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初至流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如果说落寒城是一座冰雪之城,那流光城就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此处气温比落寒城要高很多,城池周围有很多参天大树,其中以枫树和白杨居多,由于生长多年,有很多大树甚至需要多人合抱才能围过来。
流光城是一座山城,面积没有落寒城那么大,应该是人族四大主城之中面积最小的一座城池,说它小也只是相对而言,与各州常见的人族城池相比,流光城还是非常庞大的,至少有四五个常见城池的大小。
在观察流光城内外景物的同时,姬仇掐捏指诀暗中观察城内气息,观气术的起效分为三步,最简单的就是凝神眯眼,之后是掐捏指诀,而观气效果最好的则是掐诀念咒加凝神眯眼,之所以这般是因为观气术若是一直处于起效状态,视物时看到的会是各种各样的气息,会对正常视物产生干扰和影响。
流光城和落寒城差别很大,流光城完全是人族的城池,而落寒城则是人族与异族混居的城池,流光城里几乎全是人族,化身为人混迹人群的异族也有,但数量很少。
观察过流光城的气息之后,姬仇暗暗打起了精神,流光城里高手如云,单是灵寂以上修为的就不下数十人,而在落寒城时他观察到的灵寂以上修为的高手不过三两人。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无疑是因为巫族人的出现,巫族人此番出现携带了大量的丹药,而丹药可以快速提升练气之人的灵气修为,练气的修士和习武之人无不对其趋之若鹜,这也是流光城里聚集了这么多高手的主要原因,换做平时这座位于北灵荒边缘的城池不可能同时存在这么多灵寂以上的高手。
姬仇一路疾行,终于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自东门进入了流光城。
此时天色已晚,进城之后姬仇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住处,城中有不少客栈,但无一例外的都住满了人,近段时间有大量修士自大荒各处赶来,客栈里别说上房了,就是柴房都没剩下。
此时正值饭点儿,各家酒肆都有不少食客,其中不乏修士打扮的客人,这种地方是获取消息的最佳场所,但相较于探听消息,姬仇更担心露宿街头,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住的地方。
接连寻过多家客栈都没有客房,姬仇只能往外城去,那里偏远一些,兴许还会有客房。
不过很可惜,外城的客栈也住满了人,万般无奈之下姬仇生出了借宿的想法,他身上有不少金银,可以答谢留宿的农家。
但寻常人家孩子很多,自己住的已经很是拥挤,而富贵人家也不在乎那点儿答谢银钱,最重要的是他不想面对吃闭门羹的尴尬。
无奈之下姬仇只能回到内城,前段时间总是吃干粮令他多有不适,难得进城,趁机吃些瓜果菜蔬,至于晚上的住所,实在不成只能翻墙出城,自城外寻个山洞破屋栖身。
大街上有卖果子的,姬仇买了些带在了身边,此时已近二更,各家酒肆里仍是座无虚席,就在姬仇沿街寻找酒肆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嗲声嗲气的呼喊,“大爷,进来玩儿啊。”
听得呼喊,姬仇本能的转头看望,只见一群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正站在一栋花楼外招揽客人,虽然天气很冷,但这些女子无一不是袒胸露背,做什么的不问可知。
眼见姬仇转头,其中一个年轻女子急忙冲他走了过来,到得近前,故意甩摆手绢,弄些脂粉香气,与此同时冲姬仇挤眉弄眼,“大爷,独自一人么?”
姬仇厌恶的瞅了她一眼,转而迈步前行。
要脸是当不了伶人的,那伶人挨了瞅,亦不在意,急忙伸手拉住了姬仇,“大爷,您要寻酒肆吃饭么,我们这里也有酒食,环境也比外面清雅安静,不似那些酒肆喧闹嘈杂,扰人心烦。”
姬仇不接话,继续往前走,那伶人亦不松手,急切说道,“大爷,大爷,看您带了行囊在身上,是没有寻到宿头么?我们烟花楼有上好的房间,可以落脚歇息。”
听得伶人言语,姬仇心动了,他有伤在身,在荒郊野外肯定休息不好,但这烟花楼乃是娼馆,藏污纳垢,着实不是什么好去处。
见姬仇止步,伶人知道上一句话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便再度说道,“大爷,一看您就是正直侠士,咱这烟花楼虽是寻花问柳之地,却也不会强人所难,您若无心旖旎,我们也不扰你,进去吃些酒食,早早睡下,也好过沿街苦寻,难得宿头。”
姬仇伤势未愈,听得伶人言语,越发心动。
伶人见状,急忙趁热打铁,“大爷,奴家虽是风尘女子,却也不会贪婪勒索,您只需与我二两银钱,便可自我房中睡下,我自打地铺,若您嫌弃,我往姐妹处挤一宿也无妨。”
听她这般说,姬仇终于同意了,在女子的引带之下走进了烟花楼,烟花楼很大,但大堂并不大,毕竟前来寻花问柳之人没有谁喜欢暴露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
烟花楼共有三层,这女子住在一层西北角落的房间,便是伶人也分三六九等,这个伶人应该有二十五六岁了,这样的年纪在伶人之中已经不算小了,平日里可能客人并不多,这也是她住在一层的原因,等级越高的伶人住的越高,而那些花魁自然也不会似她们这般外出揽客。
房间里是洞房的布置,铺红挂绿,桌子上还摆着一对大红烛,不过这对红烛不是新的,已经燃烧过很多次了,眼下只剩下一寸长短。
女人的住所免不得有脂粉香气,对于姬仇而言这种气味并不好闻,但也不至于刺鼻,环顾室内景物,发现角柜上还有一套换洗的被褥,方才走到角落里放下了木箱。
不等伶人说话,姬仇便主动自腰囊里取出一块银子,银子约有七两左右,看到银两,那伶人两眼放光,面露期待。
姬仇走到伶人面前,当着她的面儿将银两掰断,将较大的那块儿递给了她,“你自留二两,余下的与我弄些酒食。”
伶人无情无义,只求财,见姬仇出手阔绰,又见他可以徒手掰断银两,伶人知道他不好惹,赔笑接过银两,欢喜的下去准备酒食。
在伶人出门之前,姬仇沉声说道,“不要多嘴。”
伶人只道放心,关门去了。
姬仇将老三放了出来,虽然在木箱里也可以直接便溺,但老三还是习惯出来解手,被放出来之后直接跑到床下撒了泡尿,然后走到木箱旁边趴伏了下来,在它的印象中木箱就是它的家,它不会远离木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