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北境古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玉面青狐本想与姬仇并肩前行,但姬仇不齿他的人品,不屑与其为伍,便故意慢走落后,与玉面青狐保持着两丈以上的距离。
二人此时行走在通往外城的主道上,路面约有两丈宽窄,与城门等宽,可能是出于防滑目的,地面是以不同材质的岩石铺就的,这些石块以黑色的居多,大小不一,行走其上不甚平坦,由于落寒城建成已久,在车马行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踩踏之下,不管是较大的石块还是较小的石子儿,都被磨去了棱角。
玉面青狐已经发现姬仇并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为了消减姬仇对他的仇怨,便努力扮好向导的角色,冲姬仇讲说落寒城的情况,包括城中规矩,包括异族的情况,也包括哪家客栈住着舒坦,哪家酒肆酒菜美味。
姬仇唯恐过往的路人将他与玉面青狐视为同伙儿,便自顾行走,并不接话,任凭玉面青狐自前面喋喋不休,自言自语。
前行不久,前方出现了一座很大的驿场,那里是贩夫走卒暂时储存货物,寄养牲畜的地方,外面围着篱笆,里面是包括骡马在内的各种牲畜。
尚未靠近驿场,驿场里寄养的牲畜便开始受惊躁动,吼叫嘶鸣。
旁人不知道缘由,姬仇却是知道的,不消说,这是牲畜闻嗅到了老三身上的气味才会如此惊慌。
唯恐引起恐慌,姬仇急忙拿出剩下的咸鱼往老三身上蹭,这些咸鱼是他自青州背过来的,时间一长,腥味更重,不过咸鱼的气味貌似掩盖不了老三身上的气味,不远处驿场里的牲畜嘶吼的越发大声,有几只不知名的负重巨兽也可以仰头吼叫,声音异常洪亮,彷如击鼓撞钟。
如果周围没人,姬仇也能解开腰绳给老三来上一泡,但周围到处都是人,哪能随便脱裤子,情急之下突然发现了救星,不久之前这里刚刚下过雪,路上有不少积雪,积雪之中有一片黄色便溺的雪块儿和骡马粪球儿,姬仇四顾无人,侧身抓起了那块带有骡马尿液的雪块儿,行走的同时悄悄的往老三身上涂抹。
事实证明这个办法是有效的,尿液气味很重,动物通常用撒尿来标识领地,往老三身上涂抹了骡马尿液之后,驿场里的牲畜逐渐安静了下来。
玉面青狐行走之时频频回头,见姬仇一直在往驿场方向眺望,误以为他在看那些北境雪域才有的牲畜,便指点着与他介绍,“那身披白毛的庞然大物名为雪牛,为北灵荒独有,捕获驯化之后可负重万斤,倘若行脚途中遭遇暴风雪,雪牛还可以为主人提供避风庇护,不过这东西南境养不得,它耐寒不耐热,只能生活于冰天雪地。那些长角的巨鹿名为驼鹿,为北境常见的脚力和坐骑,与骡马相比它们耐力更好,不过雪牛和驼鹿不易驯化,通常为异族所有,人族贩运谋利还是以骡马为主。”
姬仇一边听着玉面青狐的讲说,一边掐捏指诀观察城中气息,落寒城里有不少有道行的异类,拥有灵气修为的人族也很多,其中不乏高手,不过拥有灵寂修为的只有两个,灵寂高阶的是个人族,气息出现在内城高处,灵寂中阶的是个异族,根据气息来看应该是熊属,位于北面内城与外城交界处。
姬仇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有多难闻,唯恐遭到过往的路人嫌弃,每每遇到,都会尽量避开,与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里的人身上气味都很重,可能是天寒地冻,洗澡不便的缘故。
异类化人混迹人群的现象在南境也并不罕见,在这里更是如此,有很多异族道行不够,化身为人之后带有明显的本体特征,有些异族甚至连幻化都省了,直接以本体示人,大摇大摆的自街道上招摇过市,而过往的路人也已经习以为常,并不会多看它们一眼。
北境天黑的早,二人入城时太阳刚刚落山,走到外城时已经户户掌灯了。
北境本来就是冰天雪地,天黑之后气温更低,玉面青狐衣不蔽体,灵气修为亦不精深,冻的口唇发青,瑟瑟发抖。
玉面青狐跺着脚等姬仇走近,“哎,小真人,与你商量个事儿。”
“没得商量。”姬仇冷声回绝。
“你可是修行之人,与人为善,慈悲为怀,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冻饿而死吧。”玉面青狐哀声乞求。
“你想作甚?”姬仇歪头瞅他。
“你行行好,借我些银钱吃饭投店,到得外面,我定当加倍还你。”玉面青狐说道。
听得玉面青狐言语,姬仇哭笑不得,“你竟然找我借钱?”
“我在这里也没有熟人亲友,只能与你借了。”玉面青狐说道。
“你是霪贼,我是道士,我是要抓你的,你竟然跟我借钱?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姬仇被玉面青狐气笑了,“我若是借给了你,三日之后将你抓住一刀杀了,岂不成了死账?”
“你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冻死街头吧?”玉面青狐腆脸讪笑。
“你是个贼呀,做贼的还能少钱用么?”姬仇说道。
“你是让我出去偷抢?”玉面青狐继续赔笑。
姬仇闻言急忙摆手,“你莫要胡乱栽赃,我可没撺掇你行凶作恶。”
“哎,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玉面青狐无奈叹气,“若是换做别处,我自不会为钱发愁,但落寒城内严禁偷盗,倘若被人抓住,收监挨打不说,日后再也不得踏足落寒城半步。”
“你的轻功这么好,谁拿的住你。”姬仇懒得与他多费唇舌,言罢便迈步先行。
玉面青狐抄着手跟了上来,“在这里我不敢乱来的,小真人,你发发善心,少借点给我吧,三分银子就够,让我有碗热汤喝,有个柴房睡。”
姬仇烦了,“你知道落寒城有这样的规矩,你也知道自己身上没钱,那你还往这里跑?”
“我不是被你追的没办法了吗?”玉面青狐哭丧着脸,“你就跟那吃了秤砣的王八一样,天下哪有你这样儿的啊,自南灵荒追我到北灵荒,饭吃不好,觉也睡不成,谁能受得了。”
“你还敢骂我?”姬仇瞪眼。
“不敢,不敢,”玉面青狐连连摇头,“少借点儿给我吧,我一定加倍还你。”
姬仇好生别扭,实则他身上带了不少银钱,不止有银钱,还有金子,若是换成行乞的路人,他随手也就施舍了,但玉面青狐是个霪贼,借钱给他算怎么一回事。但是见他狼狈落魄的窘态,也狠不下心拒绝,这家伙也真是走投无路了,不然绝不会向他开口。
纠结良久,最终还是狠不下心来,自腰囊里拿出一块银子扔给了他。
玉面青狐抬手接住,喜笑颜开,“哇,足有五两,小真人好生阔绰。”
“阔绰你大爷,”姬仇气恼谩骂,“别再说废话,赶紧带路,再敢啰嗦,一刀砍死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