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冤家路窄(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不多时,伶人端来了酒食,由于伶人贪财,克扣了银两,菜肴多为素菜,姬仇原本也想吃些菜蔬,便没有多说什么,坐在桌旁闷声吃喝。
对于姬仇随身带了一条“狗”,伶人是比较反感的,但姬仇大方,又是练气之人,她也不敢露出嫌弃神情,只能权当无视。
伶人最擅长的就是献媚讨好,姬仇坐着她站着,端茶倒水的伺候着。
姬仇吃了些东西,那壶酒他没怎么动,吃过饭之后将剩下的酒水灌进了已经快空了的酒囊里。
姬仇没有睡那张床,而是自角柜上拿过被褥自角落里打了个地铺,在他打地铺的时候伶人也尝试阻止,有意将床铺让给他,但姬仇并未接受,倒也不完全是因为嫌弃,主要是在他的印象当中应该把较好的待遇让给弱者。
伶人拗不过,只能帮姬仇铺床,被褥铺开之后,姬仇便和衣躺倒,不再言语。
伶人给他沏了壶茶,姬仇并没有起来喝,伶人又给他打来了洗脚水,姬仇也没有洗脚,他不愿与这个伶人有过多交集。
他不愿与伶人有交集,伶人却希望跟他有交集,因为只有熟稔,才有可能获得更多的银钱,于是便关切的询问姬仇的来意,以及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
伶人只管说,姬仇只是不答,但伶人见多识广,猜到他可能是冲着巫族人的丹药来的,便主动告知巫族人会于何时来到,以及会自何处进行易换,还有另外一些细节,竟然如数家珍。
姬仇对这些很感兴趣,便随口接了几句,伶人的消息自然是听客人说的,但凡是寻找娼人的男人,大部分都是肤浅的莽夫,喜欢吹嘘倾诉,而伶人投其所好,充当听众,回以虚假崇拜,以此多索银钱。
据伶人所说,巫族人会于三日之后来到,易换的地点是白帝王府,流光城原本是北狄族建立的,后来黄帝亲征北境,事后敕封少昊为白帝,流光城的王族也是世袭罔替的,历代王爷都姓白,而被镇魂盟选中并确定为感应金气玄灵的白妍也同样出自流光王族。
相较于巫族人和巫族丹药,姬仇更关心城里哪家铁匠铺最出名,他身上带了一块罕见的玄铁之心,急需将其打造成兵刃。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向伶人询问,而是绕了个大圈子,先追问了一些关于易换丹药的细节,又询问城里哪里有药铺,哪里有银铺,以及城中修士都是自何处赶来的,最后才说到兵器,但他并没有直接询问,而是自流光城的典故问起,问流光城为什么被称之为兵城,说到此处,伶人便自行说起流光城被称为兵城的原因,在城外的浮空处有一处玄铁池,盛产玄铁奇矿,用其冶炼的兵刃冠绝天下,故此流光城才会被世人称为兵城,想要购买一把玄铁打造的兵器需要黄金百两,着实昂贵。
城中有很多铁匠铺,最出名的有三家,一名神兵号,擅长打造长剑。二名玄兵号,擅长打刀。三名灵兵号,擅长打造奇门兵器,这三处炼兵世家都在东城,同在一条街上。
伶人说,姬仇便听着,也不询问细节,他不确定敌人什么时候会追上来,很难说这个伶人会不会遭到敌人的刑讯逼供,他不希望敌人自伶人口中得到太多关于他的消息。
随着交谈的增多,伶人慢慢尝试靠近姬仇,她是伶人,很是了解男人,知道不跟男人有肌肤之亲,很难自男人身上得到更多好处。
但姬仇对她很排斥,很严厉的让她离自己远点儿,伶人无奈,只能退而求其次,见姬仇的披风大氅多有破损,便取出针线为其缝补。
见她这般,姬仇对她印象稍好,便自木箱里取出之前换下来的衣物交给了她,请她缝补浆洗。
伶人见多识广,心理素质比寻常女人要好得多,见到衣服上的血迹亦没有大惊小怪,先缝,缝好之后再洗,忙碌了大半个时辰,直到临近三更方才忙完晾好。
就在伶人准备吹灯登榻之际,姬仇猛然睁眼,与此同时翻身坐起。
伶人本以为姬仇已经睡着了,没想到他还醒着,见他突然坐了起来,误以为他改变了主意,免不得心中窃喜。
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想多了,姬仇坐起之后皱眉侧耳,很明显在聆听外面的声响。
担心坏了姬仇正事儿,伶人便闭嘴噤声,大气都不敢喘。
等了良久,见姬仇神色略缓,伶人方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大爷,是您的仇家寻来了吗?”
