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北境白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情况危急,姬仇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勉强同意,但他仍不放心,出言问道,“你所说的白熊乃是活物,咱们便是去了,也不见得能够寻到。”
“白熊在北境并不是非常罕见,应该可以寻到。”白九卿说话的同时快步向南。
姬仇跟随在后,“咱们不是要去北境吗?为何往南去?”
“先去南面驿场买两匹坐骑。”白九卿说道。
姬仇多有不解,“咱们都可以凌空飞渡,要坐骑何用?”
白九卿回答道,“北境多有狂风暴雪,看天上乌云密布,想必很快就会出现暴风雪,在风雪之中施展凌空飞渡难能视物,很容易迷路,还是买两头巨鹿万全妥当。”
“时间来得及吗?”姬仇甚是忧虑。
“那巨鹿奔跑迅速,日行千里,并不比你我的凌空飞渡慢多少,况且你所中之毒越是催动灵气,气血运转的越快,也不宜施展凌空飞渡。”白九卿说道。
听白九卿这般说,姬仇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她去了南城驿场,白九卿所说的巨鹿他之前见过,在北境并不罕见,是常用的脚力,其价格是马匹的两倍,二人赶时间,也来不及与货主讲价,配好鞍踏便骑乘动身。
二人是自南门出来的,向西奔跑了十几里,然后改道向北,白九卿推测的很准,二人动身之后没多久便开始刮风下雪,中原区域到了冬天也会降雪,但降雪和刮风往往不会同时出现,通常是风停了才开始下雪,但北境的风雪却是同时出现的,风很大,雪也很大,气温也随之骤降。
姬仇此时的心情很矛盾,他既希望刮风下雪,又不希望刮风下雪,希望的原因是刮风下雪可以掩盖巨鹿的足印和他的气味,令逆血卫士无从追寻。而不希望的原因则是他现在已经很难受了,刮风下雪势必延长二人赶往北境所需要的时间。
二人骑乘的巨鹿都是他人驯养的,野性不重,与骡马无异,但奔跑的速度却比寻常马匹要快很多,二人骑乘巨鹿,披风冒雪,全速向北。
姬仇虽然气血鼓荡,暂时还没到不可自制的地步,但他并没有因此掉以轻心,因为他此前曾经见识过这种毒药的厉害,当日明珠城的姜箐中毒之后的种种表现他记忆犹新,此时回忆起来还免不得后怕。
二人要赶时间,一路上并未交谈,退一步说即便想要交谈,呼啸的寒风和扑面的雪花也足以令二人张不开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一个时辰之后,二人离开了冻土实地,进入了冰天雪地。
此时姬仇已是面红耳赤,汗流浃背,虽然北境的低温对这种毒药有一定的压制作用,但他所中之毒乃是吞服,比姜箐的误闻要严重许多,虽然并未失去方寸,却也压制的好生辛苦。
日落时分,风停雪止,白九卿开始有针对性的寻找白熊的踪迹,但不久之前刚刚下过雪,动物们留在冰原上的气息都被掩盖掉了,任凭她拥有远超常人的嗅觉,一时之间也寻不到白熊的踪迹。
担心动物们闻嗅到老三的气息并远避跑掉,姬仇便将之前买到的香料塞进了老三所在的木箱,实则他的这个举动纯属多余,因为有木箱阻隔,老三的气味几乎弱不可闻。
此时姬仇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他能感觉到自己心跳快的吓人,而且血液流动的速度也堪称恐怖,由于这种毒药是作用于气血的,浑身上下便异常胀痛,仿佛吹大的猪尿脬,已经膨胀到了极限,再不释放减压便有暴裂的风险。
万般无奈之下,姬仇只能再行下策,以短刀划开了自己左手五指的指尖儿,任凭鲜血滴沥,以此缓解气血鼓荡所导致的胀痛。
此时药力已经上头了,开始出现剧烈的头疼,察觉到视物开始模糊,姬仇只得再度拔刀,割破了自己的双耳耳垂,自耳垂上滴血是缓解头颅压力最有效的方法,关键的时候可以救命。
眼见白九卿一直寻无所获,姬仇只得努力稳住心神,掐捏凝神指诀,默念咒语真言,以观气术自茫茫雪原之中寻找可能存在的白熊的气息。
观气术虽然可以观察气息,但对于那些没有灵气修为的目标效果并不是非常显著,成功率也不高,加上白九卿所说的那种白熊大多藏在雪地下面,四顾良久方才隐约发现远处貌似有一只体型较大的动物,是什么不知道,那东西没有灵气修为,无法通过气息判断种属。
观察过后,姬仇向白九卿指明了方向,二人驱乘巨鹿快速前往。
待得赶到目标附近,白九卿欢喜的说道,“是白熊的气味,你再坚持片刻,待得服下熊胆,便能解除痛苦。”
这头白熊的藏身之处是一处位于避风之处的雪坡,白九卿快速赶到,翻身下鹿,纵身上到雪坡,延出灵气移走了大片冰雪。
覆盖之物一去,露出了一处雪洞,里面的白熊受惊,咆哮着自雪洞里冲了出来,见白九卿就在一旁,便冲她扑了过去。
白九卿急忙横移躲闪,与此同时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
就在她要宰杀白熊之时,姬仇突然高声喊道,“慢动手!”
白九卿不明所以,只得提气拔高,暂行躲避,与此同时俯视发问,“怎么了?”
“这是一只母熊,它有幼崽要喂养。”姬仇伸手指了指白熊冲出的洞口,此时两个白熊幼崽正趴在洞口紧张张望。
白九卿知道姬仇撑不了多久,遭他制止,多有无奈,“生死关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白九卿说话的工夫,白熊冲着二人的坐骑冲了过来。
姬仇自骑巨鹿,牵着白九卿的巨鹿向西奔跑躲避,与此同时出言喊道,“不要杀它,我还撑得住,再往别处寻找。”
见姬仇心意已决,白九卿只能无奈叹气,敛气飘落,骑乘巨鹿与姬仇向西疾行。
那白熊追了片刻,眼见追不上,便调头回去了。
姬仇此时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有平时好几个大,当然这只是他的错觉,是因为气血运行太快所导致的,而大量失血在缓解压力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大的弊端,那就是神识越发混沌,头痛也严重加剧。
白熊都有自己的地盘儿,在很大一片范围内只有一头白熊,向西跑出近百里,姬仇再度施展观气术,观察良久,终于又发现了一头白熊。
急切前往,惊出白熊,却发现白熊异常肥胖,定睛细看,竟然身怀六甲。
姬仇再度制止白九卿杀那白熊,但白九卿并没有听他的,因为她发现姬仇的眼耳口鼻之中已经有鲜血溢出,再不解毒会有性命之忧。
就在白九卿试图杀那白熊之时,姬仇纵身跃起,施出御气移山诀将那白熊移出了数丈,转而冲白九卿吼道,“它有孕在身,不准杀它。”
“再不解毒,你会死的。”白九卿急切呼喊。
姬仇正准备接话,换气不畅,径直喷出一口鲜血,精神随之萎靡,神识也开始混沌,唯恐自己晕死之后白九卿杀那怀孕的母熊救治自己,姬仇硬撑着高声吼道,“一尸两命,丧尽天良,你若敢杀它救我,我……”
姬仇失血过多,虽然气血鼓胀却虚弱萎靡,一句话不曾喊完便晕死过去,自巨鹿背上摔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