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怅然若失(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再次醒来时姬仇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不大的木屋里,木屋是以松树的树干搭建而成的,建造的很是粗陋,房间也很小,房间正中的火坑里正燃烧着木柴,而一袭白衣的白九卿正在用苔藓塞堵木屋四处的缝隙,阻止寒风的侵入。
此时血脉喷张的感觉已经消失,但浑身上下酸痛无比,彷如遭到了万马践踏,千人鞭打。
察觉到姬仇呼吸出现了变化,白九卿回头看他,见他已经苏醒,便回过头去继续以苔藓塞堵漏风的缝隙,“你醒啦。”
“这是什么地方?”姬仇出言问道。
“回返的途中,”白九卿说道,“这是猎人歇脚的一处屋子,外面风疾雪大,咱们自这里休息一晚。”
姬仇撑臂坐起,只见自己的木箱就在放在一旁,便探手打开木箱,将里面的老三放了出来,又自上层取出了水袋。
姬仇喝了口水,转而出言问道,“是你帮我解毒的?”
“除了我还能是谁,也是你命不该绝,”白九卿自顾忙碌,“在那母熊不远处蛰伏有一只公熊。”
不等姬仇接话,白九卿继续说道,“你放心好了,我没有伤害那只身怀六甲的母熊,也没有回头去杀那只带着熊崽的母熊。”
姬仇闻言如释重负,随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四更天了。”白九卿说道。
“咱们自这里停留多久了?”姬仇又问。
“当有半个时辰了。”白九卿回答。
姬仇点了点头,再度拿起水囊喝了口水,但是就在其喝水之时,突然想起一事,用力捏了捏水囊,发现水囊里面还残留有些许坚硬的冰块儿,冰块并不大,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先前二人自雪原滞留了许久,外面滴水成冰,水囊里的水应该全部结冰了,如果真的如白九卿所说二人自木屋里只停留了半个时辰,水囊里的冰块不可能融化的这么快。
心中起疑,便看向火坑,根据火坑里的积炭来看,篝火应该已经燃烧了很长时间,远不止白九卿所说的半个时辰。
白九卿为什么撒谎?
姬仇心中本就起疑,再见白九卿一直在忙着塞堵漏风的缝隙,他苏醒之后白九卿也没有回头,这不符合常理,正常情况下在他苏醒之后,白九卿应该过来关切询问才对。
“你当真没有杀那怀孕的母熊?”姬仇沉声问道。
“没有,”白九卿摇头,“你也说过,若是杀了它就是一尸两命,丧尽天良,我不可能倒行逆施,让你背负罪名。”
听得白九卿言语,姬仇更加疑惑,除了杀掉那只白熊并获取熊胆,白九卿不可能这么快回返,至于她所说的在母熊附近恰好藏有一只公熊,他也不相信,一来熊类并不群居,二来此前他曾经以观气术观察过那片区域,除了那只母熊,并未发现有其他熊类。
“你感觉怎么样?”白九卿走到火坑旁往火坑里添加木柴。
“还好,只是浑身酸痛。”姬仇想看白九卿的表情,但白九卿一直低着头,他看不到白九卿脸上的表情。
白九卿说道,“那熊胆乃极阴大寒之物,入口见效,喷张的血脉猛然收敛,必然会导致周身酸痛,你多喝些水,以此冲淡口中的熊胆苦味。”
姬仇原本就感觉嘴里有些发苦,听白九卿这么说,越发感觉口苦,便张嘴喝了几口水,转而又将水囊递给白九卿。
在递出水囊的瞬间,姬仇就发现自己此举不妥,他虽然有两个水囊,但其中一个里面装的是酒,与他人共享一个水囊之前应该象征性的擦一下水囊的出水口。
就当他想收回水囊补上这个动作时,白九卿将水囊接了过去,启唇喝了几口,转而将水囊还给了姬仇。
“我还有点要紧的事情要处理,不能自这里久留,这里有足够的木柴,你自这里休息几日再动身南下。”白九卿说道。
姬仇有些意外,愕然点头,“哦。”
