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血战雪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刚刚将体内寒气驱散,敌方众人已经扑灭了身上的火焰反冲而回。
先前释放三昧真火自体外催生炙热火焰耗费了姬仇大量灵气,唯恐后期灵气不续,姬仇便不敢继续催动三昧真火,三昧真火虽然威力惊人,对于自身灵气的消耗也是同样惊人。
眼见敌方众人已经冲到近前,姬仇急忙捏诀念咒,“上教门人,紫气通天,诛邪伏魔,暂借金身,奎木狼速速归真,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他此番所使用的乃是不久之前刚刚学会的御气除魔诀,御气除魔诀乃是一种类似于请神上身的法术,可以在短时间内拥有护体金身和数倍于平时的攻击力,只不过这种法术有时间限制,先前他曾经自南灵荒的树林里试练过,最多只能维持半柱香。
除魔诀是他仅次于三昧真火的第二大依仗,真言念罢,瞬时感觉周身百骸充满了鼓荡的灵气。
想要将除魔诀释放出最大的威力需要将真言咒语连诵三遍,但对手并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除魔诀刚刚起效,那红衣女子和两个彪形大汉已经冲上前来,而那个老妪也在接连翻滚之下扑灭了身上的火焰,翻身跃起,紧随而至。
姬仇并没有急于与对手近身相搏,而是自三人的围攻之下辗转腾挪,与此同时继续念诵除魔真言,待得真言连诵三遍,体外瞬时出现了金黄色的护体罡气。
护体罡气生出的瞬间,两个彪形大汉已自左右袭来,姬仇并未躲闪,拼着硬挨两记重拳,将三昧真火聚于右拳,冲着刚刚冲到近前的老妪急挥而出。
敌方四人都没想到姬仇会使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他的这种作法在对方看来非常愚蠢,因为那两个彪形大汉出招较早,一定可以赶在姬仇击中老妪之前重创于他,而他一旦受到重创,出拳的威力势必大减,甚至可能直接殒命当场。
战团中的众人当局者迷,但那中年秀士一直在旁边掠阵观战,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急忙高喊告警,“独孤婆婆,速退。”
中年秀士高喊的同时,两个彪形大汉已经击中了姬仇,但他们裹带灵气的重拳却被姬仇的护体罡气给挡了下来,中年秀士话音刚落,老妪已经飞出了战团,但她不是自己躲出去的,而是被姬仇给砸飞出去的,这一拳姬仇乃是全力催发,在三昧真火的催动下威力煞是惊人,直接将那老妪的头颅一举震爆,老妪的尸身笔直落地,四肢痉挛抽搐,脖颈鲜血狂喷。
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令敌方众人错愕震惊,姬仇早有心理准备,一击过后立刻冲向了那个红衣女子,此人所持双刀尖锐非常,出招凌厉狠辣,实乃劲敌,必须尽快将其击杀,不然必遭其害。
眼见姬仇向自己冲了过来,红衣女子眉头大皱,短刀反握,旋身挥割,取的是姬仇的脖颈要害。
姬仇对御气之术少有了解,并不知道除魔诀催生的护体罡气能不能挡住红衣女子的短刀,但红衣女子旋身反挥之时是背对着他的,这是难得的进攻机会,他不愿放弃,危急时刻热血上涌,冒险发狠,置红衣女子斩向脖颈的短刀于不顾,再度提气出拳,猛攻对方后脑。
即便是同时出招,也有快慢之分,在感受到短刀带来的瘆人寒意的同时,姬仇猛挥而出的右拳击中了红衣女子的后脑,此番出手多有仓促,聚势略有不足,并没有毁去对方的三阳魁首,但也足以致红衣女子于死地,红衣女子哀嚎一声歪身扑倒,七窍流血,伤重殒命。
眨眼之间姬仇已然击杀两人,余下的两个彪形大汉多有错愕,纷纷扭头看向自一旁观战的中年秀士,但那中年秀士面色阴沉,默然不语,看其神情应该仍然不准备出手。
得不到领队的回应,两个彪形大汉只得硬着头皮围攻姬仇。