“这狗东西还不配做我的仇家。”姬仇咬牙切齿,刚才外面有人说话,不是旁人,正是先前跑掉的玉面青狐,此时这家伙已经上了三楼。
“大爷,莫要动怒,便是有前仇旧怨,也不要自烟花楼动手,不然奴家担待不起。”伶人多有忐忑。
姬仇闻言歪头看了伶人一眼,沉吟过后出言说道,“放心好了,我不会连累你的。”
听姬仇这般说,伶人放下心来,低声问道,“先前说话的那人就是你的仇人?”
姬仇点了点头,他追了玉面青狐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其声音很是熟悉,绝不会听错。
“我出去看看他去了谁的房中?”伶人问道。
姬仇摆了摆手,“不必,我知道他在哪里。”
“大爷,待他离开烟花楼,您再寻他报仇,可好?”伶人商议。
姬仇点头同意。
“您安心睡,我出去守着,他若是离开,我会来告诉您。”伶人又道。
“不用,你睡吧。”姬仇摇头说道,他原本对这个伶人很是鄙夷,但此时这种想法却有所改变,他开始同情这个伶人,献媚讨好,阿谀逢迎,无非是为了求财,世人为了求财糊口,谁敢说自己从未做过没有气节的事情?与这个伶人相比,无非是一百步与五十步的差别。
伶人点头应声,吹灭了蜡烛。
但她并没有登床,而是摸黑坐在桌旁,她没有灵气修为,看不到姬仇,但姬仇能清楚的看到她的表情,看得出来伶人是想做最后的努力与尝试的,但犹豫良久最终还是走向了床边而没有走向他所在的角落。
姬仇耳目清明,能够清楚的听到玉面青狐的声音,玉面青狐现在在三楼的一处房间,正在与伶人调笑戏耍。
姬仇原本是有些疲惫的,但此时却睡意全无,他和白九卿的清白是毁在玉面青狐手里的,尽管自己命不久矣,即便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也无法与纪灵儿长相厮守,但是此事还是令他万分纠结,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惩治玉面青狐。
直接杀了?于情,不杀此人难消他心头之恨。但是于理,杀掉此人貌似有些过了,毕竟玉面青狐投毒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取他性命,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为自己的逃走争取时间。
思虑良久,最终决定打断此人双臂,之所以不打断双腿是因为玉面青狐仇家众多,打断其双腿无异于取了他的性命。
接下来斟酌的就是何时何地下手,断其大臂还是小臂。
四更时分,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由于有伤在身,便睡的很沉,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
想到玉面青狐可能已经跑掉了,姬仇急切站起,侧耳细听。
伶人起的比他早,此时已经不在房中了,就在姬仇起身之后,伶人拎着烫斗走了进来,见他紧张神情,急忙走过来小声说道,“大爷放心,那人还在阿娇房中。”
姬仇昨夜已经确定了玉面青狐所在的位置,此番侧耳细听,能够隐约听到玉面青狐的呼吸声,这也证实了伶人的话,玉面青狐还在。
昨夜洗的衣服还没干,伶人将半干的衣服铺好,用烫斗熨烫,她知道姬仇不愿说话,也不多嘴烦他。
姬仇起身喝了点水,转而闭着眼睛前瞻计划接下来如何动手,玉面青狐认得他的木箱,想要出其不意,动手时便不能携带木箱,但木箱里有很重要的东西,他也不允许木箱离开自己的视线。
思虑良久,终于定下了计策,玉面青狐没什么灵气修为,伏击相对容易,但这家伙跑得快,伏击此人必须出其不意。
辰时,姬仇听到了玉面青狐起床的声音,此时伶人已经将他的衣服烘干烫好,姬仇收好衣服,将昨夜掰下的另外一半银两放到了桌上,伶人殷勤伺候,为的就是这点儿东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