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休养生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骑上巨鹿,姬仇茫然四顾,开始斟酌去处,此前他一直是追着玉面青狐的,玉面青狐去哪里他就会跟到哪里,而今玉面青狐已经跟丢了,他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姬仇茫然,其骑乘的巨鹿却不茫然,它此前一直被圈养在落寒城的驿场里,被驯服的巨鹿和马一样,都有识途之能,姬仇不加控驭,它便往落寒城去。
姬仇身上带有笑雷子给他画写的地图,取出看阅,在落寒城的西南千里之外也有一座大城,那里是人族四大主城之一的流光城,又名高阳城,当日玉面青狐就是往西南方向去的,即便他的目的地不是流光城,也很可能会路过流光城,想要追寻玉面青狐,势必要去流光城。
对于玉面青狐,他先前只是将其当成了一个向导,并不是非要置对方于死地,但是现在他的想法变了,玉面青狐闯了大祸,毁了他和白九卿的清白,此人非杀不可。
打定主意,便想改道西南,但转念一想,不成,还是得先回落寒城看看,玉面青狐狡诈非常,应该明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万一兜个圈子又跑回到了落寒城,他一路追出去,只能离玉面青狐越来越远。
由于身上有伤,姬仇便没有策鹿狂奔,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经过了先前的血战,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将灵气全部耗尽,失去了灵气,他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此外,敌人费尽心机将他自镇魂盟逼出来,为的就是取他性命,而今追兵全军覆没,接下来一定会有更厉害的对手出现。
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在躲,但现在他不想再躲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杀的了第一拨,就能杀掉第二拨,杀不死对方就被对方杀死。
当日傍晚时分,姬仇回到了落寒城,住进了先前落脚的那家客栈,伙计之前得过他的好处,便将他安排进了先前所住的房间。
人都是会变的,改变的过程有时候很漫长,有时候则很突然,数日不见,姬仇的变化很大,伙计原本是有些轻视他的,常年迎来送往,见多识广,谁是老江湖谁是初出茅庐他一眼就能分出来,但此番伙计却开始怕他,并不是因为他脸上多了道伤疤,而是他身上出现了杀气,强烈的杀气。
投店之后,姬仇又出去了一趟,木箱随身背着,他不放心将老三独自留在客栈。
他此番上街有三件事情要做,一是寻找玉面青狐,二是配制一些伤药,出门在外没有应急药物可不成,先前若不是有一枚之前存下的黄芷回生丹自己定然凶多吉少,最后一件事情就是买些御寒的衣物,他出门带了两套备用衣物,给了姜箐一套,前几天夜里毁了一套,就剩下身上的这套道袍了。
衣服没有现成的,需要量身定做,得等,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以后的雪也会越来越多,赶路需要御寒避风的衣物和帽子,这类东西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穷人用的蓑衣和斗笠,御寒效果不是很好,只能遮挡风雪。还有一种是有钱人穿的狐裘皮帽,御寒效果最好,但带有血腥之气。最后一种是武人穿戴的大氅披风,由厚布剪裁,中间填充棉苇,帽子也是这般。
姬仇选了第三种,他虽然不在意自己的容貌,但脸上尚未完全愈合的伤疤却令路人频繁驻足侧目,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选了一顶与披风颜色相同的蓝布斗笠。
配药的时候他刻意去了多家药铺,一来是为了配制应急伤药,二来是趁机打听当日玉面青狐都买了什么药物,因为据当日那家药铺的店主所说,玉面青狐去他那里只是为了购买药引,而药物则是自其它药铺配制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姬仇终于找到了玉面青狐配制乱心之药的那家药铺,店主之所以还能记得玉面青狐有三个原因,一是时间隔的并不长,二是玉面青狐长的尖嘴猴腮,獐头鼠目。最后一个原因就是玉面青狐配制的药物很特殊,全是活血扶阳之物。
店主能够清楚的记得当日玉面青狐的配方,给以重酬之后,店主绞尽脑汁的配制出了解药。
有了前车之鉴,他对这种乱心之毒异常忌惮,他现在已经练成了三昧真火,寻常毒药可以催动三昧真火焚灼解毒,唯独这种乱心之毒不成,这东西确切的说并不归属毒药,而是一种催火助阳的火属补药,以三昧真火来焚灼,不啻于火上浇油。
北灵荒的气温本就很低,到了晚上气温更低,由于城门晚上关闭,很多进城进行易换的人和异类就只能自城里过夜,有些银两的就会投店打尖儿,而囊中羞涩的那些只能露宿街头,昏暗的火光下,街道两侧不时可以看到守着各种土产苦等买主的穷人和异类。
在街道两侧的酒肆客栈里是推杯换盏,而道路两旁则是饥寒交迫,世间有成千上万种活法儿,但不管是哪种活法儿,其最终目的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活下去。
姬仇身上不但有银两还有金子,沿街遇到的,能买的便都买了,他帮不了所有人,能帮一个是一个,他也没有能力彻底改变这些艰难求生的人和异类的境遇,只能量力而行,尽力而为。
回到住处,他开始整理先前买来的东西,以药材居多,但他对药理不是很精通,对这些药材的功效也仅仅局限于卖主的描述。
简单整理之后,姬仇将这些杂物收了起来,有机会得寻本医书来看,出门在外不懂药理很容易吃亏。
他木箱里本就有一颗人参,但他没有服用它,先前自街上他还买了些品相差个头儿小的,洗净之后直接咬嚼吞服,人参的作用是大补气血,而他现在气血两亏,吃多少都不会流鼻血。
真正的人参并不好吃,是很苦的,吃过两根姬仇洗漱休息,他体内灵气已经处于盈满状态了,眼下需要做的就是卧床休息,尽快恢复元气。
隔壁房间里有人在小声说话,说的什么他能隐约听到,说话的是两个师兄弟,二人是自沅州过来的练气之人,好像要来寻找什么东西拿到流光城去易换丹药。
根据二人零碎的交谈,姬仇得知了一件即将发生的大事,不久之后巫族将会出现在流光城,他们带来了一批上乘的丹药,要与人族进行易换,眼下消息已经传开,各地的练气之人都带着各种珍稀之物赶往流光城。
虽然二人在交谈过程中并未提到具体的时间,但是根据二人所说的要赶往北邙山一节来推断,巫族的易换应该还得一段时间,如果时间很急,二人赶往北邙山根本就来不及回返。
姬仇身上有伤,且气血两虚,听了片刻便昏昏睡去,老三踩踏着木箱跳上了火炕,自他脚边趴伏了下来。
随后几日姬仇很少出门,一直在房间里养伤,由于外来进行易换的人最多只能自这里停留三天,到了第三天午后,姬仇取了定制的衣物,收拾东西离开了客栈。
那头巨鹿一直被寄养在驿场,姬仇骑着巨鹿自南门离开,取道西南,赶往流光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