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乱心之毒(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虽然知道白九卿一定会进屋,但是白九卿真的进屋之后姬仇还是多有紧张,也不曾关门,只是虚掩了房门,请白九卿自桌旁坐下,然后走到墙角卸下木箱,将老三放了出来。
由于他此前出门时随身的东西都带走了,客栈伙计便进屋打扫了房间,桌上还放着一壶热茶。
姬仇为白九卿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坐到了白九卿对面,“白族长,请问你在练气方面都有哪些疑问,对于练气之法我也只是粗通,如果不能解你疑惑,你也莫要失望。”
白九卿此时正在歪头看向姬仇虚掩着的房门,听得姬仇言语,收回视线出言说道,“我也知道三昧真火乃炎箭宗不传之秘,冒昧求教多有唐突,不过我也无心窥觑这三昧真火,也不求知晓三昧真火全文,只是有些疑问想向你求教。”
见白九卿如此通情达理,姬仇暗暗松了口气,“多谢白族长体谅,当初我救下了镇魂盟盟主之女却无有所求,盟主无奈之下才会传授三昧真火于我,而我练成了三昧真火之后却不曾拜入炎箭宗,而是入了截教,本就感觉对不住炎箭宗,若是再将三昧真火外传,岂不是越发辜负他人。”
白九卿点了点头,但她并没有直涉正题,而是询问姬仇接下来有何打算。
姬仇此番是被迫离开镇魂盟的,也没什么既定的去处,白九卿问起,他只得实话实说,走到哪里算哪里,没什么具体的打算。
先前吃饭吃的太急,吃完饭姬仇便急着结账离开,也不曾饮茶漱口,此番在说话的同时便接连倒了两杯茶水,一杯漱口,一杯解渴。
见姬仇饮茶,白九卿也端起了茶杯,凑到唇边突然眉头微皱,端着茶杯凑鼻闻嗅。
见白九卿微微皱眉,姬仇随口说道,“客栈里的茶水粗陋了些,比不得……”
不等姬仇说完,白九卿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这茶水是谁泡制的?”
“茶里有毒?”姬仇心中猛然一凛。
“那倒没有,”白九卿摇头说道,“若是有毒,我自能闻嗅的出来,但这茶叶的味道似乎不是很纯正。”
安全起见,姬仇离座起身,走到门口喊来了伙计。
伙计端着他先前定制的面饼跑了过来,邀功一般的询问姬仇对干粮是否满意。
姬仇给了伙计点碎银子,然后询问这壶茶是谁泡的,伙计只道热水是他送来的,但茶水不是他泡的。
听得伙计言语,再想到先前回返之时玉面青狐正在敲门,猛然醒悟,这壶茶很可能是玉面青狐泡的,他先前回返时玉面青狐应该是刚刚自他房里出来,被他撞见便佯装敲门,装作初来乍到的样子。
玉面青狐是采花霪贼,先前他去定做木箱时还看到玉面青狐在药铺里买东西,这壶茶很可能被这家伙动了手脚。
询问过伙计,方才得知玉面青狐并没有更换房间,一直住在自己隔壁,而此前不久玉面青狐已经匆匆离开了。
伙计说完,姬仇急忙走到隔壁,推开了房间的房门,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确定是玉面青狐在发坏,姬仇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追,但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就被他自己给打消了,快步回到自己屋里,冲坐在桌旁的白九卿问道,“白族长,你没喝这茶水吧?”
“没有。”白九卿摇头,“我刚才仔细分辨过了,茶水无毒。”
听得白九卿言语,姬仇皱眉摇头,“这壶茶肯定被那霪贼动过手脚,即便不是害人性命的毒药,也会是乱人心性的春毒,后者你能闻出来吗?”
