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狐朋狗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眼见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姬仇好生气恼,他还是低估了玉面青狐,似这等贼人宵小又岂是几根布条所能捆住的,若是早些下手,不与其婆妈啰嗦,此时已经敲断了玉面青狐的胳膊远走高飞了,只要不跟玉面青狐在一起,后面的追兵就找他不到,此番倒好,不但跑了这霪贼,被逆血卫士找到的可能也大大增加了。
心中窝火,便边追边骂,只道不该将这卑鄙小人自水中捞出来,让他淹死才好。
玉面青狐学聪明了,自忖不是姬仇对手,也担心会再次被姬仇抓住,唯恐增加仇恨,便不再与姬仇对骂,任凭姬仇如何讥讽谩骂,只是一声不吭,闷头窜逃。
再次动身不久,东方便放亮了,跑出百十里后再次遇到了镇子,玉面青狐之前抢来的东西都在过河时遗失了,便再次冲进镇子,沿街抢夺了一番。
补充了给养,玉面青狐直接改道正东,眼见玉面青狐变道突然,姬仇急忙取出笑雷子所赠地图快速看阅,二人目前应该位于中州北端,往西就是万里驰道,万里驰道是北方交通枢纽,多有车马行人,往北就是沅州所在,往东是较为偏远的青州地界,那里地势险恶,多有高山大川,看来玉面青狐不想往人多的地方去,还想往山里跑。
上午辰时,玉面青狐自中州东北边缘的一处村寨进行了最后一次抢掠,抓了几只鸡拎在手里,一头钻进了青州密林。
姬仇从未来过青州,不过在云阳城的时候也曾经听人说起过青州的一些情况,青州多为茫茫林海,地广人稀,青州有两样东西比较出名,实则也不能称之为东西,因为他们都是活物,最出名的是青州修士,青州之主镇元子深谙天道,秉承大道自然,清静无为,而青州的修士也多受其影响,不问世事,勤于修行,由于心性笃定且常年避世,青州修士的灵气修为普遍较高,在轩辕黄帝一统天下的战争中青州修士是黄帝修士团的攻坚先锋,足见其修为之精深,法术之高玄。
除了青州修士,青州还有一种神秘的生物,那便是青丘狐族,相传青州狐族为异类灵长,雌为白,雄为黑,精擅变化,雄者化男英俊威武,雌者化女美丽娇媚,随着道行的提升,青丘狐族的尾巴数量也会随之增多,最多可得九尾。
担心逆血卫士会追来,每隔一段时间姬仇就会掐捏凝神诀回顾观望,逆血卫士未曾发现,却发现了不少隐居山中的练气修士,这些修士居住的很是分散,彼此的清修之处大多相距百里以上,没有毗邻为伍者。
发现山中有修士存在,姬仇便有意无意的将玉面青狐往修士隐居之处追逼,玉面青狐是不会观气术的,哪里知道姬仇在想什么,他也不知道山中修士都在何处,直待自修士们清修的洞口跑过,听到姬仇高喊‘霪贼休走’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姬仇是希望这些修士能够闻声而动,出手拿他。
姬仇的确是希望隐居山中的修士能够出手帮忙,只可惜白日里接连自几个修士隐居的洞府前跑过,里面的修士却并未出手,有些甚至不会出洞察看。
几番尝试,玉面青狐已经摸清了他的路数,不再被动改变移动方位,若是换做之前,他定会出言嘲笑和讥讽姬仇,但有了前车之鉴,他便有所收敛,姬仇既然能够抓他一次就可能抓他两次,一味的乱骂讥讽,万一再落到姬仇手里,定然会吃不了兜着走,既然打不过,那就老实点儿吧。
日夜不休的长途奔袭,换成谁也受不了,玉面青狐最终改变了策略,一边奔逃,一边冲姬仇赔不是,起誓赌咒会改过自新,他已经发现了姬仇的弱点,那就是心软,对于这样的对手,态度越强硬自己越倒霉。
姬仇虽然少有阅历,却并不愚钝,知道玉面青狐用的是缓兵之计,哪肯信他,亦不理会,只是强打精神继续追赶。
即便姬仇并不理会玉面青狐,玉面青狐也没有恼羞成怒,而是继续服软说好话,之所以这般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知道恼羞成怒自己没有好果子吃,二是在他认错之后姬仇追他不再似之前那么急了,此前他需要全力加速才能保持二人之间的距离,而今降速三成,姬仇也没有趁机拉近,他不用似之前那般玩命加速了。
实则姬仇也发现了玉面青狐的移动速度有所减缓,但他也懒得加速了,因为他一加速,玉面青狐肯定也会加速,既然追不上,那就这么耗着吧,他也能趁机喘口气,回回神。
虽然有所放松,姬仇也没有轻敌大意,玉面青狐是一直往东跑的,这说明他是有着明确去处的,根据玉面青狐的移动方向来看,这家伙很可能想去青丘,也就是狐族所在地界。
想到玉面青狐的外号里有青狐二字,姬仇便怀疑此人与青丘狐族是不是有什么关系,不过有一点他能确定,那就是玉面青狐是人而不是狐狸,因为他的气息是人类气息。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姬仇捏诀观气,发现前方数百里内不再有隐居修士的气息,异类的气息开始增多,不过没有道行很深的,观气术是可以根据对方气息确定对方本体的,那些异类之中有狐狸,却不多,也不是什么奇异品种,只是灰黄草狐。
有了前车之鉴,玉面青狐会尽量避开有水的区域,他不知道姬仇用了什么样的法术,却知道与水有关。
二更时分,玉面青狐突然发声,“哎,小道长,你当真非要置我于死地?”
