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六十章 正面迎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在此之前姬仇只想躲开逆血卫士,但此时他却突然改变了想法,决意正面迎战,他并不知道是什么令自己改变了想法,他只感觉自己的心态变了,由于敌人就在眼前,他也没有时间来细想思量自己的心态究竟产生了哪些变化。
敌人派出的对手共有五人,灵气修为都在灵寂初阶以上,最高的一人乃灵寂高阶修为,两人为灵寂中阶,余下二人是灵寂初阶。
逆血卫士也分为很多种,最常见的逆血卫士在天诛戾气的熏染之下身体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变异,而其中为首的那些形体变异的更加严重,身形变的异常高大,但还有一些虽然感染了戾气,身体却并未发生严重的变异,前方这五个人就属此类,为首的一人是个佩戴长剑的中年秀士,两个灵寂中阶的是一个白发老妪和一个年轻女子,前者手持鸠杖,后者腰佩短刀,灵寂初阶的二人是两个身形魁梧的壮汉,一个持枪,一个执矛。
这些人的形体都没有产生异变,如果没有研习观气术,很难发现他们是感染了天诛戾气的逆血卫士。
这五人驱乘的都是巨鹿,并没有控驭巨蝠,这里太冷了,巨蝠不比飞禽,它们身上没有羽毛覆盖,耐受不了这极北寒冰之地的严寒。
在距敌方三十里时,逆血卫士发现了姬仇,为首的一人勒缰减速,与此同时扭头西望。
余下几人循着他的视线向西望去,也随之发现了疾掠而至的姬仇。
他们此行的任务就是杀掉姬仇,自然对姬仇的身形样貌了如指掌,确认了姬仇的身份之后,众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各自亮出兵器,蓄势以待。
姬仇疾掠而至,自敌方十丈外敛气落地,抽出薄刃长刀,冷视众人。
对于姬仇的突然出现,敌方众人既有欢喜,又是疑惑,欢喜的是苦寻良久的目标竟然自投罗网,疑惑的是姬仇此前一直在逃避,为何此时竟然敢主动找上门来,他的依仗是什么?
镇魂盟里是有内奸的,对于姬仇的情况他们非常清楚,他们知道姬仇练成了三昧真火,也知道他研习了观气五术和御气十三诀,甚至连他所用长刀是什么来历都一清二楚,姬仇先前所用逐月长刀已经损毁,目前所用的是他自瀑布山洞里捡到的。
在姬仇打量对方的同时,敌方众人纷纷转头四顾,不消问,这是在确认他有无帮手,雪域空旷,一眼可以看出很远,周围并无他人潜伏。
敌人很了解姬仇的情况,而姬仇也知道敌人很了解他的情况,不然也不会派出五个灵寂期的高手来对付他,他不久之前刚刚晋身灵寂,尚处于灵寂初期,如果没有练成三昧真火,一个灵寂初期的对手他可能都打不过,但即便是练成了三昧真火,也不可能是五个灵寂高手的对手。
不管如何权衡,与对手硬抗都不是明智的作法,而这也正是敌人疑惑的原因,在确定他没有帮手之后,为首的中年秀士冲己方众人使了个眼色,四人会意,驱乘巨鹿分散开来,将姬仇围在当中,阻断了他的去路。
姬仇压根儿也没想逃走,便任凭对方将他围住。
敌方四人各占东南西北,下得坐骑,持拿兵刃缓慢合围。
为首的中年秀士没有出手,驱乘巨鹿自一旁观察策应。
敌人的目的就是取他性命,姬仇很清楚这一点,也没有说话的必要,故此双方都没有说话,随着四人的缓慢移动,包围圈越来越小,姬仇感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此时此刻,换成任何人想的都会是如何应对敌人,但姬仇却走神了,因为他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再逃跑而选择与追兵正面相搏,之前他是惜命的,但现在他不惜了,经历了中毒解毒一事,他心里充满了自责和纠结,他感动于白九卿的舍身相救,白九卿是个好人,施恩却不图报,事后悄然退走,没有向他提出任何的要求,也没有让他背负任何的责任。
但与此同时,他又无比内疚,不知日后如何面对纪灵儿,纪灵儿对他情深义重,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向纪灵儿交代,他日见面了,说是不说?如果说,应该怎么说?
