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死里逃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咽下的酒水带来痛苦的同时也令姬仇萎靡的精神为之一振,这半袋酒能不能支撑他走到目的地不得而知,但是却可以支撑他走的更远。
此时此刻他开始怀念南灵荒的温热,北灵荒太冷了,冰天雪地,滴水成冰,如果在南灵荒,他此时已经不需要再走了,但是在这里不行,没有了灵气支撑,撑不到天亮他就会被冻死。
硬撑着往前挪移了一阵儿,姬仇停了下来,他现在的灵气和体力都已经完全枯竭,单靠体力很难坚持到目的地,还是得设法聚敛灵气,有了灵气,就可以催生力气。
但是此时正在刮风,气温低的吓人,周围一片空旷,连避风的地方都没有,坐下之后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冻僵,盘膝吐纳是行不通了,只能依靠掐捏指诀。
为了能够准确的掐捏指诀,姬仇将左手揣进了怀里,但他现在体温很低,根本就捂不热冻僵的手指。
此时的他彷如虎落平阳,龙游浅滩,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寒冷也能对自己构成威胁,也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失去了灵气自己是多么的脆弱,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每当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姬仇就要面临一次重大的选择,躺下,或是鼓起勇气继续走,在筋疲力尽的时候想要鼓起勇气都需要莫大的勇气,一次次的自重伤的身体里压榨残存的体力,他感觉自己被掏空了,彻彻底底的掏空了,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身上还带有截教师兄给他的信物,危急关头可以召唤他们,他没忘记这件灵气信物,但他没准备使用,一来他不想使用,他现在不愿见镇魂盟的任何人,二来就算使用也来不及,镇魂盟远在南灵荒,而他在最北面的北灵荒,万里之遥,等众人赶来,他已经冻死在雪地里了。
如果坚持真的很容易,这个世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半途而废的人,每当感觉自己已经撑到极限的时候,姬仇就会喝口酒,这半袋酒不是什么好酒,但酒的确可以御寒,也可以振奋精神,只不过维持不了多久,走不出多远刺骨的寒冷就会再度袭来,精神也会随之萎靡。
尽管他很节省的饮用,最终酒水还是喝完了,此时他已经能够隐约看到老三的气息了,也能看到那头卧在雪地里的巨鹿。
最难的时刻是完全看不到希望的那段时间,看到了希望,也就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最终姬仇挪到巨鹿旁边,老三听到了声响,开始抓挠木板。
“我在。”姬仇大口喘息。
听到姬仇的声音,老三安静了下来。
为了不触动断裂的肋骨,姬仇挺直腰杆,歪身探手,艰难的拎起了木箱,他现在已经无力背负木箱了,只能用被冻的麻木的双手努力的将其捆在鹿背上。
这只巨鹿是被驯化过的,一直等姬仇解开绳索爬到了它的背上方才站了起来。
不等姬仇呼喝驾驭,巨鹿便自行向南跑去,风很大,但姬仇不敢弯腰,一弯腰就会触及腰间伤口。
虽然骑上了巨鹿,姬仇却知道自己并没有脱离危险,他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身受重伤,而是灵气耗尽之后遭遇了刺骨的寒冷,他必须尽快找到避寒的地方,但他眼下所处的位置树木很少,放眼望去,全是一望无际的冰原。
与之前的缓慢挪移相比,巨鹿的奔跑可谓是异常迅捷,半个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了树林,再过半个时辰,林中出现了一座木屋,不需姬仇驾驭,巨鹿便自行跑到了木屋旁,自木屋西侧趴卧了下来。
俗话说老马识途,老鹿也识途,到得近处姬仇方才发现这座木屋正是之前自己住过的那座。
木屋里也很冷,但与外面的寒风刺骨相比,木屋里显得很是温暖,撑到此时,姬仇知道自己已经死里逃生,但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一直支撑着点起了篝火方才晕死过去。
说晕就晕,躺下就晕,他的体力严重透支,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他是被冻醒的,醒来之后率先感觉到了冷,随后便是痛,不止伤口痛,浑身所有关节都在痛,手脚头脸也痛。
老三就趴伏在不远处,见姬仇睁眼,便向他跑了过来,自他身旁歪头看着他。
姬仇伸手想要摸它,待得伸出手去方才发现自己的五指竟然全是黑色,而且肿胀的非常严重。
木屋里有不少之前剩下的木柴,姬仇勉力起身,再度点燃了篝火,很快火势变旺,木屋里的温度也随之升高。
温度升高之后姬仇开始浑身发痒,尤其是手脚,努力脱下鞋袜,发现脚上的冻伤比手上的还要严重,双脚全呈骇人的黑紫色。
虽然虚弱非常,姬仇仍然拿出匕首将自己的手指和脚趾逐一划破,流出的血液都是黑色的,到得此时他终于明白昨晚为什么一直无法掐捏指诀,实则在那时手指已经被严重冻伤了。
放血的同时姬仇开始重新检查身上的伤势,由于昨夜吞服过一枚黄芷回生丹,前胸和左脸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六七分,断裂的肋骨也在原位,并未出现移位迹象。
指尖和趾尖的黑血流了少许便止住了,姬仇只能逐一推挤,淤血流出之后,手指和脚趾的颜色方才逐渐恢复正常。
老三饿了,姬仇站立起身,自木箱里取出肉脯扔给它一块儿,木箱里还有酒,也拿了出来,烤火饮酒,与此同时左手掐捏指诀,聚敛恢复灵气。
大难不死,姬仇显得分外平静,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欢喜,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尤其是在这个屋子里,尽管他完全不记得在这个木屋里都发生过什么,但是他能猜到。
脸上的剑伤在饮酒时仍然会剧烈疼痛,如此严重的伤势,即便痊愈了也势必会留下很大的疤痕,但他并不在意这些,他最在意的东西已经无法继续在意了,对白九卿他并无怨恨,只有感激,白九卿舍身相救,且事后极力掩饰,不想让他知道实情,这是个很好的女人。
如果没有纪灵儿,他一定会对白九卿负责,但他与纪灵儿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而且纪灵儿重情重义,无可挑剔,事情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不知道日后如何面对纪灵儿。
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是自欺欺人,他不愿意自己骗自己,但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随着灵气的积累和恢复,姬仇终于得以练气吐纳,体内有了灵气,精力很快恢复,虽然仍然虚弱,却也不再是有气无力,萎靡不振。
姬仇自木屋里待了三天,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三天里都想了什么,貌似什么都想了,好像什么都没想,总有一些事情会突然改变一个人的心境,很突然,但也很自然。
三日之后,姬仇离开了木屋,原本俊朗的脸上多了一道伤疤,原本光明的心境多了一丝晦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