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防不胜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姬仇全然没有防备,待得对方偷袭得手他方才反应过来,危急关头他来不及细想这一老一少原本就是刺客,还是有人假扮了他们,也来不及思考二人原本就没有灵气修为还是使用了什么方法隐去了气色,在愤怒的驱使之下不但没有推开二人,反而紧紧的抱住了他们,与此同时急施三昧真火,自体外催生出了高温火焰。
二人被姬仇夹住,难能脱身,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三昧真火已经爆燃出现,瞬间被焚皮烬骨,化为飞灰,甚至连临死前的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在烧死二人的同时,由内而外发出的三昧真火也将两把匕首同时震飞,震飞匕首的瞬间姬仇知道自己并未被伤及心脉,倘若心脉受损,立刻就会萎靡脱力,这两把匕首刺伤了他的左右双肺,令他呼吸不畅,憋气咳血。
将两名刺客烧死之后,姬仇并未立刻收回三昧真火,而是以意引导,继续催发释放,刺客所用的两把匕首都是淬毒的,三昧真火是由内而外发出的,或许可以利用高温来化解剧毒。
事实证明他的这种作法是正确的,匕首上的剧毒的确耐受不住三昧真火的焚灼,炙热的高温不但化解了剧毒,还在瞬间烫合了胸前的伤口。
经验是需要慢慢积累的,在此之前姬仇并不知道还可以利用三昧真火来解毒,也不知道三昧真火可以烫合伤口,不过三昧真火也只能用来烫合外伤,对内伤是无效的,肺脏受损,呼吸艰难,急咳吐血。
确定焚烬了体内剧毒,姬仇散去三昧真火,屏住呼吸来到了上风口,他现在呼吸非常困难,但他也很清楚剧烈咳嗽会加重肺脏的伤势,无奈之下只能强行忍耐,小心翼翼的缓慢呼吸。
任凭他再怎么小心翼翼,终究还是克制不住,片刻过后一口鲜血再度夺口而出,而吐血之后本能的吸气也将大量寒冷空气吸进了肺脏,肺脏受到刺激,再度大口咳血。
姬仇知道一直剧烈咳嗽会令自己进入恶性循环,待得吐出肺里的积血,姬仇用衣袖掩住了口鼻,不再用嘴呼吸,改为用鼻子缓慢换气。
内伤出血不会很快停止,姬仇以灵气感知内察,发现自己左右肺脏一直在缓慢流血,而流出的鲜血会影响肺脏呼吸换气,当积血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本能的咳嗽,吐出积血,以此保证正常呼吸。
确定了这一点,姬仇便不再被动等待,而是控驭灵气将肺脏内的积血缓慢的反送上来,然后再轻轻吐掉。
此时客栈周围一片慌乱,没有人注意到他,随后半柱香时间是姬仇最难受的一段时间,他连正常呼吸都不能,肺脏传来的剧痛只能用锥心来形容,汗如雨下,面白如纸。
担心除了这两个杀手,周围还有敌人隐藏,姬仇便不敢放松大意,强忍难受警惕四顾。
除了内伤疼痛,不能正常呼吸还带来了另外一个巨大的弊端,那就是头痛欲裂,神识混沌,肺脏受损导致头部没有足够的血气供应,头疼也就必不可免。
就在此时,伙计自不远处走了过来,灰头土脸,蓬头垢面,手里握着缰绳,后面是姬仇的那只巨鹿。
伙计是来邀功请赏的,在众人都忙着逃命时伙计冲进了货场,将他的坐骑牵了出来。
非亲非故,他人对自己任何的善意都理应给予奖赏,姬仇随手取出一块银子递给了伙计,然后强打精神翻身上鹿,驱乘巨鹿离开了这里,这里烟气太重,不但寒冷的空气会令肺脏疼痛,吸入烟气也会令肺脏疼痛难忍。
此时途中有不少匆匆离开的行人和客商,有了前车之鉴,姬仇担心再有刺客暴起偷袭,便没有再走大路,而是驱乘巨鹿离开大路,走上了小道儿。
这是一条樵夫和猎人行走的小路,很是狭窄,虽然也是通往西南方向,却是往密林深处去的,姬仇用衣袖遮挡口鼻,令吸入的空气不至于那么寒冷。
随着时间的推移,吐血的次数逐渐减少,间隔的时间也随之延长,到得半个时辰之后内伤流血终于止住了,但他仍然不敢大口呼吸,缓缓吸气,慢慢吐出。
他身上还有酒水,但他不敢喝了,因为辛辣的酒气一定会再度刺激到受伤的肺脏,并再度引发急咳和吐血。
很多道理世人虽然听说过却并不是真正懂得,只有亲身经历过方才会有切身体会,就像世人都听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句话一样,听说过的人很多,但真正能理解的却很少,姬仇此番是深刻的理解到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敌人的偷袭出其不意,剑走偏锋,便是他时刻打起精神,紧绷神经,却仍然遭到了敌人的暗算,当真是防不胜防。
夜幕降临之时,姬仇发现远处有处山洞,看到山洞,姬仇第一反应并不是自己运气好,遇到了一处可以避风过夜的地方,而是警觉的生出了疑心,担心那处山洞里会有埋伏。
不久之前此处曾经下过雪,通往山洞的路上并没有足印,但没有足印不代表那里面没有埋伏。
经过了仔细的观察之后,姬仇最终还是走进了山洞,这处山洞是一处猎人和樵夫临时休息的地方,洞里还有先前剩下的木柴。
姬仇点燃木柴,开始自火堆旁躺卧休息,与此同时开始反省自己先前的策略是不是错误的,敌暗我明乃是大忌,敌人知道他所在的位置和会经过的路线,可以从容设伏拦截,敌人以有心算无心,吃亏的只能是他,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哪怕不怕死也不能找死,哪怕明知道会死,在活着的时候也得好好活着。
躺了片刻,姬仇起身为火堆添柴,顺便吞服了一些疗伤的药物,此时外面已经开始下雪,下雪对他来说应该算是好事,可以将巨鹿之前留下的蹄印掩盖掉,也可以遮住山洞里的火光,但凡事都有利弊两面,下雪也会令他看不到外面的情况,除非敌人出现在洞口,否则他无法提前发现敌人的到来。
次日清晨,雪还在下,姬仇起身走出洞口解手,顺便儿将巨鹿的鞍子和缰绳卸了,放巨鹿自由,鹿和马一样,都需要饲喂,接下来几天他准备留在这处山洞养伤,无法喂养巨鹿,只能放它离开,自行觅食。
放走巨鹿,姬仇回到山洞,扯下布片捂住了口鼻,天气太冷了,这么做可以避免直接吸入寒冷的空气。
他随身带有不少干粮,足够他和老三消耗半个月,此番他不准备过早的离开这里了,彻底把伤养好再说。
在此之前他打定主意不再隐藏行踪,正面迎战逆血卫士和天杀阁的杀手,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敌人并不与他正面争斗,而是使用阴谋诡计设伏偷袭,敌人这么做,他也只能改变策略,以后还是应该尽可能的隐藏行踪,不给敌人从容设伏的机会。
随后几日姬仇一直待在山洞里,每日大部分时间都在打坐练气,练气是有疗伤作用的,只不过效果没有世人谣传的那么神异。
也不知道是他已经将敌人甩掉了,还是敌人正在准备下一轮儿的暗算和偷袭,这几日敌人并未出现,因为大雪封山,也没有人出现在山洞附近。
第五日的清晨,姬仇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灵气也早已聚敛盈满,就在他犹豫要不要离开山洞之际,突然听到洞外传来了脚步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