤人。
玉面青狐自前面跑,姬仇自后面追,进入镇子之后玉面青狐果然开始沿街抢夺,由于事发突然,沿街摊主也来不及反应,来不及反应便来不及阻止,来不及阻止玉面青狐便没有伤人的必要。
眼见镇子上有不少人,姬仇突然想起一事,反正自己是铁了心要抓住玉面青狐,而他只要跟玉面青狐在一起,逆血卫士就能找到他,行踪已经没有秘密可言,既然如此,不妨趁机洗清敌人先前栽赃的霪贼恶名。
想到此处,在追赶的同时便高声喊道,“玉面青狐,我劝你莫做困兽之斗,束手就擒,也省得道爷奔波劳累。”
玉面青狐此时正在前面抢东西,听到了姬仇的呼喊亦无暇回话。
姬仇再喊,“你霪人.妻女,杀生害命,道爷自南灵荒追你至此,岂能容你逃脱。”
玉面青狐哪知道姬仇在张冠李戴,只当他说的是掳走姜箐一事,此事的确是他干的,而且他也的确杀了村寨的土人,姬仇这般喊也没有冤枉他,不疑有他,便不予理会。
沿街的商家店主听得姬仇呼喊,这才知道玉面青狐是个穷凶极恶之人,纷纷离开摊位惊慌躲闪,如此一来反倒便宜了玉面青狐,拎着抢来的口袋将可能会用到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往袋子里装。
姬仇又道,“我已习得截教观气术,你便是剃发易容东躲西藏也逃不过道爷法眼,霪贼真凶,休走。”
姬仇在呼喊之时刻意加重了截教观气术,剃发易容,霪贼真凶这几个字眼,因为当日自夜墟嫁祸给他的那个人就是易容成了他的模样,提到易容和霪贼真凶的字眼儿,在外人看来他就是找到了当日栽赃给他的真凶,之所以要加上剃发二字是为了避免玉面青狐起疑,让他闭嘴背锅,至于提到截教观气术乃是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如此一来,他日传扬出去,世人就会认为他已经找到了栽赃嫁祸的凶手并一直在全力追捕,加上玉面青狐本来就是个霪贼,之前又自明珠城掳走过姜箐,而明珠城离夜墟也不是很远,嫁祸此人最为合适。
玉面青狐哪知道姬仇打的什么算盘,但他可不是主动剃发的,他的头发眉毛是被姬仇的三昧真火烧没的,听姬仇提及此事,免不得恼羞成怒,大声回骂,“你莫要大呼小叫,这山野小镇,你喊不来帮手,你若有真本领早就拿住我了,又怎会在后面跟风吃屁。”
听得玉面青狐回应,姬仇不怒反喜,单是他自己呼喊可信度不高,而今玉面青狐回骂讥讽,等同间接承认了他先前喊的都是事实。
不多时,玉面青狐背着口袋跑出了镇子,姬仇随之离开,此时他心情大好,要知道夜墟一事乃是逆血卫士恶意栽赃,他便是跑到天涯海角也寻不到真凶,这下好了,玉面青狐跑来背锅,正愁抓不到青蛙呢,跑来个蛤蟆。
不止姬仇心情大好,玉面青狐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他终于搞到一双合脚的鞋子了,还搞了不少衣服和半包干粮,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不用为衣食犯愁了。
自午后至入夜,每逢遇到村庄小镇,姬仇都会高声呼喊,但他却不再喊的那般详细了,只喊霪贼休走,搞的所到之处所有人都知道一个小道人在追霪贼。
玉面青狐哪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只当他追自己不上,想要呼喊求助,每每讥讽嘲笑,一副得意嘴脸。
半夜时分,前方出现了宽大的江河,见到江河,玉面青狐并不减速,加速前往,催动身法,踩波踏浪向对岸冲去。
难得遇到如此空旷的区域,姬仇急忙掐捏指诀,念诵真言,施出驭雷诀降下了天雷。
姬仇作法之初就知道自己劈不中玉面青狐,事实上他也的确没有劈中,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天雷劈中水面之后玉面青狐突然发出了凄厉惨叫,与此同时高高弹起,自半空一阵痉挛之后,浑身僵直的跌落入水。
突如其来的变故很是出乎姬仇意料,迟疑片刻飞掠上前,只见那玉面青狐正漂浮在水面上,随着滔滔东去的江水向下游漂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先前的天雷明明没有击中他,为何玉面青狐会突然僵直落水,难不成是诱敌之计,想要引他上前?
但转念一想,也不对,玉面青狐先前好不容易抢了些干粮衣物,落水之后装衣物干粮的口袋随之脱手,他如何舍得?
心中存疑,便不敢贸然上前,但是见玉面青狐随着江水漂向下游且时沉时浮,又感觉他不似耍诈,而且玉面青狐此时肢体僵直,活脱一个被摔死的大蛤蟆,怎么看都不像是装出来的。
下游不远处就是激流漩涡,若是再不出手,怕是玉面青狐会葬身江底。
情急之下顾不得多想,俯冲近水,探手将玉面青狐自水中抓了起来,玉面青狐并未暴起突袭,这家伙是真的晕死过去了。
虽然想不通所以然,姬仇仍然将玉面青狐带到了江河北岸,寻了处平坦区域将其放下。
放下玉面青狐之后姬仇就开始后悔了,他原本就打算取玉面青狐性命,好像没有救他的必要,救了再杀岂不是多此一举。
但不管怎样,已经救了,但救了之后再怎么做?这家伙已经晕死过去了,趁机再给他一刀?
不成,太不光明了,踌躇过后还是决定先不杀,封点穴道他不是很擅长,担心点错把玉面青狐给点死了,便不敢乱点,只是封了玉面青狐的丹田重穴,这个穴道死不了人,却可以让玉面青狐无法催动灵气。
点过之后还不放心,又割了布条反捆了玉面青狐的双手,然后拎着他往北面林中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