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存正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落寒城分为内城和外城,姬仇目前所处的位置在外城正南,距内城不远,算是落寒城比较繁华的区域,多有客栈酒肆,也多有挑幡卖货的店铺商家,姬仇先前问过伙计,得知木匠铺多在城东,出门之后便往东去。
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有些事情道听途说总不能窥其全豹,只有亲眼所见才能尽知其详,在此之前他虽然知道落寒城是人族与异族混居的城池,却并不知道人与异族是如何和平相处的,也不知道与人族接触的异族是怎样一种情形,此番他终于知道了。
异族并不只有禽兽之属,还有草木成精或蛇虫化人,与见不得光的阴邪鬼魅不同,异族是可以自白天活动的,五成左右的异族可以彻底化身为人,余下的那些要么是保留有部分本体特征的不完全幻化,要么是直接以本体形态穿街过巷,他会观气术,可以清楚的分辨哪些是真正的人,哪些是异族幻化为人,也不知道城中其他民众是如何辨别区分的。
大部分异族都可以口吐人言,也有部分异族不会说话,只以肢体动作辅以手势比划,与人族进行交流,异族进城主要是为了售卖易换,以山货换取银钱,再以银钱换取自己所需,也有直接以他人所需换取自己所需的。
也有一些常住城中的异族,它们的谋生手段主要分为三种,一是开设店铺客栈,接待外来的异族。二是充当撮合买卖的掮客,赚取差价,有很多异族不会说话,对人族也有戒心,便会将带来的货物交给常住城中的异族,由它们转手倒卖。最后一种就是从事苦力,包括搬运行脚,刺绣打铁,木石垒砌等工作。
与人族相比,异族显得非常淳朴,它们在易换之时不太会讲价,有些经常跟人族打交道的异族还能坚持自己的易换标准,但那些不常进城的异族在与人族易换或是买卖时明显处于劣势,这是他亲眼所见,一个人身狼头的雌性异族带来了两根一寸多粗的野山参,原本是想易换一头牛的,结果在一群人的起哄撺掇之下,只得了一只瘦羊,那母狼心有不甘,牵了那只羊跟在那群人后面,呜嗷呜嗷的说着什么,由于是狼头,发音便不标准,仔细聆听方才发现它说的是‘孩子饿,羊不够。’
落寒城里严禁殴斗,却不禁止易换,对于这桩明显不公平的交易,过往路人并不干预,姬仇犹豫再三,快走几步拦住了那几个牲口贩子打扮的人族,“那么大的人参,你们只给它一只,这不明摆着坑人吗?”
姬仇说话并不客气,也正因为他说话不客气,那几个牲口贩子便不敢小瞧他,如果他好言好语,可能众人就会不理睬他,其中一个牲口贩子说道,“小道士,听你口音是南境来的吧,你不懂行情,山参贵在完整,这两根山参的根须多有脱落,参体也在刨挖时被她给抓伤了,不值钱了。”
姬仇正色说道,“两根山参再不济也能换两只羊,你们再给它一只羊,你们要是不给,山参给我,我给它一头牛。”
落寒城不准殴斗的规矩立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来人都知道这一点,虽然在牲口贩子眼里姬仇此举是狗拿耗子,却并没有发火儿,“小道士,咱们得讲道理不是,凡事儿都得有个先来后到,那两根山参我们已经换走了,已经是我们的了,你要强买强卖不成。”
“你情我愿才是买卖,”姬仇手指母狼正色说道,“它不同意,买卖就不成,你给不给?你不给我给,我给了,那山参就是我的。”
几个牲口贩子不同意,双方自大街上开始争吵,声音一大,围观的人就多,大部分人都是驻足围观,一声不吭,最终还是一旁杀猪的屠夫说了句公道话,“看它那干瘪的大奶.头子,明显是刚下了一窝崽子奶水不够,坑它那点儿东西,丧良心哪。”
这几个牲口贩子本就心虚,听得屠夫言语,脸上挂不住,为首的那人将山参掏出来扔在了地上,抢过母狼手里的绳子,牵走了那只羊。
母狼急忙上前捡起了那两根山参,眼巴巴的看着姬仇。
见它忐忑惊慌,姬仇冲其说道,“你不要害怕,我给你。”
姬仇言罢,迈步走向了一旁的肉铺,拿出一块银子放到了案板上,“老哥儿,能换多少肉?”
此时是十六两为一斤,银子很压秤,很小的一块就有十两,姬仇拿出的这块银子便是没有十两也有八两,屠夫拿在手里掂了掂,“买下两头肥牛也有剩余。”
姬仇转头冲那母狼说道,“你随便拿,能拿多少拿多少。”
母狼紧张愕然,驻足不前。
见它不动手,姬仇就伸手想帮它拿肉,屠夫伸手阻止了,“我后院儿还拴着一头牛,我去牵给它。”
道人是不吃牛肉的,但是却不能阻止别人杀牛,不多时,屠夫牵了一头牦牛出来,交给了姬仇。
姬仇将缰绳递给了母狼,屠夫又帮忙将先前宰杀好的羊肉和猪肉串绳儿捆扎了,搭在了牛背上。
姬仇从不知道狼也会哭,此番他知道了,母狼泪珠子啪啪的往下掉,用毛茸茸的双手将那两根山参递向姬仇。
姬仇摆手说道,“我不要,你留着吧,以后再换肉吃。”
母狼将山参塞给姬仇,在姬仇与它争执时又伸出长舌头舔了舔他的手,对于异类来说,舔和轻咬都意味着亲近和感谢。
见母狼态度坚决,姬仇只得收下了那两根山参,母狼学着人类的样子冲姬仇作了揖,这才牵了牛,一步三回首的往城西去了。
“小道士,你还真是个好心人哪。”屠夫解下腰囊,用油乎乎的手自里面抓出一些碎银铜钱,“来,找你钱。”
“不用,你留着,”姬仇将一根山参放到了案板上,“这个也给你。”
“你这是作甚?”屠夫愕然。
此时围观众人尚未散去,姬仇故意高声说道,“你是个大傻子,讲什么良心?学人家明哲保身不好么,非要说公道话,也不怕人家以后找你麻烦,这根山参你留着吧,以后挨了打,也好煲汤补身。”
屠夫知道他在说反话,开怀大笑,“好,既然你要赏我,那我就留下了,多谢哈。”
屠夫很开心,围观众人很尴尬,姬仇这明显是在指桑骂槐,指责他们袖手旁观,只求自保。
姬仇此举算是露了富,人群之中有扒手,暗暗盯上了他。
姬仇起初并不知道自己被扒手盯上了,大步往城东去,他得尽快赶制出木箱,及早离开这里。
走出百十步,姬仇察觉到异样了,后面有个人在跟着他,不过艺高人胆大,他虽有察觉却并不惊慌,继续迈步向东。
走不多远,前方出现了一家肉铺,与之前卖生肉的肉铺不同,这里是专门烘烤肉脯的,门口有个大火坑,直接烤制,香气四溢。
姬仇之前让伙计通知客栈烤制面饼,单吃面饼也不行,便驻足询问,想要买些羊肉肉脯备着。
就在此时,突然察觉到腰间传来了轻微的异动,心中有感,右手探垂,直接握住了那只拽着他钱袋的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