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设计伏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去往流光城的途中,姬仇盘算着如何处理这块罕见的玄铁,母狼送他的这块玄铁与普通的玄铁不同,自身带有很强的火属属性,在灵气的催动之下不但可以发出炙热的高温,还会发出刺眼的红光,无疑属于玄铁中的极品,他五行属火,又是感应火属玄灵之人,自然要为自己打造一把兵器。
修道之人大多用剑,因为剑为百兵之君,虽为兵器,却有君子仁德,但他已经习惯了用刀,而刀则为百兵之王,多有杀伐之气。
一把长剑的重量通常在两到三斤之间,薄刃长刀的重量比长剑要略重一点,而这块玄铁的重量大约在六斤左右,给自己打造一把薄刃长刀还有两斤左右的剩余,还可以用来打造一把长剑。
刀他留着自用,长剑他准备送人,但他不准备送给纪灵儿,他想送给白九卿,一旦着手封印天诛,他就要舍生取义,慷慨赴死,届时他自用的薄刃长刀可以留给纪灵儿。
当日纪灵儿送他的长刀被他损坏了,人走了,留下一把玄铁长刀,既有归还之意,亦可睹物思人,留作纪念。至于送给白九卿一把长剑,也是为了婉转的答谢她,他从内心深处还是非常感激白九卿的,但也只有感激,因为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此前白九卿只字不提,此后他也只字不提,只要馈赠礼物,白九卿就知道他是感激她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由于动身时已近申时,姬仇便没有急于寻找落脚处,夜幕降临之后继续往西南方向移动。
二更时分,前方出现了一片密林,林中多为松树,虽是寒冬,却是仍然枝繁叶茂,姬仇虽然没有游方行脚的经验,却也知道这种地形和地势非常适合贼人隐藏。
心中警觉,便有心捏诀观气,但指诀刚刚捏起,便隐约听到了林中有打斗的呼喝之声,再看气息,发现林中至少有二十几个练气之人,其灵气修为多在灵虚和空冥之间,灵寂期的高手只有两个,一个灵寂初阶,一个灵寂中阶。
姬仇本不愿多生是非,但这条路是去往流光城的唯一去路,他无法绕行,也不愿远避等待,便驱乘巨鹿走进了松林。
他不知道前方殴斗的都是什么人,没准备出手也没准备袖手,眼下情况不明,说这些言之过早,如果是山贼打劫,那就仗义出手,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他知道自己的宿命是什么,但他并不希望有更多的人陪自己一起死,能救一个是一个,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举目无亲,大部分人都有亲人在家里等着他们。
随着距离的临近,打斗声越来越清晰,根据双方的呼喊声来看,确是几个练气之人遇到了山贼,这些山贼并不是寻常的山贼强盗,而是有备而来,专程自此处伏击那几个练气之人的。
到得近处,姬仇终于看清了场中的情况,山贼都穿着黑色的夜行衣,无一例外的蒙着脸,人数约有二十人,而他们围攻的目标是几个身穿道袍的年轻道人,不同宗派的道士所穿的道袍样式也是略有差别的,根据道袍的样式来看,被围攻的那几个道人都是截教中人。
道人共有三人,其中一人已经重伤昏迷,还有一人也挂彩负伤,只剩下一个年轻的坤道仍在山贼的围攻之下强自支撑。
由于姬仇并未隐藏行踪,山贼便发现了他,一个明知道此处正在殴斗还敢靠近的人,绝不是寻常人等,众山贼貌似懂得这个道理,担心他会出手干预,便加紧围攻那几个道士。
几个回合之下,那个坤道躲闪不及,右臂中剑,长剑落地。