白九卿摇了摇头,“后者也算不得毒药,纵然是这种药物也必然会有药气,但这壶茶水并无异味。”
“他是个采花霪贼,精擅此道,”姬仇说道,“而且他知道我修为不低,嗅觉灵敏,纵是下毒也不会选那些药气刺鼻之物。”
“他如何知道我会跟你回来?”白九卿笑问。
“他应该不知道。”姬仇说话的同时凝神感知体内气血,由于刚刚饮下茶水,药力尚未释放,气血尚不见异常。
“那他为何要在茶中下毒?”白九卿又问。
姬仇皱眉沉吟,片刻过后恍然大悟,“他有心逃脱,担心我会穷追不舍,便暗中下毒,旨在让我心神不宁,无暇追赶。”
姬仇说完便推开窗户,翻身上房,掐捏凝神诀四顾观察,很快发现玉面青狐的气息出现在了西南百里之外,而且仍在快速移动。
眼见自己猜测无误,姬仇急忙回到房中,急切的收拾东西,与此同时与白九卿说道,“我先去追他,你自回青丘,待得此事毕了,我再往青丘寻你。”
“他既然逃走,便说明你刚才推测无误,这茶里的确有催血乱性的药物,”白九卿说道,“一旦使用灵气,必会加速起效,届时你不但追他不到,还失去了救治解毒的机会。”
姬仇此时已经抓起了老三正准备往木箱里塞,听白九卿这般说,便愣在了原地,白九卿说的确有道理,他虽然灵气修为比玉面青狐要高,但是玉面青狐身法诡异,而今已经先行百里,他虽然不会跟丢,短时间内却追不上了。
“当务之急是设法解毒。”白九卿说道。
得白九卿提醒,姬仇急忙装好干粮,又将老三塞进木箱,然后背起木箱快步而出,“先前我曾经见到他自药铺逗留,我往那药铺去,药铺的店主想必还记得他买了些什么药物。”
姬仇说话的同时已经走出了房间,白九卿也跟了出来,与他一同往药铺去。
除了愤怒和焦急,姬仇心中更多的还是气恼,倒不是气恼玉面青狐下毒,因为玉面青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下毒很符合这家伙的脾性和身份,他气恼的是自己缺乏经验,害人之心没有,防人之心也无,竟然没有怀疑那壶茶有问题,傻乎乎的喝了两杯。
生别人的气其实并不气人,最气人的是生自己的气,但很快姬仇就不怎么生自己的气了,因为冷静下来之后他发现并不是自己缺乏警惕性,而是受到了误导,昨天那伙计殷勤备至的讨好他,此番他便想当然的认为茶是客栈伙计给泡好的,如果昨天那伙计没有接二连三的伺候讨好,对于突然出现在桌上的热茶,他也不会不起疑心。
“你感觉如何?”白九卿快步跟在姬仇左右。
“的确是中毒了,”姬仇说道,“我现在开始感觉面皮发热,心情烦躁。”
“不必担心,”白九卿宽慰道,“对于岐黄之术我也多有涉猎,只要知道他用了何种药物,便有破解之法。”
姬仇点了点头,没有接话。
不多时,姬仇来到了玉面青狐先前滞留的那家药铺,由于先前快速走动,药力起效,此时已是面红耳赤。
白九卿知道玉面青狐的样貌穿戴,便询问店主他先前都买了什么药物,但店主的回答却令二人面面相觑,据店主所说,玉面青狐的确来过,但只买了一味药,酸枣仁。
酸枣仁多被用作药引,此物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药物所特有的气味。
此外,据店主回忆,玉面青狐来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一个药包,这一细节表明玉面青狐所用的毒药是自别处配制的,而且很可能是自多家药铺分别采购的。
不知道玉面青狐所用毒药由什么药物制成,解药便无从配制,二人只得离开了药铺。
“对于练气心法,你有什么疑惑尽快问。”姬仇冲白九卿说道。
“当务之急是设法解毒。”白九卿说道。
“你也知道,这种药物并非毒药,很难化解。”姬仇说道,乱性之毒与害命之毒不同,前者是无法用灵气进行化解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