白九卿又说道,“西面墙壁的缝隙我没有封堵,自屋里生火需要留下透气之处,你好生休息,我先走了。”
见白九卿站了起来,姬仇急忙说道,“等等,你在练气心法上有何疑惑,且说与我知道,我们一起推敲。”
白九卿摆了摆手,但摆手之后又迟疑了片刻,转而出言说道,“青丘狐族不比寻常异族,本族心法修炼到极致可以齐全七窍,化身为人,只是体内俗气不得尽去,难能超凡入圣。”
姬仇想了想,出言说道,“单靠呼吸吐纳永远无法排除体内秽浊之气,需以心火燃烧灼焚,初阶淬炼气火,发于丹田气海,此为民火,中阶淬炼精火,发于肾,此为臣火,上阶淬炼神火,发于心,此为君火。”
姬仇说到此处,又将三昧真火的口诀简略告知,但他没有告诉白九卿所说的是三昧真火的口诀,为了不令炎箭宗的镇派绝学外泄,他也没有详述原文,只是挑紧要的一些说了。
听完姬仇所说,白九卿面露思索,片刻过后回过神来,冲姬仇点头道谢,转而走到门口,推开了房门,“巨鹿我骑走一头,另外一头留与你。”
眼见外面还在下雪,姬仇出言说道,“等雪停了再走吧。”
白九卿闻声回头,冲姬仇嫣然一笑,“姬仇,火雷子。”
姬仇不明白白九卿为什么喊他的名字和道号,疑惑歪头。
白九卿再度冲其笑了笑,转而迈步而出,掩上了房门。
姬仇撑臂起身,走到门口想要送白九卿,但等他开门而出,白九卿已经骑乘巨鹿,消失在了苍茫的白雪之中。
姬仇隐约感觉白九卿走的有些仓促,却不明白她为什么急着走,但有一点是他所怀疑的,那就是白九卿不太可能在他晕死过去之后再寻到另外一只白熊,可是他此时嘴里很是苦涩,如果不是吞服了熊胆,应该不会如此。
由于此前失血过多,姬仇的神识便有些混沌,自门口站立片刻,便回到屋里,守着火坑坐了下来,没过多久便昏昏睡去。
再次醒来雪已经停了,姬仇虽然很是虚弱,却硬撑着离开了木屋,他要重回冰原,看看那只怀孕的母熊还在不在。
出门之后,有些尿急,便解开腰绳想要解手,但探解腰绳的时候突然发现腰绳好像有些松动,心中凛然,急忙低头细看,每个人捆扎腰绳都有自己特有的方式,细看之下发现腰绳虽然有些松动,却仍然是他本人捆扎打结的方式。
观察过后,姬仇暗暗松了口气,但是等他解手之时心再度揪了起来,不对劲儿,为何解手时隐约有些刺痛?
察觉到异常,姬仇再度回忆起白九卿昨夜的种种表现,白九卿昨晚说的是只在木屋停留了半个时辰,但如果真的只停留了半个时辰,水囊里的冰块不可能融化的那么快。
紧张忐忑,急忙凝神感知体内气息,但感知过后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但没有异常不表示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笑雷真人早就说过,男子与女子不同,男子成年便会有梦遗出现,所谓童子之身只是无稽之谈。
惊慌之下哪里还坐得住,急切回屋带上老三,背上木箱,骑上巨鹿往北奔去。
他目前位于冻土区域,不在冰原之上,也找不到先前所在的位置,直到中午时分方才找到初入冰原时的一处参照物,循之前往,率先找到那只带着熊崽的母熊,它们还在原处。
找到了这里,再找怀孕的母熊就容易了,由于这片区域昨夜没有下雪 ,很快他便找到了那只母熊,白九卿没有撒谎,她当真没有杀掉这只母熊。
接下来姬仇开始自附近搜寻,但寻找的时间越长,他心中越是慌张,因为他始终寻不到白九卿所说的那只公熊,接连寻找了两日,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姬仇只得南下,他此时的心情只能用复杂来形容,他不愿自欺欺人,但也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因为他对当晚发生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