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请客做东(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见姬仇多有忐忑,白九卿笑道,“放心好了,我不会强人所难,更不会让你去为非作歹。”
听得白九卿言语,姬仇略微安心,但他很不喜欢目前所处的这种环境,房间的确很大,别说十几个乐师了,就是几十个也容得下,但自己吃饭别人在一旁看着,必然多有别扭。
“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吃吧。”姬仇说道。
白九卿摇头笑道,“为什么要换,这里不好吗?”
姬仇皱眉不语。
白九卿说道,“这里是落寒城最好的酒楼,自此处宴请你,可以彰显我的诚意。”
“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姬仇问道,言罢,不等白九卿接话,又压低声音说道,“我没心思听曲子,你能让他们出去吗?”
白九卿微笑点头,抬手向乐师扔出了一块儿银子,“你们先下去吧。”
为首的乐师捡起银两,率领众人谢赏退下。
待他们离开,姬仇方才略有放松,卸下木箱,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去,“说吧,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白九卿想了想,出言说道,“我不是想让你做什么,我是有事相求。”
“你的灵气修为比我高,又是狐族族长,你做不到的事情,我估计也做不到。”姬仇说道。
“也不见得。”白九卿摇头。
“你直说吧,我不喜欢绕弯子。”姬仇说道。
白九卿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姬仇旁边,沉吟过后出言说道,“我先前如果出手伤你,你感觉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
“不能,”虽然不知道白九卿为何有此一问,姬仇仍然实话实说,“不过我临死之前应该也不会毫无反击之力。”
“哈哈,看来我不应该试你心性,应该先将你拿住,然后再与你说这番话。”白九卿笑道。
姬仇知道白九卿为何有此一语,接口说道,“如果你趁我不备出手偷袭,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如果正面动手,你虽然灵气修为比我高,却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
“你的依仗是什么?”白九卿问道。
姬仇没有回答,但白九卿的话提醒了他,他隐约猜到白九卿想要什么了,当日纪怜羽曾经跟他说过三昧真火有脱胎换骨之能,对异类同样适用,白九卿很可能猜到他之前对付黑云飞时所用的是三昧真火。
“你想要我的练气心法?”姬仇问道。
白九卿连连摆手,“不不不,我知道各门各派的练气心法都是密不外传的,我无心染指你的练气心法,我只是有些练气方面的疑惑,想向你求教一二。”
如果白九卿直接说想要三昧真火,姬仇肯定会直接拒绝,但白九卿说的很婉转,既然是求教,他便不能一口回绝,不然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此外,黑云飞毕竟是他杀的,而且黑云飞罪不至死,如果白九卿真的计较起来,动手也是必不可免。
最主要的是白九卿的态度一直很和善,俗话说恶拳不打笑脸人,他也没理由恶语相向。
见姬仇犹豫,白九卿并没有逼他立刻答应,而是传话下去,开席上菜。
在这里吃饭原本是有人侍奉的,但姬仇不习惯被人伺候,而白九卿也不想有外人听到他们的谈话,便端茶倒水,夹菜斟酒,亲力亲为。
白九卿越是热情,姬仇越是别扭,白九卿是个美艳佳人,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他总是感觉不太妥当,他对包括狐族在内的异类倒是没什么成见,就是感觉这么做不太好。
席间白九卿只字不提求教练气心法一事,只是闲话家常,询问姬仇来历,姬仇不太想说,但也感觉不应该冷言冷语,便挑不重要的说了,包括他的出身来历以及如何拜入镇魂盟。
最令白九卿好奇的是姬仇为什么要追玉面青狐,她此前自暗中关注二人很久了,明显发现姬仇不是真心想要追杀玉面青狐,但既然不是真心要杀他,却又穷追不舍,这其中的缘由究竟是什么,这是她所好奇的。
耐不住白九卿的追问,姬仇只得说了,但他没说自夜墟被人嫁祸一事,只说出来游历遇到玉面青狐掳走了明珠城的姜箐以及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听完姬仇讲说,白九卿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你之前不曾出山游历,对九州四海多不熟悉,故此便以他为向导,跟着他到处去,我说的对吗?”
“差不多吧。”姬仇含混的应着。
白九卿再度为姬仇夹菜,她给姬仇夹的菜姬仇一口都没吃,但这并不影响她一直夹菜,为姬仇夹菜过后,白九卿突然想起一事,“也不对呀,如果只是以他为向导,你没必要追他如此急切,废寝忘食一路疾行可是在躲避什么人?”
姬仇没有接话。
白九卿是何许人也,单看姬仇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疑惑问道,“你已经猜到我会前来为黑云飞报仇?”
这是姬仇撒谎的最后机会,只要他点头,白九卿就不会继续追问,但他没有点头,倒不是他不会撒谎,而是他不太愿意骗白九卿。
但他也不是不善应对之人,短暂而急切的思虑之后出言说道,“我乃镇魂盟的修士,你想必也知道眼下天诛已经脱困,逆血卫士正在四处肆虐,我练成了三昧真火,它们自然想置我于死地。”
姬仇的回答合情合理,白九卿便缓缓点头,“原来如此。”
姬仇很担心白九卿再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便不再与她说话,亦不饮酒,只是闷头吃饭。
此处的饭食的确很精细,不过量不多,前后上了十八道菜,每上一道菜姬仇都会暗暗估算这道菜值多少钱。
随着上的菜原来越多,姬仇越发后悔不应该接受白九卿的邀请,如果早些拒绝,就不会有接下来这么多麻烦,白九卿是东道主,好酒好菜的上,自己总不能闷头大吃,不理会白九卿的问题,而白九卿的问题虽然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如果如实回答,很容易暴露自己的底细。
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三昧真火是炎箭宗的不传之秘,而他拜入的是截教,截教道人为什么会修炼炎箭宗的练气心法,这是白九卿所好奇的。
好奇就免不得问起,姬仇不太愿意回答,但转念一想,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他救下纪灵儿一事镇魂盟的上万修士都知道,说了也无所谓,于是便简略说了。
得知事情发生的时间,白九卿越发好奇了,为何短短数月,他的灵气修为能突飞猛进到这般地步,想要回答这个问题,自然就要说起众人前往聚窟州而他偶然遇到并误食了太极鱼一事。
姬仇感觉说的有点多了,便不再回答这个问题,而他越是不说,白九卿越是好奇,由于白九卿一直是笑脸相迎,姬仇也不能回以冷言冷语,免不得暗暗生气,怪自己过于心软,没有与白九卿保持必要的距离。
硬着头皮吃过饭,姬仇背起木箱抢先下楼,赶在白九卿付账之前付了饭钱,的确不便宜,但也没有贵到恐怖的地步,二十两银子。
姬仇此前光想着抢先结账了,出了酒楼之后才开始后悔,接下来他要回住处了,而白九卿还没有向他请教练气心法,接下来白九卿肯定要跟他回客栈的。
一路上他都在想用什么理由来阻止白九卿跟他回客栈,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而白九卿长的又过于美貌,所到之处众人纷纷驻足窥望,白九卿倒是泰然自若,但他却是如芒在背,很是别扭。
回到客栈,伙计主动迎了上来,告知他定制的干粮已经赶制出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