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油尽灯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永远不能奢望对手会对自己手下留情,姬仇很清楚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对手的目的是杀他,不会因为他现在失去了反抗能力而放过他,这个中年秀士乃灵寂高阶修为,休说自己此时已近油尽灯枯,便是没有受伤也不见得是此人的对手。
放弃很容易,但他不愿放弃,倒不是求生的欲望在支撑着他,而是他想要更完美的结局,以一己之力杀掉了四个灵寂高手,这是极大的荣耀,他想在临死之前将这个荣耀提升为无上荣耀,与这个中年秀士同归于尽,以一敌五,他日有人发现了他们的尸体,传扬出去,不管是镇魂盟还是截教,都会以他为荣。
他此时身上有两处外伤和一处严重的内伤,前胸和脖颈的伤口还在流血,必须尽快止血,但是在此之前他必须设法将插入肺脏的肋骨归位,不然他连呼吸都困难,腰也直不起来。
姬仇并不懂歧黄之术,好在灵气是具有穿透性的,可以通过外延的灵气来感知肋骨错位的情况,凝神感知之下发现肋骨断了三根,其中一根错位刺入了肺脏。
感知过后,姬仇以灵气托住肋骨外拉反拽,将三根肋骨逐一归位,剧烈的疼痛令他浑身颤栗,随即呕出了数口淤血。
见姬仇再度吐血,那中年秀士勒缰回头,此时他距姬仇约有二十几丈,回望之后没有继续往远处走,但也没有急于靠近。
此时如果晕过去,一定会很舒服,至少不用似现在这样承受巨大的痛苦,但姬仇却并未选择轻松的逃避和放弃,而是强打精神挪到红衣女子的尸体旁边,捡起她的短刀划开了她的衣服,他需要大量布条来包扎前胸和脖颈的伤口。
由于异常虚弱,动作艰难而缓慢,包扎伤口足足用去了半柱香的时间,在此期间姬仇屡次吐血,但那中年秀士一直在不远处观望,并未靠近。
包扎好伤口姬仇已是大汗淋漓,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身上还有一枚黄芷回生丹,是他初入镇魂盟时纪灵儿送给他的,这枚丹药他一直没有服用,此时亦拿了出来,张嘴吞服。
其中一个壮汉的腰间挂着水囊,大量失血导致他口渴非常,便挪过去自其腰间解下了水囊,待得拔掉木塞方才发现里面装的是酒,他不需要酒水御寒,却需要酒水提神,便仰头喝了几口,酒很烈,由于肺脏有伤,酒气内冲,险些再度吐血,屏住呼吸强自克制方才压制了下来。
姬仇此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过去或是晕过去,但他不能,因为那个中年秀士随时可能暴起突袭。
由于中年秀士并未带走另外几人的坐骑,几只巨鹿便自不远处啃食雪地下的枯草,姬仇走过去骑上了一头,向西缓慢移动。
他来时用的是凌空飞渡,但此时他的灵气几近枯竭,加之重伤萎靡,便无力继续施展凌空飞渡,只能骑乘巨鹿向西缓慢移动。
他翻上鹿背之时异常艰难,种种迹象表明他此时已是强弩之末,但那个中年秀士担心他故意示弱,亦不敢贸然上前,见他骑乘巨鹿向西移动,便抖缰驱鹿自后面远远的跟着。
向西移动的同时,姬仇暗中掐捏聚气诀快速恢复灵气,灵气的逐渐恢复并不能完全弥补失血过多所造成的萎靡,坐在鹿背上摇摇欲坠。
总有一些人希望以最小的代价换得最大的回报,这个中年秀士无疑就是此类,可能是四个同伙惨死眼前令其心生忌惮,不愿以身涉险与姬仇正面相搏,但有得必有失,此人的瞻前顾后给了他一个死里逃生的机会,但这个机会能不能把握住是建立在他能不能撑下去的基础上的。
能不能撑住,姬仇自己心里也没底,他流了太多的血,失血过多导致他异常虚弱,精神萎靡,随时都有晕过去的可能。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雪原上刮起了大风,姬仇的衣服原本就单薄,失血过多也令他对低温的耐受程度大大降低,牙齿打颤,瑟瑟发抖。
那中年秀士很有耐性,一直跟在姬仇后面,始终没有动手,他不确定姬仇此时表现出的虚弱是真的虚弱还是故意引诱他上前,俗话说烂船还有三斤钉,一个人临死前的亡命反击是很可怕的。
在距姬仇栓鹿之处不足十里之处,中年秀士突然出手,但他并没有攻击姬仇,而是掷出了一个雪球,打断了姬仇骑乘巨鹿的后腿。
巨鹿悲鸣倒地,姬仇也随之摔了下来。
由于事发突然,加上姬仇失血导致了反应变慢,便未能及时脱身,被巨鹿压住了一条腿。
打断鹿腿不过是投石问路,见姬仇被巨鹿压住了腿,中年秀士知道他的虚弱萎靡并不是假装的,眼下他被巨鹿压住,正是杀他的最佳时机。
中年秀士动手了,此人深谙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动静之道,之前一直在耐心等待,寻找机会,此番出手动作快逾闪电,长剑出鞘的同时,人已经冲到了姬仇三丈之外。
姬仇此前萎靡是真,但危急关头,瞬间恢复了清醒,移山诀随手施出,径直将数百斤的巨鹿抓起,本想将巨鹿掷向中年秀士,但中年秀士的移动速度太快,当他将巨鹿抓起的瞬间,长剑已经迎面刺来。
在中年秀士出剑之时,姬仇尚未抓起巨鹿,待巨鹿挡在二人中间之时中年秀士的招式已经用老,不得强行变招,只得将灵气灌注剑身,试图将巨鹿和姬仇一并刺死。
当对手长剑刺入鹿身,姬仇的移山诀已经无法继续施展了,而巨鹿挡在了二人中间,他也无法出手攻击对方,情急之下将体内残存的灵气尽数提起,催动三昧真火,猛攻巨鹿。
这一刻他没想什么隔山打牛,只想将对手推开,但三昧真火霸道非常,全力催动之下竟然瞬间将那巨鹿化为了灰烬,而那中年秀士也惨遭殃及,持剑的右手被灼烧的只剩白骨,浑身着火,厉叫哀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