姬仇观战的同时缓缓卸下木箱,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那个负伤的中年道人疾冲上前,旋舞长剑逼退了对手,与此同时转头冲那负伤的坤道说道,“师妹,我们去不到流光城了,快将那灵物毁去,绝不能让这些强人抢走。”
中年道人话音刚落,敌方众人已经反冲而回,他左支右绌,强自支撑,险象环生。
眼见那几个道人情势危急,姬仇便不曾彷徨犹豫,提气发声,高喊住手。
但众人并没有因此暂缓攻势,对他的喝止置若罔闻,一哄而上,全力抢攻。
姬仇见状掐捏指诀,施出了御雷诀,引得天雷一道,一声霹雳雷霆降下,一个山贼被当头击中,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震为一蓬血雾。
换成寻常山贼,同伙惨死眼前,纵然不会四散逃走,也必然震惊错愕,但这些山贼貌似全是亡命之徒,竟然毫无畏惧之意,刀剑齐出,继续围攻那三个道人。
此时那三个道人有一人重伤昏迷,另外两人也无有还手之力,频频挂彩,眼见三人有性命之忧,姬仇顾不得多想,自鹿背上提气拔高,疾冲入场,施出移山诀,隔空遥攻,一通抓拿扔撇,终于赶在山贼杀掉道人之前救下了他们。
眼见来了帮手,中年道人和年轻道姑大喜过望,二人都有伤在身,见姬仇靠近,中年道人随即萎靡倒地,那年轻的道姑也是步履踉跄,摇摇欲坠。
见此情形,姬仇急忙上前扶住了她。
“福生无量天尊,多谢道友仗义援手。”年轻道姑急忙出言道谢。
“举手之劳。”姬仇松开了道姑,虽然同为截教道人,却也是男女有别。
松开道姑之后,姬仇转身面对重新围上来的山贼,与此同时灵气催动,开始提聚三昧真火。
就在此时,他突然想起一事,他此时穿着大氅,带着斗笠,而且里面穿的也不是道袍,这年轻道姑是如何知道他也是道门中人的?
再者,这道姑乃灵虚高阶修为,而只有空冥以上修为的道人才有资格宣唱福生无量天尊,寻常道人只能宣唱无量天尊。
不等他沉吟细想,山贼们已经各执刀兵冲了上来,就在他拉开架势准备应敌之时,突然心中一凛,心头浮现出了浓重的不详。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来自人类趋吉避凶的本能,眼前的这些山贼并不足以令他产生这样的感觉。
电光火石之间,姬仇猛然想到危险可能并不是来自敌人,而是来自于自己救下的这几个道人。
想到此处,急忙转身回望。
就在其转身的瞬间,一柄长剑刺入了他右肋,出剑之人不是旁人,正是他先前救下的年轻道姑,而此时年轻道姑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获救的欣喜,而是面露凶光,五官狰狞。
在道姑出手的同时,先前萎靡倒地的中年道人和那个重伤昏迷的道人也一跃而起,同挥长剑,冲他脖颈急斩而至。
只一瞬间,姬仇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根本就没有山贼,也没有道人,这些人都是一伙儿的,先前是故意施展苦肉计,引他出手相救,然后伺机偷袭。
一片好心却被人利用,姬仇怒不可遏,而眼下自己又处于生死关头,气急之下也顾不得多想,三昧真火急发全身,瞬间变成赤焰火人。
突然出现的极限高温瞬间毁去了对方的兵刃,而近在迟尺的三人也未能全身而退,那假装萎靡的道人和年轻道姑修为较低,瞬间被烧成了焦炭,而那先前假装晕厥的道人则如冰原遭遇的中年秀士一般被焚去了双臂。
与中年秀士不同,这道人虽然失去了双臂,却并未发出凄厉惨叫,而是双目圆睁,牙关紧咬,急运灵气,反冲丹田。
不等姬仇反应过来,那道人已经狰狞怒吼,散功自爆。
姬仇与那道人近在咫尺,避无可避,瞬间被凛冽的气浪撞飞了出去。
在被气浪撞飞的瞬间,姬仇终于确定了这些人的身份,他们应该出自天杀阁,传说天杀阁的杀手视死如归,任务失败之后就会散功自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