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有求于人(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狻猊?”姬仇眉头大皱,对于狻猊他并不陌生,倒不是他曾经见过,而是曾经无数次的听人说起过,传说龙生九子,其中就有狻猊。
“嗯,确是狻猊无疑。”白九卿点了点头。
“狻猊长这样儿吗?”姬仇皱眉打量着老三。
“不会有错,”白九卿抬手轻轻的勾起老三的下巴,“狻猊乃龙神与雌狮的混血后裔,你且看它腮颈之下的这圈皮毛,此乃鬃毛,只有狮兽才有,”言罢,又主动抓过姬仇的手抚摸老三头顶,“你摸这里,这微微凸起之处乃是它未显之峥嵘,非龙属不得生出龙角。”
姬仇没有仔细抚摸便缩回了手,虽然白九卿是无心之举,但指间传来的滑腻还是令他多有惶恐,不愿与之有肌肤接触。
见姬仇害羞缩手,白九卿也不以为意,随口问道,“现在你该相信了吧?”
姬仇急忙接话化解尴尬,“传说狻猊长着一身红毛儿,它这毛色也对不上啊。”
“幼兽皆是这种颜色,待得胎毛褪去,毛色自会发生变化。”白九卿说道。
听白九卿这般说,姬仇终于信了,难怪老三所到之处百兽惊避,原来人家乃是名门之后,龙神之子。
白九卿说道,“我解了你心中疑惑,你如何谢我?”
“先前不是说过了吗,我请你吃酒。”姬仇说道
“那黑云飞终究是我狐族族人,你打杀了它,总要与我们一个说法。”白九卿说道。
白九卿这番话是笑着说的,而且此前也说过不再追究黑云飞一事,故此姬仇知道她只是在说笑,但他搞不明白白九卿究竟想做什么,只得说道,“事已至此,你说怎么办吧。”
白九卿面露坏笑,伸手指点老三。
“你之前说过君子不夺人所爱的,”姬仇连连摇头,“不成,绝对不成。”
“你打得过我吗?”白九卿笑噱。
姬仇不确定白九卿是真想讨要老三还是只是戏弄他,疑惑歪头,皱眉看着白九卿。
白九卿哈哈一笑,又自纸包里拿了肉脯来吃,“你今年多大了?”
姬仇正想回答,突然想到道家禁忌,便摇头说道,“道不问寿,说不得。”
“看你言行举止,貌似做道士没有多久。”白九卿说道。
“是没多久。”姬仇点头。
“截教为何对你如此青睐,初入山门便传你御气之术,还有你那三昧真火乃炎箭宗镇派绝学,为何也会传授于你?再者,你年纪轻轻便拥有灵寂修为,是谁在提携于你还是机缘造化?”白九卿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姬仇站立起身,“我去看看背箱做好没有。”
“休要顾左右而言他,”白九卿拉住了他,“若是做好了,店主会出来喊你的。”
姬仇没办法,只得重新坐下,“你问的这些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的,稍后我请你吃饭,届时再说与你知道。”
白九卿点头同意,没有再催促。
姬仇趁机整理思绪,斟酌稍后怎么与白九卿讲说,他没必要撒谎骗白九卿,但也没办法完全说实话,因为白九卿不是凡夫俗子,此人聪慧的很,很可能会通过他的讲述猜到他是感应火属玄灵之人,这可是天大的秘密,万一泄露,福祸难料。
白九卿说的没错,背箱做好之后,店主出来招呼他们,姬仇还回先前借来的板凳,尝试背带,确定合用之后付了工钱,将随身衣物和经书以及之前买来的肉脯分层装纳,最后将老三放进了最下面一层。
之前大包小包搞得跟逃荒一般,此番以背箱分门别类的收纳了,顿感轻松,背着背箱离开木匠铺,与现出本相的白九卿沿街寻找酒肆。
本相和原形不同,白九卿的本相就是身穿白衣的绝色女子,而她的原形无疑是只狐狸。
一想到走在自己身旁的绝色女子是个长着九条尾巴的狐狸精,姬仇心中便多有别扭,他与纪灵儿心心相印,无心再去招惹其他女子,奈何这白九卿似乎对他颇为好奇,不愿就此放过他。
由于白九卿长的太过美艳,所到之处便多有观望偷看者,白九卿不以为然,彷如未觉,自顾前行。
白九卿对落寒城很是熟悉,之前应该是来过这里,穿过几条街道之后,来到一处古色古香的酒楼,楼高四层,雕梁画栋,看那门楣上的烫金匾额,名为迎宾楼。
姬仇打量酒楼之时,白九卿已经迈步走上了台阶,见姬仇滞留在后,便回头催促,“走啊。”
姬仇本想问自这里吃顿饭要花费多少银两,想了想又忍住了,他随身带了不少金银,足以支付饭资酒钱。
二人走进厅堂,伙计立刻迎了上来,此时大部分的酒肆和饭馆儿食材都是置于后厨的,但这里是直接摆放在厅堂里的,伙计也不用浪费唇舌报菜名儿,想吃什么顾客可以直接点,伙计只需要告知不同食材的价格。
姬仇本以为白九卿要逐一打量挑选,未曾想白九卿直接走向上楼的木梯,与此同时随口说道,“拿手的菜蔬上几样儿,酒要葡萄酿,茶要碧螺春。”
“好嘞,”伙计响亮应声,转而问道,“坐几层?”
“高处。”白九卿回答。
姬仇再次忍住了询问价格的念头,跟着白九卿拾阶而上。
二层有东南西北四间房舍,彼此都是独立的,眼见偌大的地方只设了四个房间,每个房间门口都站立了一个年轻的婢女,见此情形,姬仇知道这里的东西一定不便宜,今天肯定要挨宰了。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到得二楼白九卿并未止步,而是直接上了三楼。
三楼房间更少,只有两间,每个房间外面站着两个婢女,到得这里,白九卿继续往上走,直接来到了四层,也是最高处,门外竟然站了四个婢女。
姬仇暗暗摸了摸钱袋,鼓起勇气跟着白九卿进入了房间,令他没想到的是房间里还有一群乐师,分执各种乐器,足有十余人。
见此情形,姬仇暗暗叫苦,今天怕是要被吃大户了。
见姬仇愕然四顾,白九卿猜到他心中所想,出言笑道,“莫怕,不让你请,我来做东。”
“不不不,我做东。”姬仇急忙摆手。
“莫要推辞,”白九卿说道,“实不相瞒,此番我是有求于你。”
“有求于我?”姬仇愕然,“你想让我做什么?”
“饭后再说。”白九卿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