姬仇虽然连杀二人,自己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即便他抢先一步将那红衣女子打倒,那红衣女子的短刀也穿过护体罡气自他的左颈留下了偌大一道伤口,貌似已经伤到了动脉,鲜血正在向外快速喷涌。
先前为了缓解乱心之毒,姬仇已经采用了放血的下策,本就气血两亏,先前前胸还被豁开了一道血口,此番脖颈再度受创,越发雪上加霜,好在目前还有除魔诀在强行支撑,待得除魔诀失效,失血过多的弊端将会立刻显现。
但凡身形高大之人,通常在横练功夫上都会有所造诣,这两个彪形大汉身法并不占优势,自恃蛮力过人,只攻不守,与姬仇互殴对攻。
由于除魔诀只能支撑半柱香的时间,姬仇也不敢耽搁拖延,凭借除魔诀所催生的护体罡气和强大力道与二人正面相搏,以硬碰硬。
此时那领头的中年秀士完全有机会出手偷袭,但此人并没有那么做,仍然面无表情的自远处观战,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姬仇自然不会傻到认为此人遵守江湖规矩,此人一直不出手乃是为了观察他,摸清他的底细,找出他的缺点,此人一旦出手,必然是致命一击。
姬仇与二人的对攻只能用血战来形容,三人皆是只攻不守,几个回合下来无不是血流满面,敌方二人被姬仇打的口眼歪斜,口鼻喷血,而姬仇身上的血污都是脖颈处的伤口喷涌出来的,护体罡气虽然无法阻隔二人的重拳力道,却也可以抵消七成以上。
由于一直在快速对攻,姬仇便没有机会缠绕包裹脖颈处的伤口,几番对攻之后,先前用枪的那个壮汉体力不支,踉跄摔倒,姬仇疾冲而上,三昧真火再度提气右掌,冲着那人头顶急拍而下。
眼见姬仇冲自己的同伙痛下杀手,先前执矛的大汉怒吼起脚,冲着姬仇的左肋大力猛踹,试图将姬仇踹飞,以此救下自己的同伙。
姬仇深谙除恶务尽的道理,亦不舍得就此放过震毙对手的机会,对踹向自己腰间的一脚置之不顾,继续加力,右掌猛拍而下。
随着而来的是刺耳的骨裂之声,骨裂之声发自两处,一处是那用枪大汉的头顶,还有一处是姬仇的左肋。
在拍死一人的同时,姬仇也被踢飞了出去,不需反窥内察,单听骨裂之声他就知道自己的肋骨被踹断了,而且不止一根。
由于受创之处是躯体而非头颅,姬仇便不曾浑噩茫然,倒飞之时左手急探,凌空施出了御气移山诀,抓拿的目标正是踹断自己肋骨的壮汉。
此时那壮汉正在检视同伙的伤势,未曾想姬仇竟然会隔空抓住了他,担心被姬仇拖过去,此人便紧紧的抱住了被姬仇拍死的那个壮汉,二人加在一起当在五百斤以上,姬仇此时身在半空,且身形不稳,想要拖拽五百斤难比登天。
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姬仇施展移山诀并不是为了将他拽过去,而是以他为根,将自己拉回去,不等此人反应过来,姬仇已经反冲而回。
见此情形,那彪形大汉亡魂大冒,急忙松开同伙的尸体想要出招自保,奈何他先机已失,不等他腾出手来,姬仇的重拳已经到了眼前。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姬仇此番出拳的力道较之前又有减弱,只是将对手击倒,未能取其性命,唯恐对手回神反击,姬仇急抬右脚,灵气下行助力,猛踏对方头颅。
在踹死对手的同时,姬仇知道自己犯了个巨大的错误,他用力过猛,动作太大,先前断裂的肋骨很可能插进了肺脏,一阵憋闷急咳之后,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气息的波动加速了除魔诀的失效,在吐出鲜血的同时护体罡气消失,神力也被抽离,身形不稳,踉跄倒地。
姬仇此时已是油尽灯枯,但他不敢松懈,也不愿放弃,勉力支撑,艰难站起,歪头看向一直没有出手的中年秀士。
中年秀士并未轻敌,缓慢抬手,抚向剑柄。
但此人刚刚握住剑柄便缓缓松开了,转而抖动缰绳,驱乘巨鹿向东走去。
见此情形,姬仇好生疑惑,但很快他就明白对方并不想放过他,之所以避开他乃是因为此人老成持重,不愿以身涉险,他此时伤势严重,对手根本无需冒险,只需袖手旁观就可稳操胜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