玉面青狐很识时务,自破庙侥幸逃走之后姬仇在其口中便由小杂毛变成了小道长,俗话说恶拳不打笑脸人,虽然知道玉面青狐不是真心悔改,但是在其哀求请罪之下,姬仇还是心软了,“你此时站住,我便留你性命,只打断你双臂,如何?”
“那可不成,断了双臂,我如何谋生糊口?”玉面青狐连连摇头。
“那就打断一只,小惩大诫。”姬仇也着实跟累了。
“那也不成,”玉面青狐说道,“既然你执意伤我,我只能力求自保,若是与你设置阻碍,你可莫要怨我。”
对于玉面青狐丑话说在前头这种行为姬仇还是颇为赞赏的,当然他也知道玉面青狐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心胸坦荡,而是担心再次被俘之后会遭到他的报复。
“你想如何与我设置阻碍?”姬仇高声说道,“可是前往青丘向狐族求助?”
“你怎么知道?”玉面青狐很是意外。
姬仇说道,“你抓了两只鸡随身带着,我这般追你,你哪有时间拔毛烧烤,定是要送给狐族寻求帮助。”
“我只为自保,你可莫要怪我。”玉面青狐间接承认。
“有本事尽管使出来,”姬仇说道,“实话与你说,你既然不再大放厥词,我便懒得杀你,但打断你的手臂势在必行,你若束手就擒,就打断一只,你若被我拿住了,就打断两只。”
听得姬仇言语,玉面青狐安心不少,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被打断双臂,性命肯定是保住了,担心姬仇会反悔,他便高声说道,“我若设法拦你,也会事先告知,让你有所准备,这是咱们的君子协定。”
“你一个无恶不作的霪贼,也敢自称君子,当真不知羞耻。”姬仇出言讥讽。
玉面青狐不再接话,突然加速,往东北方向疾冲而去。
观气术的施展是不需要掐捏指诀的,但想要看的更清楚则需要掐捏凝神诀,掐捏了凝神诀之后可以看得更远,甚至连隐藏在山洞里的活物气息都能看到,不过受到山体阻隔,看的肯定没有那么清楚,水下的目标也是如此,水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阻隔观气效果。
随着距离的临近,姬仇发现远处的山上出现了一群异类气息,足有几十道,大部分道行粗浅,只有两道异类气息鹤立鸡群,黑色是异类气息的主色,灵气修为的颜色是副色,那两道异类气息黑中带玄,由此可见那两只异类乃为空冥高阶,比他的灵寂初期只低了一阶。
通过气色也可以分辨出异类的种属,远处山中的那些异类种属驳杂,厉害的两个异类都是犬属,一只是狐狸,另外一只应该是狼,也可能是狗。
到得十里之外,姬仇看清了山中的情况,那是一座高耸的石山,山上怪石嶙峋,草木并不多,山腰处有一棵参天大树,宽大的树冠覆盖了方圆数十丈,在树下有一座依山而建的大宅子,里面有光亮传出,很明显玉面青狐就是冲着那里去的。
到得近处,姬仇听到宅子里传来了曲乐之声和男女嬉笑之声,院子外面有几个化身人形的喽啰往复巡逻,那巡逻的异类认得玉面青狐,见他来到,主动与他打招呼。
玉面青狐冲进宅院高声呼喊,“黑兄,黄兄,兄弟落了难,快救我一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