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以恩报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眼见姬仇竟然徒手熔断了那条锁链,众人无不目瞪口呆,这根铁链足有拇指粗细,能够徒手拽断已属不易,而姬仇竟然直接将其熔断了,断口此时仍有铁水滴沥,这等情形是他们先前所未见的,只能用恐怖诡异形容。
那有心勒索的镖师见状亦是骇然震惊,再见姬仇语气不善,眼露杀机,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与硬着头皮充好汉相比,还是性命更重要,也顾不得周围多有围观之人,急忙尴尬赔笑,连连摆手,“我说笑呢,说笑呢,呵呵,呵呵。”
那接了姬仇银两的镖师唯恐姬仇秋后算账,急忙颤抖着双手将银两递了过来,“道长,我们与你说笑呢,我们哪能要你的银两。”
姬仇没有理睬这些人,而是帮母狼解开了锁链,母狼修为不够,不得完全化身为人,脑袋还是个狼头,只能勉强口吐人言,它认得姬仇,再次得他相救,母狼感激涕零,跪倒在地,冲他磕头作揖。
姬仇将其扶了起来,拉着它走出人群,自客栈的屋檐下上下打量,检查它有无受伤,与此同时和声问道,“你可有受伤,你的孩子现在何处?”
“我不痛,孩子不够吃。”母狼回答,由于周围还有不少围观之人,它多有忌惮,便左顾右盼,没有说出自己的幼崽在哪儿。
姬仇知道它在担心什么,便没有继续追问,转头冲那几个忐忑的站在一旁的镖师出言说道,“被它咬死的角鹿现在何处?”
“在后面,一头咬死了,一头没什么大碍,这钱……”镖师知道这些银两烫手,有心退还却又不敢贸然上前。
“把那头死鹿抬过来。”姬仇冲一干镖师说道。
众人闻言急忙跑向马厩。眼见客栈的店主和伙计也站在门口张望,姬仇便冲那店主模样的人问道,“请问店家,你们这里都有什么牲畜对外售卖。”
“三牲六畜都有。”店主急忙回答。
姬仇自钱袋里拿出一块金子扔向店主,这时候的金子通常被熔为金块儿或金豆子,姬仇拿出的这块金子是长方形的金块儿,由于体积不是很大,便不能称之为金条。
店主愣了一愣,没接住,金块儿落地,一旁的伙计急忙捡了起来,递给店主。
“这东西能换多少牲畜?”姬仇问道。
店主见多识广,根据姬仇的言语神情猜到他想做什么,掂量过后出言说道,“十两金,百两银,易换肥牛二十头尚有剩余,若是易换山羊,百只尚有剩余。”
姬仇随口说道,“烦劳店家采买山羊,此后每日与它一只,给够百只。”
店主精于算计,立刻算出大有赚头,急忙连声答应,接下了差事。
“以后我还会回来,”姬仇说道,“若是贪没侵占,无良坑人,别怪我焚店杀人。”
店主连连摆手,“客官放心,每只山羊必不会低于百斤。”
店主言罢,不等姬仇接话,便走过来冲那母狼说道,“你遇到贵人了,这位少侠送了一百只山羊给你,明日起你每天午后过来拿取。”
母狼虽然人话说的不好,心智却是齐全的,听懂了店主的话,感动之下又冲着姬仇跪了下去,豆粒大的泪珠啪啪滴落。
就在此时,两个镖师将之前被母狼咬死的角鹿抬了出来,这是一只尚未成年的角鹿,也就一百多斤,成年角鹿至少也有七八百斤,母狼之所以选择攻击这只小的乃是因为成年角鹿它也拖不动。
姬仇指着地上的死鹿冲那母狼说道,“这只死鹿你先带走吧,自明天开始每日午后过来牵羊,一百只吃完,你的孩子应该也长大了。”
母狼心中感动,嚎啕大哭,它终究不是真正的女人,哭声近乎狼嚎。
姬仇又安慰了它几句,待其情绪趋于平稳,帮它将死鹿抬到了肩上,目送它往北离开。
送走母狼,姬仇方才落脚住店,将巨鹿交由伙计喂食饮水,自己则住进了客栈的上房。
自古便有财不露白之说,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露富极易招致他人的算计,但凡事无绝对,姬仇就是例外,他有能力保护自己的金银,没有谁敢打他的主意,但凡被贼人算计惦记的,都是没有能力保护自己财富的弱者。
这里没有将饭食送进房间的服务,姬仇只能自大堂吃饭,由于他先前显露了实力,众人便对他多有忌惮,吃饭之时都远远的避开了他,担心惹他不快,也没人聒噪喧哗,客栈里的气氛显得压抑而沉闷。
饭吃到一半儿,外面进来了几个道士打扮的年轻人,他们发现了姬仇披风里面穿的是道士的衣服,便以道门礼仪与他打招呼,姬仇起身回礼,然后继续低头吃饭。
这几个道士自大堂东北角落坐了下来,等待饭菜上桌的间隙低声交谈,所说之事也与流光城有关,确切的说是与即将在流光城举行的巫族丹药对外易换有关,这些道士也是截教穿戴,言谈之中对于丹药本身少有提及,对自己带了什么东西过去进行易换也没有提到,只是说到了易换的具体时间,半个月后巫族就会来到,易换持续三天时间。
这些道人并不知道姬仇此前显露过本领和手段,也没有过分在意他,而姬仇也没有主动与这些同道中人攀交,吃过饭便回到房间打坐练气。
三更时分,姬仇收功敛气,又自木箱里拿出了之前带出来的经文典籍随手翻看,他不知道镇魂盟会于何时封印天诛,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但身为道人,背诵本教经文是最基本的,连经文都背不下来,只能算是野道。
四更时分,姬仇收起经文准备卧床休息,但老三想要出恭,急切抓门,姬仇便打开门带它出去出恭。
客栈有后院儿,后院无墙,只以栅栏围绕,到得后院儿,姬仇突然发现栅栏外有个人影儿,定睛细看,竟然是那只母狼。
姬仇发现母狼的同时,母狼也看到了他,母狼貌似已经在外面等了他许久,见他出来急忙冲他招手。
姬仇不明所以,疑惑的走了过去,不等他说话,母狼便自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塞了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