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五十章 住店打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玉面青狐得了银钱,心情大好,对于姬仇的谩骂和恐吓也不以为意,赔笑说道,“哎,小真人,我算看出来了,你是个大好人哪,要不咱俩商量商量,这事儿能不能和解?”
“和你大爷。”姬仇骂道,他本不愿意借钱给这霪贼,但是耐不住他死缠硬磨,但是借了之后心里越发别扭,玉面青狐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这种人罪孽深重,已经不可救药了。
“你先别生气,咱们从头理一理,”玉面青狐说道,“你看哈,最初并不是我主动招惹你的,而是你坏了我的好事,我心中气恼,便骂了你几句,如此这般你就对我穷追不舍,仔细想来咱们之间并无深仇大恨哪,你也不至于生这么大的气。”
“是吗?”姬仇仍没好气儿,“在那水神庙里你破坏了梁柱,险些压死我,这茬儿你怎么不提?你忘了,便以为我也忘了么?”
“我那不是为了自保吗?”玉面青狐一脸无奈,“况且我也知道以你的修为,那破屋纵是倾倒也压你不着,你看哈,你已经追了我这么多天,也不太容易拿住我,再追下去只能两败俱伤,身心劳累,不如这样,我与你些补偿,你放我一马,可好?”
“不好。”姬仇抬高了声调儿,“你都穷的跟我借钱了,能拿出什么补偿?”
“你的言下之意是只要我能够拿出补偿之物,此事就有通融余地?”玉面青狐腆脸追问。
姬仇懒得与他说话,便阴着脸,不再吭声。
玉面青狐也没有继续纠缠,快步行走,带着姬仇找到了一家客栈,到得门口还不忘邀功,“这家客栈不但可以打尖儿住店,还可以沐浴净身。”
“我不用净身,把你净了吧。”姬仇冷声说道。
二人尚未进店,里面的伙计已经迎了出来,由于二人是一起来的,伙计便误以为他们是一伙儿的,热情招呼,将二人引进大堂。
这家客栈规模很大,大堂里足足摆了几十张桌子,由于正值饭点儿,大堂里的桌子有一半是有人的。
这些食客都是些什么人姬仇没仔细看,他身上臭烘烘的,担心别人会嫌弃他,连正眼儿都不敢看人家,硬着头皮来到柜台,向店主要了个可以沐浴的房间,然后在伙计的引带下往房间去。
“道长,真的对不住,咱这里不能带狗进房间。”伙计说道。
姬仇没说话,垂手自腰囊里摸了几个铜钱出来,递给了伙计。
有钱能使鬼推磨,伙计接过铜钱,千恩万谢,再也不提狗不能带进房间这茬儿。
落寒城的客栈与云阳城的客栈不太一样,房间很大,但布置较为粗陋,家具也比较老旧,勉强算得上干净,与雅致是不沾边儿的,不过大有大的好处,别处的客栈洗澡用木桶,这里的客栈洗澡用石槽,好大一个石槽,这石槽让姬仇有些眼熟,仔细回忆之后想起这里的石槽跟驿场饲喂牲畜的石槽竟然是一样的。
得了赏钱,伙计分外殷勤,帮姬仇给暖炕加了木柴,又帮他打满了洗澡水,作罢这些又关切的询问他想吃什么,店里可以将食物直接送到房间来。
伙计都是有眼力劲儿的,没眼力劲儿的也干不了这活儿,之所以如此殷勤,为的自然是多得赏钱,给过赏钱的客人是最有可能再给的,而一毛不拔的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打赏。
伙计的努力没有白费,姬仇果然又给了赏钱,不过姬仇的赏钱也没有白给,伙计给他推荐了几样物美价廉的特色菜品,送菜的时候还额外赠送了一块生的羊骨头和半截丝瓜秧,羊骨头是给他喂狗的,而丝瓜秧是给他搓澡用的,是没用过的,里面还有没磕干净的丝瓜种。
什么样的人能过得比较好,答案是大方的人,抠门的本质是吝啬给予,吝啬分享,别人也不是傻瓜,是不是跟人家抠门儿,人家察觉的到,大方的人人缘更好,朋友更多,反倒是总是自作聪明算小账的那些人,路越走越窄,朋友越来越少,日子也越过越穷。
姬仇身上的气味自己闻着都反胃,也没急着吃饭,直接脱了衣服躺进了石槽,还别说,这石槽比木桶要舒服,可以躺着,而用木桶洗澡只能坐着。
除了舒服,姬仇想不到更贴切的词汇来形容此时的感觉,这些天日夜不休,风餐露宿,早已身心俱疲,本想稍微泡一会儿再搓澡,没想到一放松下来直接犯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有人敲门,是伙计的声音,得了他的赏钱,伙计对他额外关心,听房间里一直没动静知道他睡着了,这里可是落寒城,外面天寒地冻,石槽里的水凉的也快,担心他着凉就问他要不要添热水。
姬仇冲伙计道了谢,然后简单搓洗,又将脏衣服自石槽里洗了,他随身带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先前给了姜箐一套遮羞,此时连身上的一共只有两套了,都脏了,都洗了,还多出一套干净的中衣,就穿着这个。
即便这里有很多客人,大方的也没有几个,伙计算是盯上他了,拎走洗澡水时见桌上的菜还没动,主动帮他拿走重新热过,,姬仇身上没有铜钱了,便没有再给赏钱,但他对伙计表示了感谢,只道临走时会另有谢礼。
伙计连道份内之事,不用破费,然后带着满心的欢喜和期待乐呵呵的忙去了。
姬仇吃饭之时老三又凑了过来,它的身上异味也很重,姬仇吃完饭,又冲前来收拾的伙计要了一桶水,给它也洗了个澡。
洗的时候就犯愁了,洗完之后老三自身的气味又会出现,总不能继续往它身上撒尿。
转念一想,喊来了伙计,询问这附近可有胭脂水粉售卖,确定有,便给了伙计些银两,让他帮忙出去买点香粉回来。
伙计还真没坑他,给他买回了麝香,沉檀龙麝乃四大名香,用寻常的香粉老三可能会厌恶,麝香本来就是动物香气,给老三涂抹之时老三并未挣扎。
问过伙计,得知玉面青狐也住下了,就在他的隔壁,伙计很疑惑的问他玉面青狐是不是遭遇了贼人,不但衣衫褴褛,还饥肠辘辘,先前彷如饿死鬼投胎一般的吃下了一整条羊腿。
“他遭了贼人?”姬仇撇嘴一笑,“他自己就是贼人,你可别把他当好人看。”
伙计只当他在说笑,也不当真,确定他没有其他需求,这才关门去了。
南境都是睡床的,这里睡的是火炕,睡火炕可比睡床舒服多了,由于老三近段时间吃坏了肚子,姬仇担心它会受凉,便将它也抱上了火炕,他睡炕头,老三睡炕尾。
由于先前睡了一会儿,此番躺倒之后便没有立刻睡着,盘膝吐纳片刻,刚有了睡意,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谁?”姬仇翻身坐起。
“公子,长夜漫漫,可要佳人相陪?”门外传来了女子嗲声嗲气的声音。
起初姬仇还没反应过来,愣神过后方才明白敲门的是暗娼伶人,厌烦拒绝,“不要,快走。”
姬仇话音刚落,隔壁房间就传来了玉面青狐的声音,“别走,别走,我要,我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