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玄铁之心(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当一个人向另外一个人递送什么东西的时候,后者通常会下意识的接着,姬仇疑惑的接过了母狼递过来的布包儿,本想问里面是什么,但入手之后他已经大致猜到是什么了,布包里的东西形状并不规则,入手很是沉重,应该是块儿石头。
“这是什么?”姬仇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是好人,这个给你。”母狼发音并不是非常精准。
姬仇没有再问,而是尝试打开布包,但母狼急忙伸手拦住了他,与此同时紧张四顾。
姬仇不明所以,疑惑的看向母狼。
母狼说道,“很好很好的,最好的,别人看到会杀你。”
听得母狼言语,姬仇越发疑惑,本想出言追问,母狼再度抢先说道,“不要被人看到,会杀你。”
母狼说完,裹着破旧的衣服急匆匆的转身走了,此时天上正在下雪,姬仇目送母狼消失在雪夜之中,良久之后方才回过神来,带着老三回到了房间。
他有夜视能力,晚上不需要燃点灯烛也能夜间视物,回屋之后本想打开布包,但只解开了两层他就停了下来,他虽然不知道布包里是什么,却发现里面的东西能发光,发的是淡淡的红光。
此时石头外面还裹着好几层破布,已经隐约可以看到红光了,若是继续拆解,红光一定会更加明亮,短暂的沉吟之后,姬仇点上了桌上的油灯,然后回到床上,钻进被窝,自被子里面打开了那个布包。
打开布包之后,他差点吓的叫出了声,因为布包里裹的竟然是一颗鲜红的心,泛着刺眼的红光,最为诡异的是这颗心貌似还在跳动,所发红光忽强忽弱。
待得稳住心神,姬仇开始仔细打量此物,这东西比成年男子的拳头要大一些,很像一颗心脏,但它并不是真正的心脏,因为份量不对,此物虽然体积不大,却异常沉重,大致估算应该有六七斤重。
此外,此物的质地非常坚硬,入手的感觉不太像石头,更像某种坚硬的金属。
姬仇虽然不知道此物究竟是什么,却知道绝非寻常事物,母狼将这件东西送给他的时候所表现出的紧张和警惕也绝非小题大做,正如母狼所说,此物是最好的东西,如果被别人知道,很可能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知道是好东西,却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处,由于客栈里多有闲杂人等,他也不敢以灵气来感应此物,只得用破布将其重新包好,塞进了床头的木箱里。
他本来是想带老三出去解完手就卧床休息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哪里还睡得着,一直在想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期间屡次生出将其拿出来重新检视一番的念头,但最终都被他克制住了,不能一点定力都没有,明天母狼还会来,届时问问它就知道了。
耐着性子等到日出天亮,姬仇将那块心形的金属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延出灵气进行感应,这时候外面的光线已经很亮了,即便这块诡异的金属大放光芒,也不会引人注意了。
以灵气感应过后,姬仇确定此物就是一块金属,在没有灵气催动的情况下,金属所发出的光亮会忽明忽暗,当以外延的灵气探知感应时,金属所发出的红光会随之增强,红光最亮时能亮到什么程度目前还不得而知,因为他不敢以十成灵气去感应探查,目前所用的灵气连一成都不到。
除了确定此物是块金属,他还发现此物不但有金属的特性,还带有很浓重的火属气息,此物本身是温的,红光越亮,温度越高。
到得这时,姬仇终于知道此物是什么了,这东西是一块金属,但它不是一块普通的金属,而是一块儿来自九天之外的玄铁。
确定了此物是什么,姬仇心中的疑问终于消除,此时住店打尖儿的行人和客商已经开始动身上路了,到得辰时客栈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因为要等母狼,姬仇便没有离开,昨天店主说过了,每日午后母狼过来拿羊,在等待母狼到来的这两个时辰里他趁机睡了一会儿。
午后,母狼果然出现了,姬仇等候多时,见它来到,急忙出门与它说话,店主和伙计都看到姬仇将母狼拉到了一旁,但他们并不知道二人在说什么,只当姬仇在冲母狼交代接下来过来拿羊的细节。
“你昨晚给我的是什么?”姬仇低声问道。
此时客栈的人基本上都走了,只有为数不多的中午前来打尖儿的食客还在大堂吃饭,母狼不再似昨晚那么紧张,压低声音回答道,“好铁,最好的铁。”
“哪儿来的?”姬仇追问。
“天上掉下来的。”母狼回答。
“是你捡到的?”姬仇又问。
“是,”母狼点头,“很早了,那时候我很小,跟孩子一样小。”
“你在哪里捡到的?”姬仇再问。
母狼虽然可以口吐人言,但终究不如人类说话流利,表述不很清楚,用词也不准确,问答良久姬仇方才弄清楚来龙去脉,这块玄铁是一百多年前自天上掉落的,那时候母狼还很小,懵懂记事儿,当年在玄铁坠落之后,它们族群生活的区域来了很多人,这些人都是前来寻找这块玄铁的,在寻找的过程中发生了惨烈的殴斗和厮杀,玄铁没找到却死了好多人。
打了很久也找了很久,但最终他们也没有找到这块玄铁,后来为了逼问玄铁的下落,有一伙人将狼群围了起来,逼迫可以幻化人形的头狼玄铁的下落,在那些人看来狼群一直在这片区域活动,很可能是狼群将玄铁藏了起来。
但头狼并不知道玄铁的下落,它交不出玄铁,那伙人就开始屠杀狼群,头狼愤怒之下率领狼群做困兽之斗,但它们的对手都是练气的武人,它们如何是那群人的对手,最后头狼战死,狼群也几乎惨遭灭族。
母狼是在事发两年之后才发现这块玄铁的,不是埋在土里,也不是沉在水下,而是在树上,一棵大树枯死倒伏,嵌在树里的玄铁掉落了出来,夜晚放光,被它发现了。
母狼知道这块玄铁当年给狼群带来了灾祸,也知道拥有玄铁的人会有怀璧之罪,在得到玄铁之后就将它给埋了起来,时隔多年,它几乎将此事给忘记了,昨夜遇到了他并再次得他解围救助,心中感动,无以为报,便想起了这块玄铁,于是就将其挖了出来,送给他作为酬谢。
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姬仇眉头微皱,他虽然不知道这块玄铁的来历,但是根据当年那么多人争抢这块玄铁来看,此物是很有名的,认识它的人也很多,至少当年认识它的人很多,现在有没有认识它不好说,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当年知晓此事的人大部分已经死去了。
“找铁匠打刀。”母狼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用刀?”姬仇随口问道。
“坏人有刀,你没有刀。”母狼答非所问。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姬仇也没有再问下去,而是冲母狼微笑说道,“谢谢你,你的礼物我收下了。”
“藏起来打刀。”母狼不放心的叮嘱。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别人知道的。”姬仇说道。
听姬仇这般说,母狼放下心来,咧嘴发笑。
由于二人交谈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担心引起他人怀疑,姬仇便没有再与它多说什么,回到客栈门口,喊了店主出来,带它去后院抓羊。
客栈里有几个食客,见到这个人身狼头的母狼也并没有过分在意,在北灵荒有很多像母狼这样的异族,见得多了,也就不以为奇了。
不多时,母狼牵着羊自后门离开了客栈,姬仇站在门外送它。
“孩子在山里,你去。”母狼冲姬仇发出了邀请。
“我去做什么?”姬仇问道。
“孩子记住你的气味,长大后报答你。”母狼说道。
姬仇摆了摆手,“不用了,不能暴露你们的住处,你送给我的礼物很贵重,我很感谢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