正是这种纠结和惆怅的心情促使他选择了与敌人正面抗衡,此事已经成了一个死结,如果隐瞒不说,就是对纪灵儿的欺瞒,即便说了并取得了纪灵儿的谅解,难道白九卿就应该被平白无故的辜负?
与其陷入无休止的纠结和痛苦,倒不如玉石俱焚,与敌人同归于尽。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同时,敌人也出手了,这不是比武斗法,自然没人会遵守江湖规矩,四人各执兵器暴起突袭,一拥而上。
所有退路都被敌人封住了,姬仇退无可退,千钧一发之际拔出了腰间长刀,灌注三昧真火,挥刀旋舞。
受到三昧真火的催动,长刀瞬时化作赤炎火刀,旋舞之下直接断掉了两个彪形大汉的枪矛,而那使用鸠杖的老妪和使用短刀的红衣女子反应迅速,及时变招规避,方才勉强保住了各自的兵刃。
姬仇虽然不怕死,但也不会主动找死,这一刻他异常清醒,并没有胡乱攻击,而是选择了一个目标穷追猛打,这是他儿时打架时积累的经验,面对一群人的围攻,要逮住最棘手的那个打,先打倒那个,再攻击对自己威胁较小的。
他选择的攻击目标是那个红衣女子,此人用的是两把短刀,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使用短兵刃的对手出手速度一定很快,招式也一定很是诡异,而近身相搏正是他的短板,必须先除掉此人。
红衣女子见识过姬仇三昧真火的厉害,在摸清他招式之前不敢缨其锋芒,只得凭借敏捷身法腾挪躲闪。
在姬仇攻击红衣女子的同时,场中的三人也并没有袖手旁观,那两个彪形大汉紧随其后,寻找战机,攻击阻拦。
那持拿鸠杖的老妪并没有急于动手,右手紧握鸠杖,口中念念有词,伴随着咒语的念诵,鸠杖迅速被雾气萦绕并随即结冰,待得整根鸠杖都被寒冰包裹,老妪厉叫出手,挥舞鸠杖迎向了姬仇手中的赤炎火刀。
伴随着一声脆响,姬仇所用火刀和老妪所用鸠杖同时断裂。
老妪貌似早就猜到会初选这样的结果,既不吃惊亦不迟疑,将半根鸠杖扔向姬仇的同时回撤聚势,提气出掌,“寒冰真气!”
在老妪厉叫的同时,姬仇歪身避过迎面而来的那半根鸠杖,转而扔掉断刀,提气双掌,“三昧真火!”
伴随着一声闷响,二人身边瞬时弥漫出了一团炙热雾气,红衣女子等三人看不到雾气里的情景,不敢冒进,只得后撤闪躲。
待得雾气稍散,老妪浑身着火,跌撞后退,而姬仇则眉发挂霜,步履踉跄。
对于这样的结果,姬仇也不感觉意外,因为敌人知道他练成了三昧真火,既然派人追杀他,就一定有克制他三昧真火的办法,这个老妪所用的寒冰真气无疑就是用来克制他三昧真火的。
虽然老妪乃灵寂中阶修为,正面硬拼却仍然落于下风,且不管寒冰真气如何霸道,都不可能与三昧真火比肩抗衡。
但敌人也很清楚这一点,也并不希望老妪能胜他,在老妪受伤后退之后,他们并没有前去帮助灭火,而是任凭那老妪倒地翻滚,自行灭火,三人则趁虚而入,全力抢攻。
老妪所用的寒冰真气的确不如三昧真火神异,但老妪灵气修为精深,强力催动之下将大量寒气逼进了他的体内,令其反应变慢,行动迟缓,来不及出招便被其中一个彪形大汉踢中了后背,而那红衣女子则挥刀反削,将其前胸豁开了偌大一道血口。
接连受创,姬仇心神不稳,气息不畅,知道敌人接下来还会趁机抢攻,情急之下三昧真火游走四肢百骸,全力释放,周身瞬间被赤红火焰笼罩。
敌方众人躲闪不及,皆受殃及,衣裳着火,须眉尽燃,只得抽身后退,暂避锋芒。
姬仇逼退了对手却并未趁势反击,他虽然体外被火焰笼罩,先前侵入体内的寒气却并未彻底驱除,将敌人逼退之后急忙收敛三昧真火回援驱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